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.原先还是小看你了(4更求月票!)
    

    ps.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    (ps:总加更74/28,给“xt哥哥”盟的加更14/8,第四更!

    继续冲锋!战斗到最后一刻!)

    暮光君、黄杰打量燕赵歌的时候,燕赵歌的目光视线其实也正从大日圣宗那边扫过。∽↗∽↗,

    燕赵歌的视线扫过黄杰,然后落在黄杰身旁其他大日圣宗弟子身上。

    来参加通天会盟的,一个不少。

    虽然仍不能确定对方是否离开过,但同样与那蒙面大宗师交过手的唐永昊,哪怕再信任黄杰,肯定也会做最起码的查证。

    黄杰如此坦然,有些人绊住他的手脚,嫌疑已经可以排除大半。

    燕赵歌的视线环视四周,看似漫不经意,实则在打量与蒙面人修为境界相近的那部分大宗师武者。

    其实,现在在场的人中,还有没有绝渊的奸细,都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不是每一个绝渊武者,都选择堕魔。

    身处魔域天地,确实容易引动人心中魔念,贪图一时之快,彻底堕魔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是必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知人知面不知心,这句话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,不堕魔,就算一个人内心充满鬼蜮伎俩,只要掩饰得足够好,旁人很难看透他的底细。

    只要没有目击者,哪怕这人,暗中杀死了另一人,然后及时处理了尸体,事后仍然可以大摇大摆出来与众人相见。

    反倒是堕魔者,一旦彻底堕魔后,与平常迥异,又难以掩饰,基本绝了继续潜伏的可能。

    燕赵歌不敢肯定。这世上一定没有堕魔后重新回复人身的方法,但这个可能性太小了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克制自己不彻底堕魔,才是潜伏者更可能的选择。

    就像清遮湖之变以前。莫长老等人那样。

    “我会不会之前钻牛角尖了?”燕赵歌心中思索:“那个偷袭暗杀我的大宗师,并非潜伏的奸细?毕竟看他模样,堕魔已经有些日子了,并不是最近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他应该是平时就在地域潜伏隐藏的绝渊组织成员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:“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又不施展自己真正擅长的武学。不当场抓住他,根本看不出他的身份,谁知道他是哪根葱?堕魔了,反而目标明显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为了隐藏身份,那他为什么不施展自己真正擅长的武学呢?”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:“和我还有徐师兄他们交手时的剑法以及掌法,其实也已经有很深的火候了,对比他的修为境界,虽然可以肯定不是他原本擅长的武学,可是应该也下过苦功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想着,眼睛微微眯缝了一下:“怎么感觉。倒是和他堕魔的时间有点接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歌这次再建奇功,非同凡响。”方准清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燕赵歌收敛心思,笑着答道:“邀天之幸,二师伯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方准徐徐摇头:“不,你做得很好,若非你奇峰突起,绝渊这一次有很大的机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九幽之门洞开,想要再令其关闭,那就极为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问道:“浊浪阁的安阁主为什么没有赶到?是不是东海那边炎魔作祟?”

    方准说道:“不错。应该是绝渊的人,勾结了炎魔大世界一起行动,令我们腹背受敌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浊浪阁的安阁主,碧海城宋城主。还有天雷殿殿主,都一起赶去东海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,地域那边也重起波澜,本门和苍茫山,联手在弹压那边。”

    方准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,此次的清遮湖之变。清遮湖看似突发事件,但其实牵连甚广:“清遮湖这边,紧急联络下,最终决定是大日圣宗的黄旭,带着大日衡天尺过来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一挑眉梢:“那么,人呢?”

    方准神色郑重了几分:“魔圣再现,截击了黄旭和大日衡天尺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仰头:“魔圣啊……”

    目前的八极大世界,可以确定修为,并为众人所知的武圣,共计六人。

    大日圣宗太上长老,东来武圣,“大日东来”黄光烈。

    碧海城城主,碧海武圣,“波澜万丈”宋无量。

    浊浪阁阁主,翻云武圣,“浊浪翻云”安清霖。

    天雷殿殿主,青雷武圣,“八方惊雷”沈雳。

    以及无门无派的画圣和魔圣。

    其中画圣墨老人,乃是目前确定还在世,年龄最大,辈分最高的老牌强者。

    昔年广乘山的撼天尊展东阁和摩天客展西楼还在世的时候,墨老人便已经扬名立万,一直到如今。

    此老常年居于海外,不问世事,不涉纷争,在绝大多数时候,人们完全感觉不到其存在。

    唯有炎魔大世界入侵较为急迫的时候,此老才会现身,相助其他人族强者,击退来犯的炎魔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墨老人超然物外,包括广乘山、大日圣宗在内的各大势力,也都不会轻易招惹他。

    而魔圣袁天则不同,性格乖张妄为,偏偏修为又高,破坏力极强。

    他和六大圣地之间的关系都非常恶劣,行事作风又我行我素,喜怒无常,难以捉摸,令所有人都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燕赵歌曾经私下暗中研究魔圣与人交手后,当事者或旁观者的描述,发现魔圣袁天此人,多半是得到了大破灭后留下的一些遗迹,渐渐形成现在的武学路数。

    追根溯源,似乎有大破灭之前魔道巨擘无常魔宗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魔圣袁天,和绝渊有关吗?还是说,绝渊根本就是袁天一手创立?”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:“印象中……袁天还是喜欢独来独往,直来直去的做事情。”

    方准言道:“袁天因为什么原因,帮助绝渊阻击黄旭和大日衡天尺,这个现在还不好判断,但谨慎起见,还是不要当成偶然事件看待比较好,需要预防袁天下次再出手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二师伯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方准言道:“这里,暂时告一段落了,清遮湖此地的善后,还是交给浊浪阁自行处置吧,说来,他们这次损失最为惨重,两大长老一个是奸细,最终伏诛,另一个则战死。”

    摇摇头,方准继续说道:“关于绝渊和九幽,还有很多后续,都需要慢慢磋商,我们现在先回山吧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应诺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方准忽然一笑:“这次回去,宗门必然再次重重奖励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原先还说,你不用十几年,只需要几年,世人看赵歌你,就不再只当作是燕师弟的儿子,而是看重赵歌你本身。”

    “却不曾想,还是小看了你,从今天起,你的名声已经是天下皆知,无人不晓了。”

    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一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