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8.神宫的廊柱(2更求订阅)
    

    播报关注读书,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,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,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。▲∴▲∴,

    李长老感觉自己的思维也在变慢僵化,但看着那渐渐变了模样的中年男子,他脑海中还是猛然冒出一个念头:“仿杀玉”

    异宝仿杀玉,一次性消耗用品,极端稀少,有多年不曾现世,一般被认为已经绝迹。

    使用者,在一定时间内,杀死某个目标之后,可以使得自己的血肉罡气,模拟被其击杀的目标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并非广乘山嫡传,乃是李长老自己在外搜罗的人才,已经跟随他多年,一直忠心耿耿,甚至还救过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在今天,对方却露出獠牙,将之刺杀

    更让李长老心惊的是,对方话里意思,分明有更大图谋。

    此人以仿杀玉将自己击杀,时候短时间内可以冒充自己,连内气吐纳,只要不动手战斗,便是其他广乘武者也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“姚山”李长老想大喊,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,修为远远超出他过往印象

    他只能看着对方,一点点化为自己的模样,外观上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已经变作李长老模样的姚山微微一笑:“请放心,我跟了您这么久,您的习惯、作风、动作、说话语气声调,我大约能学个九成,其他人看不出破绽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我为什么失踪了”姚山一边说着,一边取出一具缩影囊。

    缩影囊打开,一个人影跳出,李长老瞪大眼睛,眼前分明又出现一个姚山。

    姚山笑道:“这就不是仿杀玉了。是我的同伴,易容成我的模样,我的习惯。他也很熟悉,不会露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。相较您而言,我不起眼多了,只要别无缘无故失踪,或者故意惹人注意,旁人不会有谁在意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您的动静很小,虽然有罡气波动,但这很平常,我们驱赶沙漠中的异兽。少不了要出手。”

    李长老仍然瞪大着眼睛,但是生命已经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姚山微笑:“之前的相处还是蛮愉快的,您一路走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整理一下李长老身上的东西,转移到自己身上,然后将李长老的尸身收入缩影囊中。

    把缩影囊收好,姚山掸了掸袖子,和身旁变容成自己模样的同伴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像方才真正的李长老和姚山一样继续迈步前行,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。

    石柱前。燕赵歌负手而立,认真看着石柱上的图纹:“我没有看错,果然是昔年神宫的一根廊柱。断裂之后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看着破损断裂的石柱,燕赵歌陷入沉思中:“这破损的痕迹,并不简单,恐怕真的不是单纯天灾,而是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仰头:“如果当真是,究竟是谁造成这一切呢”

    “那么强大的神宫也破灭了,整个天地遭劫,几乎改天换地,能做到这一切的人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缥缈不真实。离现在的自己可能非常遥远。

    但燕赵歌还是感觉心头蒙上一层阴影,仿佛大山压顶一般。

    这压力。或许不够直观,但却比大日圣宗和黄光烈大多了。

    八极大世界当前的局势。还可以平衡,可以博弈,可以追赶,可以抗争,可以战胜。

    但那覆灭天地,恍若灭世浩劫一样的力量,如果再次临头,又该如何渡过

    或许,终燕赵歌一生,那样的浩劫也不会重来一次,但或许,就在明天

    燕赵歌闭上眼睛,良久之后,重新睁开,目光已然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“千里之行始于足下。”燕赵歌嘀咕一声,向前伸出自己的手掌,印在眼前断裂破损的神宫廊柱上。

    燕赵歌的罡气贯入神宫廊柱,那破损的石柱上,有道道光纹亮起,沿着石柱自身表面纹路延伸。

    但当到达裂口时,光纹便即断开,并开始消散,化为点点光尘,在空气中飘散。

    不过,饶是如此,一道道无形波澜,以石柱为中心,向着四面八方扩张,驱散大量风沙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石柱的断口处,不由得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后,燕赵歌再入注入自身罡气,石柱上的光纹重新亮起。

    光纹再次延伸到断裂处时,光芒突然变得更加明亮耀眼,也更加凝练真实。

    无形无质的光辉,在这一刻仿佛化为有形之物,以缓慢却稳定的速度,不再凭依于石柱上,而是在空气轰继续延伸。

    蕴含无穷奥妙的光纹,就这样在空气中,仿佛缠绕着一个完整的石柱,继续交织盘旋。

    盘绕在并不存在的无形石柱上,光纹流转,越发完整,其中溢出的灵气,也越发磅礴,不断震荡四周虚空。

    自那本已断裂的石柱中,玄奥的力量意境,也渐渐开始趋于完整,令人感到难以捉摸,却又心灵震撼。

    燕赵歌神情专注,反而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脑海中,渐渐重新浮现,那埋藏于记忆深处的存在,巍峨神宫,立于九天之上。

    埋入沙漠中的石柱,骤然开始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石柱的震动,以之为中心,一道又一道灵纹,在沙漠上远远延伸出去,张牙舞爪,气势狂暴。

    附近四方的沙丘,都开始剧烈起伏起来,沙漠在这一刻,仿佛变成了海洋,狂风肆虐,浪潮迭起。

    阿虎和封云笙在一旁,都神色凝重看着这一幕,勉强定住自己的身形。

    燕赵歌神色如常,半晌后,长长吐出一口气,停止了自己罡气注入石柱的动作。

    动荡的沙漠,终于重新恢复原样,但地面上,仿佛一道道沟壑裂痕似的光纹,仍然向着四面八方延伸。

    石柱上光纹亮起,那凝结在半空,仿佛将断裂石柱重新恢复完整的光线纹路,也还在半空中凝聚,并未消散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石柱微微出神,心中思索:“果然是和西极大漠的地势,结合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下,要将石柱拔出带走,恐怕需要在原地先进行初步炼化才行。”

    阿虎守在一旁,突然心中微动,转头看去,就见李长老和麾下几个武者折返回来,似乎是有事情向燕赵歌报告。

    ps.追更的童鞋们,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~515红包榜倒计时了,我来拉个票,求加码和赞赏票,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。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