183.咆哮的右眼(3更求月票!)
    

    (ps:总加更69/17,给“不断洗澡”盟的加更4/1,求月票,求订阅!)

    幽暗剑光,蜿蜿蜒蜒,仿佛与黑暗的魔气界域完全融为一体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剑光本身,仿佛拥有生命,似毒蛇一样,无声无息,向燕赵歌后脑刺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身旁的盼盼,身为异兽,对危险的感知能力更胜人类武者,但此刻却完全没有察觉到剑光袭来。

    而燕赵歌随身诸多灵兵,不提飞雷刀、紫金雷剑等等战利品。

    便是燕赵歌一直随身,心意相通,最为趁手的灵剑碧龙,和中品灵兵幽粼波光刀,灵性之强,都没有察觉这一剑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,却又恐怖无比的一剑!

    大宗师强者,对于宗师武者来说,彼此之间实力本就有巨大鸿沟。

    而如果这个大宗师,专心致志,没有丝毫轻视,还能放下脸面,还能耐心潜伏,暗杀偷袭一个宗师武者。

    那这个宗师武者,十有九成九,都难逃死亡的命运!

    燕赵歌一身实力远胜寻常先天宗师,但此刻危险临门,才隐约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但在察觉的同时,后脑勺一阵发凉,微微刺痛,对方的剑光已经近在咫尺!

    这时燕赵歌自从来到现如今的八极大世界后,自问距离死亡最接近的一刻!

    此前,不管是大日圣宗的潘伯泰、暮光君等人,又或者鬼斧老人韩盛、赤灵旗主他们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修为,都比现在这个偷袭者更高。

    但或是早有计划筹谋准备,或是并非直撄其锋芒,燕赵歌都是看似危险,其实安稳如山。

    唯有这一次,燕赵歌能清晰感觉到,自己心头,渐渐蒙上一层死亡的阴影。

    对方这一剑速度不如何快,力量不如何强。但实在太过隐蔽。

    等到燕赵歌发现,剑锋都几乎已经抵在他皮肤上。

    便是燕赵歌罡身法再快,也已经来不及闪避。

    身上虽然有崇山铠这件防御用的灵兵,可是此刻便是灵兵自己应激而发试图防护。时间上也要稍慢一线。

    就这一线,便是生死相隔!

    崇山铠即使升起,人却已经先一步中剑!

    生死关头,燕赵歌虽惊不乱。

    任何不必要的杂乱念头,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燕赵歌的精神高度集中。心头灵台上只剩下一个意念,全速催动!

    雷帝之眼!

    几乎就在剑光加身的同一时间,燕赵歌右眼一阵剧烈刺痛!

    青紫色光华,从燕赵歌右眼内放射而出。

    大量雷电精气,瞬间走遍燕赵歌周身上下

    刺激他身上每一处穴窍!

    每一根骨骼!

    每一条经脉!

    每一块血肉!

    一瞬之间,燕赵歌爆发出远超自己正常水平的速度,身体闪电似的向前冲出!

    一步迈出,身后偷袭的剑光,落空!

    饶是如此,燕赵歌后脑勺上。断裂散碎的头发,在半空中飘扬,肌肤上甚至隐约渗透出一个小小血点。

    那大宗师一剑落空后,不依不挠,立刻加力,紧追在燕赵歌身后,手中长剑再次向燕赵歌刺去!

    但躲过最凶险最隐蔽的第一剑伏击偷袭之后,燕赵歌已经稳住阵脚。

    全身罡气尽数化为冰冷,一式定海灵拳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整个人仿佛灵龟隐******,万物归于深渊。收藏其中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以那大宗师的灵觉,都微微恍惚了一下,感觉燕赵歌仿佛在自己面前彻底消失了似的。

    他集中精神。重新锁定燕赵歌的位置,长剑继续刺出。

    但燕赵歌此刻身上赤黄两种颜色的光芒闪现,如同巍巍崇山般的铠甲出现,挡住对方的剑锋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    那大宗师的剑锋已经是强弩之末。此时再无法突破崇山铠的防御。

    燕赵歌右眼中雷光再闪,脚踏大地,整个人身体旋转,反手一掌打向对方头颅!

    先前一身万载寒冰般凝练的罡气,顷刻间炽热如火,爆发出惊心动魄的恐怖力量,仿佛火山喷涌!

    燕赵歌的实力超出预料,让对方也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动手前已经尽量高估,却没料到,到头来仍然是低估了燕赵歌。

    偷袭者剑招已经用老,燕赵歌速度和爆发力又太强,瞬间被燕赵歌欺近身。

    但来人到底是大宗师境界的强者,没有丝毫迟疑,便也是一掌向着燕赵歌当头打去!

    掌势雄浑霸道,引动着周围滚滚魔气一起聚集,威力更强,仿佛魔王降世一般。

    强大的威势,以燕赵歌的修为,都有一瞬间的气息不畅!

    但偷袭者突然警醒,对上燕赵歌冰冷的目光,就见燕赵歌右眼中的青紫雷光越来越刺眼。

    这大宗师稍微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此激烈的战斗中,这样的犹豫,无疑是致命大忌,尤其燕赵歌绝非寻常宗师武者可比。

    那偷袭者稍微犹豫之后,最终没有拆招,而是选择后撤!

    但此消彼长之下,燕赵歌掌势更加狂暴!

    他手掌边缘扫过敌人肩头,罡气所化虚幻的紫红兜率火爆开,以敌人衣服罡气为燃料,化作真实火焰,熊熊不灭。

    那大宗师默不作声,身形继续后撤,带着肩头还未熄灭的紫红兜率火,头也不回,重新隐入黑暗里。

    燕赵歌右眼雷光微微闪动,沉静不语,自身灵觉提升到最高,仔细戒备着周围一切,防止对手再次袭击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,只在电光火石间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便是一轮生死相搏。

    直到那大宗师退走,一旁的盼盼才怒吼出声,紧盯着对方退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燕赵歌止住盼盼,和它背靠背站立,静静戒备片刻,确定对方彻底离开后,才止了自己的拳势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人?”燕赵歌脑海中闪过对方的模样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身黑袍里,黑色斗篷将他这个人掩盖。

    头上不仅带着风帽,脸上还戴着一个漆黑面具,令人难以分辨长相。

    唯有透过面具上两个孔洞,露出一对暗黄的眼瞳,闪动着凄厉红光,显示这是一个堕魔者。

    “掩饰身份吗?我认识的人?”燕赵歌皱起了眉头:“可是没有意义啊,只是心中魔念潜藏壮大,没有与魔气内外结合完全堕魔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堕魔是不可逆转的,一旦内心魔念和外界魔气结合,完成堕魔,就没有继续潜伏隐藏的可能了,身份等于自行暴露,还掩饰个什么劲?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