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.被从天抛落的碎片(2更)
    

    燕赵歌脑海中,一时间有诸多念头浮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他稍微眯缝了一下眼睛,静下心来,目光平静无波,只流露出作为一个晚辈弟子,对本门至高绝学的向往和憧憬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向辛东平,辛东平淡然点头,于是燕赵歌便走向那浮现虚影的光辉,整个人步入其中。

    那书卷光影,顿时有道道光流落下,笼罩燕赵歌。

    燕赵歌心头有大量文字浮现,便是太清气功下半部的内容。

    虽然有几分大破灭前太清一脉传承的影子,但自开天翁邱原开始,经过广乘山历代强者的揣摩完善,太清气功本身已经颇有独到玄奥之处,不失为一部出色的武学宝典。

    燕赵歌将之同自己浏览过的神宫典藏对照印证,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可以之后慢慢琢磨,燕赵歌此刻最留心的是,与太清气功秘传接触,自己的意识仿佛穿越时空,眼前再现多年以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无穷灾劫横生,天翻地覆,恍如末日。

    一道流光,从天而降,破开重重天幕,撕裂无尽虚空,降临八极大世界,落在一座山脉间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山峰上,留下一道玄奥而又细长的痕迹。

    此后不知过了多少年,某日,有人途径此地,观看遗刻痕迹,心有所感,察觉其中奥妙,遂在山峰前静坐多日,揣摩意境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那人的面貌,可以识得,正是本门开山祖师,开天翁邱原。

    这一幕,是神光落地,留下遗刻,邱原面壁悟道,渐渐归纳创造出太清气功的经过。

    神光,或许是哪位神宫强者的力量,造成的余波。或许是神宫破灭后,残骸落下。

    当燕赵歌再靠近那方印台的光影时,眼前顿时一暗,仿佛生出天地倾塌的感觉。

    通过揣摩这方印台中所留的淡淡痕迹。燕赵歌突然心头凛然,脑海中影像变化间,他似乎隐约看见,某样东西的碎片,穿越重重时空。从天而降,跌入八极大世界。

    邱原获得了这件东西,以此为根基,创出广乘天掌。

    影像虽然简略,但燕赵歌能感到自己心灵的悸动,晓得那件东西的碎片,很重要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看去,那碎片跌落,自洞开的虚空一路向上,隐约可见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碎片似乎并非无意间坠落。而是被此人特意扔下来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简单的意念留痕,止步于邱原创出广乘天掌为止。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平复了一下心情后,燕赵歌思索:“这碎片,没听人提起过,是早年间就已经遗失了,还是因为太过重要,只有宗门最核心高层才了解情况,甚至是掌门代代单传?”

    燕赵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将心境放平和:“迷惑没有解决。疑问反而越来越多,不过也多了些线索与方向。”

    将暂时解决不了的疑问埋入心底,燕赵歌开始仔细体悟广乘天掌的奥妙。

    因为某些原因,燕赵歌领悟这门绝学。比之前的太清气功,还要更加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当一切都结束后,燕赵歌徐徐睁开眼睛,同辛东平见礼:“有劳师叔祖了。”

    辛东平深深看了燕赵歌一眼,摇摇头:“无妨,下去用心修练吧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出了武库经楼。阿虎带着盼盼已经在门外等候,见燕赵歌出来,憨憨一笑:“公子,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囫囵吞枣而已,回去慢慢揣摩修练。”燕赵歌挥挥手:“现在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盼盼再次飞扑上来,这次燕赵歌没有阻止它,将这个大毛绒球抱住。

    现在的盼盼,体型大约和燕赵歌记忆中的大熊猫相近,虽然个头还是稍显大了一点,不过至少不像之前那样,一头大象冲锋似的气势。

    回了住处,燕赵歌安心修练。

    一日,迎着晨曦朝阳走出门外,燕赵歌突然心中一动,默算了一下日子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阿虎跟在身边,好奇的问道:“公子,这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燕赵歌叹了口气:“去寻大师伯,今天是石师兄的忌日,我也去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阿虎眨了眨眼,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不说话,老老实实跟在燕赵歌身后。

    在山间一路前行,燕赵歌登上一座小山头,果然就见两个个人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高大的威武男子,正是大师伯石铁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则站着徐飞。

    徐飞神色肃穆,见燕赵歌和阿虎到来,轻轻点头,全然不似往日满脸轻松豪放的笑容。

    石铁转头看过来:“赵歌来了?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同石铁见礼:“大师伯,节哀。”

    石铁面容沉静,一如往常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重新向前,目光落在一座坟冢上,虽然简朴,但是周围异常整洁,不见任何杂草。

    坟前立着墓碑,上书“爱子石松涛之墓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在这坟冢两旁,还分别立着两座坟冢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阿虎都是沉默不语,那两座坟冢,坟前也都立碑,说明了主人身份,分别属于石铁的儿媳和孙子。

    三座坟冢,其实都是衣冠冢,但这更让人心中添堵,因为石松涛一家三口遇难,连尸骨都找不回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等人默默站在石铁身后,白发人送黑发人,从来都是巨大的悲哀。

    看着石松涛的名字,燕赵歌脑海中浮现一个英挺青年的身影,面貌五官和石铁足足有九成相似,父子俩近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燕赵歌自己,是没有亲自与这位石师兄接触过的,对其了解,都源于身体原主人的记忆。

    石松涛的年纪,比徐飞还要大一截,他在八极大世界扬名立万,被誉为广乘山新一代天之骄子的时候,燕赵歌还是孩童,刚刚开始习武。

    相较于刚正不阿,严肃认真的石铁而言,石松涛更温和一些,但父子二人都是一样的热心肠。

    徐飞和燕赵歌,青少年时,都多蒙这位年长师兄的指点和关照。

    彼时的石松涛,也是意气风发的年轻天骄,更与爱侣喜结良缘,早早诞下麟儿,美满至极。

    便连石铁在那几年,也是尽享天伦之乐,平时脸上笑意都多出许多。

    但可惜,如今这一切,都成为过去。

    石铁站在那里,整个人就仿佛一座雕像,似乎已经在原地立了千年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  感谢书友蓝梦风铃的飘红打赏!

    也感谢其他打赏,投月票给谢谢大家!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