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.残忍欺凌(3更求订阅求月票!)
    

    (ps:总加更69/20,给“不断洗澡”盟的加更4/4,求订阅,求月票!)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刘盛峰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捅出。

    叶重洲的手臂上,顿时多了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重洲咬紧了牙关,没有吭声,双目瞪圆,怒视着刘盛峰。

    刘盛峰微微一笑:“倒是条硬汉子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手指再次轻轻一点,叶重洲重伤之下,难以躲避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臂上再添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刘盛峰有些神经质的笑道:“我最喜欢折磨硬汉子了,因为他们往往能挺得比较久,能让我多玩几下。”

    叶重洲闷哼一声:“疯子!”

    他瞪着刘盛峰:“你折磨我,想我愤怒或者绝望,想我憎恨你,想我像你一样堕魔?别白日做梦了!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愤怒,确实恨不得杀了你这个疯子,但我绝不会让这些念头吞噬我,变得像你一样自甘为魔!”

    刘盛峰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是你别白日做梦才对,你本就不是我的对手,现在又重伤在身,如何能杀我?”

    他脸上挂上几分恶作剧般的笑容:“堕魔的话,你的实力更会有所提升,突破至先天后期也不是没可能,那样的话,你才有同我一战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堕魔的同时,你会获得一次机会,你的伤势会全部恢复,你看我,我当初被燕赵歌打得山神霸体破功,同时伤势重的几乎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情况下,化身为魔,由魔气洗练身躯重塑自我,伤势立刻便恢复了,一个人打你们五个都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刘盛峰一边笑着,一边再次伸出手指,罡气又一次贯穿叶重洲的手臂:“我是好心。给你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叶重洲额头上冷汗直冒,咬紧牙关,对刘盛峰的蛊惑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刘盛峰也不着急,笑眯眯的看向另一边的阮平:“浊浪阁的阮师弟。之前几天在这里,蒙你招待,感激不尽,理应有些回礼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指戳下。阮平手臂上也多出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阮平闷哼一声,头扭向一旁,不答刘盛峰的话。

    刘盛峰也不着急,笑吟吟说道:“其实,你们两个如果都堕魔的话,两人联手,或许能与我一战也说不定,不考虑一下吗?”

    一旁,另外两个堕魔者,都一脸好笑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阮平漠然不语。叶重洲则冷笑着说道:“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刘盛峰看看叶重洲,又看看阮平,嘴角露出冰冷而又戏谑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挪动脚步,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罢了,没关系,我这个人呢,向来是不喜欢强迫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挪到了李静晚和张瑶身旁。

    叶重洲脸色一变:“刘盛峰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盛峰笑嘻嘻的说道:“没什么。和两位年轻的师妹见礼,彼此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在李静晚和张瑶跟前蹲下,二女还能保持镇定,李静晚紧抿着嘴唇。张瑶咬紧牙关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刘盛峰饶有兴趣的看着二女,目光先落在李静晚身上,然后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李静晚肩头顿时多出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碧海城女弟子痛哼一声,但是目光中仍然无畏,看上去斯文的她。其实颇为刚烈。

    李静晚怒视刘盛峰一眼,然后猛然闭上眼睛,脸上涌现不正常的红润。

    重伤之躯,突然有强劲的罡气爆发!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下催动滔天潮,是想自我了断吗?”刘盛峰略有些意外,然后呵呵一笑,飞速一掌压下,震散了李静晚聚集的罡气:“可惜你我实力差距太大了,你又重伤,现在在我面前,你想死都难。”

    李静晚睁开眼睛,愤怒的看着刘盛峰。

    刘盛峰凑到她面前,笑道:“堕魔之后,伤势恢复,到时候你如果第一时间就自尽,我或许来不及阻止。”

    李静晚怒视刘盛峰半晌,重新闭上眼睛,仍然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刘盛峰脸上笑容消失:“李师妹可能不太了解我,我这个人呢,比较贪生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对于那些视死如归的人,就特别的……呵呵,不是敬佩啊,而是厌恶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盛峰手指一点,李静晚一条腿上立刻爆开一蓬血雾,痛得少女脸色苍白如纸:“所以,我最喜欢炮制那些不怕死的人,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他们比死更难受,让他们知道,不怕死,其实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刘盛峰转头看向张瑶,龇牙一笑:“浊浪阁的张师妹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张瑶紧闭着眼睛不说话,刘盛峰笑道:“说来实在是让张师妹见笑了,之前和那燕赵歌交手,输给了她,输的有些难看。”

    刘盛峰手指轻轻戳在张瑶肩膀上,力量凝而不发:“你们几个里,我其实更希望最想招呼的是你,毕竟咱俩见面,有点尴尬。”

    张瑶身体微微一抖,刘盛峰接着说道:“我一直在想,怎样才能消除这种尴尬,想了半天想不到,后来还是决定再也不见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永别的话,自然只有生死相隔最为稳妥,而我呢,怕死,也不想死,所以只好请你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哧!”张瑶肩膀,被刘盛峰指力洞穿,张瑶发出一声惨呼。

    刘盛峰悠然说道:“不过在你死前,还可以陪我好好玩玩。”

    张瑶嘶声道:“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刘盛峰摇头笑道:“会的,但什么时候,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叶重洲怒视着刘盛峰,刘盛峰目光看向他,笑道:“想救她们啊?可惜你没那个能力啊,堕魔试试吧,好歹有些机会,不过你一个人不行,和那位阮师弟一起,才有点成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叶重洲脖子上冒起青筋,呼呼喘着粗气,死死盯着刘盛峰。

    一旁的阮平,仍然闭目不语。

    “刘师兄,你冷静些,有什么问题,大家敞开说,说开了就好,没什么是交流沟通不能解决的……”一旁的肖羽连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。”刘盛峰冷冷说道:“我把你放最后,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同门,而是因为,你是我最想杀,最讨厌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刘盛峰说着,直接一指点向肖羽,肖羽惨呼一声,腹部多了一个血洞,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“你说一句话,我给你一下。”刘盛峰冷冷笑道:“现在,如你所愿,咱们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刘盛峰来到肖羽面前,嘻嘻一笑:“对了,咱们是同门,我理应给你些优待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是一指点下,肖羽身上顿时再多开一个血洞:“你说一句话,我给你两下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