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.武库四层
    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眼前一众少年人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过犹不及,让他们知道更多事情,就该反过来挫伤他们的积极性和自信心了。

    到了宗师境界的修练,除了内罡中期和外罡初期,应龙图在肉身气血上的优势,虽然仍很明显,但不再那么逆天。

    成就宗师以后,应龙图肉身气血上的优势,主要体现在实战方面,日常修练速度,不再那么吓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,天罡之身,除了血如龙象以外,还有心思灵动,感应灵敏的优势。

    外罡宗师冲击先天宗师的重要关口,罡气练出灵性,武者感悟天地这一关,对龙图来说也远比常人简单。

    同时,这项优势,在之后修练中,包括到了更高层次境界,会一直产生深远影响。

    燕赵歌自己,在平时修练过程中,就通过各种机缘和方法,不断改良强化自己的体质。

    而似石铁那样将金刚身修练到极致,更是体如琉璃金刚一般,肉身防御力远超寻常武者。

    类似情况还有不少,不过都是后天造就,不似应龙图,是天赋本钱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众人说道:“天赋好,意味着起点高,但无法决定最终的成就,这一切终究还要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龙图心思简单,一心勤学苦练,其实不需要旁人多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反倒是大家,越是这种情况下,越是要稳住心态。”燕赵歌淡淡说道:“不怕别人比你天赋好,就怕比你天赋好的人,比你更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起点已经落后了,追赶过程中不付出更多力气,如何追赶领先的人?”

    燕赵歌轻轻拍了拍手掌:“那只能指望领先者自己摔倒,这种全凭运气的事情,你们觉得可靠吗?”

    一众晚辈弟子都是心中警醒,凛然受教:“谢燕师兄指点。我等当用心修练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一笑,转头看了封云笙一眼。

    就他所知,这位堪称追赶者的典范了。

    石铁和傅恩书那样的修炼狂人,都称许有加。

    而她天赋本就顶尖。刻苦用功之下,修为突飞猛进,纵使不像应龙图那么夺人眼目,但也让所有人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封云笙倒是神色如常,看着一众年轻弟子微笑。不过她和燕赵歌对视一眼,都无声轻叹。

    虽然燕赵歌鼓励的道理没错,但其他少年人们想要赶上应龙图,难度还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武道文明蓬勃向上的世界,强大的个体优势,很多时候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广乘山、大日圣宗等六大圣地势力,任何一个势力,不论一流、二流,又甚至更低,都会尽力培养最出色的传人。

    最后的资源。始终是优先供应少数人,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很容易造成强者越强的局面。

    燕赵歌知道的信息,比封云笙还要更多。

    比方说,就燕赵歌所知,广乘山的麟泉洗礼,原先剩三次,在燕赵歌本人和封云笙得到洗礼后,目前只剩下一次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麟泉洗礼,如今至少有八成可能着落在应龙图身上。

    可怜一直惦记麟泉洗礼,同样也是广乘核心嫡传的陆问。希望恐怕是要彻底落空了。

    这对陆问来说公平吗?如果他比燕赵歌、封云笙、应龙图三人都强,那肯定是不公平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真的比燕赵歌三人展现出更强的潜力和能力,那么除了封云笙情况特殊以外,陆问多半能挤掉燕赵歌或应龙图当中一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身为方准嫡传弟子。在这样的宗门内部重要奖励上,哪怕是面对燕狄独子燕赵歌,陆问也是可以竞争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哪怕不计算封云笙太阴之女的特殊性,面对燕赵歌三人,陆问也不具备任何优势。反而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应龙图接二连三往出冒头,这对其他志在麟泉洗礼的人,连续打击太猛烈了。

    不过,对陆问来说,即便没有应龙图,他也还要面对司空晴的竞争。

    在步入宗师境界后,司空晴的进步速度太过惊艳了,风头和潜力也隐隐盖过陆问。

    若不是应龙图横空出世,这最后一次麟泉洗礼,司空晴的希望甚至比陆问还大。

    只是司空晴对此似乎并不如何在意罢了。

    燕赵歌有时想起来,也感觉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虽然被燕赵歌击败,但陆问修练不可以说不努力,才能不可以说不杰出。

    可惜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波比一波更猛烈的后浪,让陆问变成了一张摆满杯具的大茶几。

    大家都很优秀,远超常人的优秀,但资源和机遇终究还是有限的,于是只能从优秀的人中,再选择更优秀的。

    为宗门长远计,后辈的培养,环境要公平公正,可是必然不能搞平均。

    好钢用在刀刃上,不管在谁家都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啊。”燕赵歌微微摇头,告别了封云笙、应龙图等人,向更高楼层走去。

    如今,武库经楼三层,燕赵歌也已经可以随意进出。

    在宗师境界得到这项特权,整个广乘山自开山立派以来,只有昔年的撼天尊展东阁,和燕赵歌的老爹燕狄两个人得到过。

    这是对晚辈弟子在武道天赋和才能上的最大肯定,代表了宗门的信任与期望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来,别的都不提,仅仅是这项特权,就把燕赵歌和同辈其他核心嫡传区分开来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相较于对麟泉洗礼的无所谓,司空晴对燕赵歌得到的这项奖励,倒是羡慕的厉害。

    一向清冷的少女,少有的表现出艳羡的情绪。

    对燕赵歌来说,三层以后可以慢慢逛,现在更吸引注意力的,是武库的第四层。

    燕赵歌深吸一口气,抬脚登上楼梯。

    从三层到四层,燕赵歌可以明显感觉到,仿佛经过了什么阻隔。

    武库经楼第四层,有独立的守护阵法。

    而这个阵法的主持者,便是燕赵歌眼前,直接侧卧在地板上假寐的老者。

    也是广乘山武库经楼首座长老。

    他之前已经从元正峰那里知道燕赵歌获得特许,换了其他人这样大摇大摆登楼,早就让他打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燕赵歌两只脚都踏上武库四楼之后,老者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平静看着燕赵歌。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一笑,同他见礼:“师叔祖。”

    或许其他晚辈弟子不知道,但燕赵歌却清楚眼前老者的不凡。

    当年,便是此老,同自己的师祖元正峰,竞争那一代的掌门之位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