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1.封云笙的决意(五更爆发求订阅!)
    

    (ps:总加更76/33,给“xt哥哥”盟的加更14/13,第五更爆发!

    虽说第一次暴走结束,但我还是会尽我所能给大家多更新的,之前说过,五月狂欢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也恳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和月票,让我拼命码字的同时,感觉自己不孤单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!)

    看了印刻的光影留痕,燕赵歌神情少见的有些阴郁。

    第四次太阴之试,燕赵歌和广乘山高层,都没有让封云笙参加。

    此前的两年空白,让封云笙在起步上,落后其他太阴之女,她需要时间来追赶。

    尤其是,要弥补和大日圣宗孟婉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虽然有燕赵歌多种手段齐出,让她突飞猛进,但大日圣宗的孟婉本就不是省油的灯,又至少掌握太阴冠冕两年时间。

    太阴冠冕,对太阴之女的修练,有不可忽视的巨大加成作用。

    想要在太阴之试上独占鳌头,封云笙还需要忍耐,需要努力,更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参加太阴之试,是为了要赢得太阴冠冕,而不是陪跑。

    是第一,意味着圣兵,不是第一,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虽然很残酷,但这就是太阴之试的真相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傅恩书等人商议的结果,是等到下一次太阴之试,才让封云笙参加。

    此前,唯有静下心来蛰伏忍耐。

    其实,在燕赵歌的预计中,下一次太阴之试,也就是第五次太阴之试,封云笙的希望仍然不大,更多是为了进一步积累同其他太阴之女交手的经验。

    所幸,时间也不需要等太久,广乘山还等得起,只不过压力同样不小,如今的局势瞬息万变。

    尤其让燕赵歌和广乘山在意的是。大日圣宗的东来武圣黄光烈,随时可能出关。

    如果黄光烈出关,并且成功更进一步,那对广乘山的压力。就非常大了。

    而且,清遮湖之变的落幕,并不意味着绝渊和九幽就此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所以,时间还是有限的,不过。按照燕赵歌的估算,不出大的变故,等到第六次太阴之试,就是封云笙发力的时机。

    但偏偏,大变故出现了。

    变故不在封云笙和广乘山,而是在于其他人。

    当初与林舟交手时,林舟透露出他知晓封云笙底细,更知晓燕赵歌利用云兆山阴阳云灵泉助封云笙恢复太阴之体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林舟的底细,燕赵歌心中大致有数,他一直在奇怪林舟如何知道关于封云笙的事情。

    按照燕赵歌推算。若是没有自己的介入,封云笙多半不会拜入广乘山,如果能逃过大日圣宗追杀的话,多半会拜入碧海城门下。

    她此前出身大日圣宗,并且是太阴之女,但是太阴之体荒废的事情,为外界所知,还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但林舟是怎么知道燕赵歌用阴阳相济的法门,助封云笙恢复太阴之体呢?

    碧海城有类似法门?

    还是说,林舟自己琢磨出了这样的法子?

    后者的话。燕赵歌其实并不担心,担心的是,其他人研究出了这个法子,然后为林舟所知。

    林舟知道不要紧。天雷殿的太阴之女竞争力并不高,关键在于,在那个时代,这个法子的原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碧海城也就罢了,但糟心的是,最有可能研究出这个法子的。其实是大日圣宗。

    一者,他们本来就修练太阳纯阳之气,深有研究,物极必反,有共通道理,二者,他们是接触掌握太阴冠冕时间最长的圣地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足够的大破灭前遗留资料,大日圣宗中强者积年累月钻研下,也很可能有成果。

    这是燕赵歌一直在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,最坏的预想成真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看了孟婉和人比试的过程,就知道,她确实是自身出了问题,但不是第二次太阴之试时那样有伤在身。

    而是尝试阴阳相济的修练法门,正处于起步阶段,还不成熟,所以才影响了发挥。

    纵使大日圣宗和天雷殿是盟友,这种法门,林舟也不可能告诉大日圣宗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天雷殿的太阴之女确实也有相同迹象,但还不如孟婉呢。

    这说明,林舟其实也只是知道有阴阳相济之法的存在,但是并不了解具体情况,天雷殿也是近期得到这个思路后,从头开始摸索。

    大日圣宗那边,虽然不如燕赵歌这边,但也已经上正轨了。

    不同于上次的意外,孟婉这次错失太阴冠冕,是大日圣宗计划内可以接受的损失。

    暂时的蛰伏,是为了以后的绝对优势与统治力。

    可以预见,再次失去太阴冠冕,而黄光烈尚未出关的大日圣宗,至少接下来一年内将再次收缩保守。

    但当他们下次重新抬头的时候,也将爆发出更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更何况,赢得第四次太阴之试的人,乃是严守中立的浊浪阁弟子,大日圣宗就更轻松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浊浪阁弟子这次也是第一次参加太阴之试,结果便一举夺魁,虽然有孟婉自身出问题的缘故,但她能力压碧海城、苍茫山、天雷殿三家的太阴之女,看来也是准备多年了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浊浪阁虽然严守中立,但和碧海城一样直面东海炎魔威胁,能获得太阴冠冕,有巨大帮助。

    但是,如无大意外,也就这么一次了。

    明年,彻底准备妥当的孟婉,多半将又一次上演王者归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眉头渐渐蹙起:“这次真的糟糕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思索间,封云笙那边收刀而立,看见燕赵歌到来,笑着打招呼:“燕师兄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眉头顿时舒展开,笑着赞道:“好刀法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看了燕赵歌一眼:“燕师兄,第四次太阴之试的结果是不是已经出来了?还是小婉夺魁?”

    燕赵歌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有些意外,燕赵歌叹息一声:“但是,比孟婉连庄,结果还要更糟。”

    将事情解释清楚之后,封云笙的神色变得沉重,但是情绪平静。

    她握了握刀柄:“我会更努力,一定!”

    虽然心念坚定,但封云笙也不觉得乐观,只是尽自己全力。

    素来独立坚强,不愿依赖别人的她,第一次露出些许期冀之色,望向燕赵歌:“燕师兄,你是不是还有其他办法?”

    燕赵歌垂下眼皮: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平静的看着燕赵歌不说话,两人默然相对。

    良久后,封云笙轻声说道:“燕师兄,我承认,我心中有不甘,有奢望,有幻想。”

    “但走到今日,我要赢太阴之试,早已不是为了我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收留我的师门,为了教导我的师父,为了当初一力担保我的燕师兄你,我都一定要赢!”

    封云笙直视燕赵歌:“不管什么方法,我都愿意尝试,不管多么艰难辛苦,我都愿意承受……不,是我必须一定能承受!”(未完待续。)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