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.高哲,你是想再死一次对吗?
    

    燕赵歌右手一拳打出,然后立刻踏前一步,左手屈肘横砸

    然后再踏出第三步,身形微微一沉,右肩膀向前猛烈撞击

    弹指惊雷三连击

    燕赵歌右手拳第一击,直接将刘盛峰那条黑光所化的新手臂打得粉碎

    刘盛峰大惊,来不及躲避,只能硬抗,因为堕魔而重新成就的山神霸体运转到极致。≤≤小≤说,

    但燕赵歌左臂屈肘如惊雷,轰然打在刘盛峰心口

    刘盛峰脸色骤然煞白

    山神霸体,再破

    接下来,燕赵歌弹指惊雷推动自己第三击,右肩轰然撞在刘盛峰胸腹之间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燕赵歌仿佛沉肩撞倒大山,刘盛峰的身体直接向后飞出

    惨叫声中,刘盛峰鲜血狂喷,全身罡气被燕赵歌一击撞散。

    他胸口向下凹进去一大片,诸多白森森的碎裂骨骼扭曲着,直接插出血肉之外。

    刘盛峰像个破布口袋一样摔在地上,全身瘫软,进气少出气多,嘴里嗬嗬出声,血沫不停溢出。

    他虽因堕魔而实力提升,但此刻的燕赵歌,比起当初交手时,进步更大

    雷光闪耀下,燕赵歌目光冰冷,神情平静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刘盛峰:“我说过,叶师兄、张师妹他们有机会亲手找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刘盛峰瞪大眼睛,身体抽搐着挣扎。可是却连一根小手指动起来都困难。

    仿佛是在佐证燕赵歌的话,黄金高塔上。雷帝之眼碎片于一瞬之间,闪动无量光辉,释放无尽雷霆。

    一瞬之后,雷帝之眼的光芒陡然黯淡,消失无踪,仿佛方才的恐怖景象全是幻觉。

    但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响起。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金色高塔上的光芒陡然散尽。表面失去光泽,变得仿佛寻常普通石柱似的。

    高塔表面布满裂纹,不停碎裂,向下簌簌掉落,犹如降下一场陨石雨。

    缠绕在高塔上,仿佛锁链一样的道道黑色阵纹,齐齐震动,然后像是承受了不可抵挡的距离,绷得笔直。

    然后。这些黑色阵纹,根根断裂

    无数阵纹尽数倒卷,缩回四周的黑雾里,整个大阵。竟然开始逆转

    天空中响起莫长老的怒吼声,远方也有其他绝渊强者此起彼伏的惊呼和怒叱。

    而最让刘盛峰绝望的是,他躺倒在地上,挣扎着试图扭动脖颈,去看天空中那道红色光门。

    他想动动脖子也困难,但眼角余光勉强可以扫见,天空中原本立在高塔巅峰的红色光门。这时随着高塔崩塌,也开始渐渐消散

    不问可知,投影于地面上的真正九幽之门,本已经开启在即的九幽之门,也没了指望

    叶重洲、阮平、李静晚、肖羽、张瑶,此刻也都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在他们视线中,短短一瞬间,濒临绝望的局势,轰然逆转

    红光魔域里,高耸的宝塔碎裂崩塌,化为无数碎石,暴雨一般落下。

    下方燕赵歌屹立的身躯,仿佛天神下凡一般。

    九幽那恐怖的气息,微微一顿后,疯狂震荡,却流露出穷途末路之象。

    刹那之雷,一瞬之间,燃烧全部力量一起爆发,威力强悍。

    雷帝之眼碎片,在燕赵歌催动下,令其他人难以置信的真正动摇魔域大阵的核心枢纽。

    一次燃烧后,雷帝之眼碎片不可抑制陷入休眠状态,紫色宝珠变得黯淡无光,气息全无,进入蛰伏等待恢复。

    燕赵歌本人的精气神,与雷帝之眼碎片紧密相连,在这一刻,也开始极速衰落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一道剑光亮起

    剑光皎皎,明亮如火,瞬间照亮阴暗的空间,目标直指燕赵歌

    燕赵歌神情不变,平静看着向自己袭来的赵昊。

    赵昊冷冷盯着燕赵歌,手中一柄赤红长剑,流光溢彩,仿佛飞火,赫然是一件灵兵

    肖羽艰难的瞪大眼睛,作为同门他知道,苍茫山是没有赐下灵兵给赵昊的。

    燕赵歌对于赵昊机缘逆天,有宝物随身,倒并不意外,只是注视攻向自己的剑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实力大损,我本不屑乘人之危,但你修为境界本高于我,现在你我才算公平一战。”

    赵昊冷冷说道:“通天会盟上,我通过莫老头联系,要与你同境界下一战,你不敢应战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,你敢,要战,你不敢,也要战,由不得你”

    他手中长剑,电光火石间,剑势仿佛烈火燎原一般展开。

    剑光如火,有仿佛有点点星光亮起,一道道流星自天空中滑落。

    一剑之下,蕴含凌厉而又奥妙的剑意,星光和火光仿佛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赤红长剑的剑光,渐渐由红色化为金色

    漫天金色火光散落,然后所有力量又凝结为一线,目标直指燕赵歌

    丹火神剑,星火长空

    “燕赵歌,拔剑”赵昊膛目大喝:“来战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声大喝,剑招气势狂涨,虽然还是内罡后期宗师,但一剑之下,仿佛能分裂天地。

    这一刻,赵昊的身躯似乎变得无比高大,其瞳孔中,隐约有一个人影浮现。

    那人影仗剑高歌,狂傲霸道,肆无忌惮,横行于世。

    一剑挥出,斩天裂地,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明明赵昊还只是内罡后期宗师的修为,但剑势之恐怖,笼罩四方,压得人心神发颤,手脚发软。

    叶重洲、张瑶等人都是心神动荡,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唯有燕赵歌,始终神色如常,只是以一种略微奇怪的目光看着赵昊。

    面对赵昊这一式星火长空,燕赵歌此刻虽然极端虚弱,但仍然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一道碧光亮起,迎向赵昊的金色剑光。

    燕赵歌丹田中清气散开,混沌气团涌现,冰火交加,阴阳融融。

    他的罡气,不再是炽热,或者冰冷,而是始终混沌一片,无阴无阳,无始无终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这混沌轰然炸裂

    不是袖里青龙,不是七星剑,不是太极云龙剑,又或者其他任何一种剑法,也不是其他别的武学。

    燕赵歌心思空明,一身所学在这一刻仿佛尽数融于一炉,然后以一种莫名的形式,多重力量融汇,一起爆发

    仿佛万物纳于混沌,然后混沌破灭,宇宙重开

    碧绿剑光与金色剑光,于空中正面相遇

    金光轰然破碎,看着赵昊难以置信的神色,燕赵歌轻声低语:“高哲,你是想再死一次对吗”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