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6.你没资格提问(3更)
    

    ps:总加更7638,给“troygl”盟的加更22,第三更,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

    燕赵歌目光落在外观模样同李长老一模一样的姚山身上。≤≤小≤说,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外观身形的模仿,连吐纳气息都可以模拟,不真正动手,同门武者都看不出来。”燕赵歌冷冷说道:“是仿杀玉吗”

    既然是仿杀玉,那就说明这幅相貌的原主人,真正的李长老,已然遇害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姚山,目光冰冷,不带丝毫温度。

    被燕赵歌这样盯着,饶是姚山见惯风浪,也心中阵阵发寒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破绽出在哪里,但既然已经被燕赵歌识破,姚山第一个念头,就是立即撤退。

    燕赵歌有了准备,想要强行将之击杀,姚山没有这个自信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留下来继续死拼,便没有任何价值,甚至只是无意义的垂死挣扎,白白送了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一击不中,立刻远飏千里,再图后计。

    姚山是这么想的,但当他想要撤离的时候,却发现远没有预想中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盼盼全身气息凶恶,和此前那副呆呆笨笨的懒样完全不同,周身上下白色火焰和黑色水流一起涌现。

    白色火焰笼罩盼盼全身,而一道道黑色水流则扩展开来,瞬间遍布四周,形同牢笼,将姚山死死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姚山意图强行突破黑水牢笼的阻隔,但他刚被黑色水流稍稍迟滞一下脚步,盼盼就已经到了眼前,迫使他不得不全力应对。

    等他躲过盼盼一轮攻势,眼前的黑水牢笼。重新恢复原样,甚至比刚才更强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荐,黑色水流分明越来越雄浑。

    姚山本来有心硬抗盼盼的攻击一下。拼死先冲出重围,但盼盼身上白色火焰聚拢。力量极端狂暴。

    这让姚山绝望的发现,如果敢只顾着逃跑,挨了盼盼全力一击,怕是当场就要重伤,根本就跑不了。

    燕赵歌的这头山貔,比他们预想中都还要更强。

    他眼角余光扫过另一边,就见那个假扮成自己模样的同伴,赫然也被堵住去路。难以脱身。

    姚山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。

    阿虎这时救了君洛等人返回,龇着牙齿看向他们,嘿嘿冷笑:“黑魇神风诀,嘿嘿,正好俺也是学这门功夫的,咱们搭搭手如何”

    姚山二人闻听此言,都闷哼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广乘山麾下武者,这时都明白过来,看着还是一副李长老模样的姚山。都神色古怪。

    听燕赵歌提到仿杀玉,有听说过其传闻的人,便即醒悟。恍然之余,看向姚山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姚山有些不甘心的看向燕赵歌:“你没有亲自出手,也没有让那头老虎出手,而是叫你的坐骑山貔,假装受惊失控,来试探我,你心中其实也不确定,对不对”

    “直到我被迫躲避山貔攻击,显露武功根底。你才看破我的秘密”

    燕赵歌漠然一笑:“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,现在是你即将落入我手中。稍后应该是你来回答我一些关于你们黑魇山余裔的事情,而你。你觉得你现在还有空闲来问我问题吗”

    姚山眉头紧锁:“我跟李老头跟了很长时间,早已是他的心腹,他的习惯和作风,我自问比你燕赵歌还要了解得多,我到底哪里露出破绽,让你生出了警惕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解释给你听”燕赵歌嗤笑一声:“给你解释一下你的破绽出在哪里,然后我再详细介绍一下我的计划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麻烦,你只需要知道你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转头,平淡的跟阿虎说道:“要活的,榨出他们知道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阿虎此刻已经先擒了另一人,这时冷笑着进入黑水牢笼对付姚山。

    姚山愤懑的大吼,想要殊死一搏,但却难敌阿虎。

    盼盼天赋异禀所放出的黑色水流,不断束缚姚山,使得姚山便是想自尽,都显得艰难。

    君洛、连城二人,这时也回过神来,看着已经变成一具干枯尸体的连营,还有姚山二人,一时间都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而一众广乘山武者,都恨恨的盯着姚山他们,尤其是看到姚山此刻那副同李长老一样的长相,更是感到愤恨。

    燕赵歌跟阿虎说完,注意力就重新回到手中的石柱上。

    石柱上光辉四射,化作无形屏障,为众人遮风挡雨,阻住天空中仍然在不停肆虐的黑色风暴。

    黑龙煞猛烈凶恶,不过相对来说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抵挡一段时间不被其所伤,风势就会重新渐渐减弱。

    等黑龙煞这猛烈的一波过去,之后黑魇风暴虽然仍狂暴凛冽,威力惊人,但燕赵歌等人即便没有石柱相助,也可以抵御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已经开始逐渐变缓的黑龙煞,燕赵歌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封云笙收刀,回到他的身旁,低声言道:“如果是仿杀玉的话,那李长老该已经遇害了”

    燕赵歌沉默之后一点头,封云笙也微微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他们到肃州城之后,便是李长老招待,然后担任向导,一起进入西极大漠。

    一路上李长老为人干练,将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,同时与燕赵歌、封云笙、阿虎相处,都非常和善。

    封云笙目光注视姚山:“也不知道李长老是何时遇害,尸身被他怎么处理了”

    燕赵歌答道:“仿杀玉冒充的持续时间有极限,为了稳妥起见,他不会太早动手,第一次来黑龙煞的时候,是他们第一次要杀我,他杀李长老,多半在那不久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时间,他们这第二次出手,也是他最后的机会,再过不久,仿杀玉就该失效了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闻言说道:“李长老是先天宗师,如果身死,气血衰败会自然散发。如果是在你拔出石柱的那个地方遇害,那李长老的尸身应该一直都没有被埋入地下,这一路走来,始终没有感觉到死气和血气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将李长老的尸身带着行动,那该有一具缩影囊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一个人冒充李长老,另一个人则仍然作为姚山活动,多出来的这个人,之前应该便待在那缩影囊中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问道:“对了,我也想知道,你是怎么看出他破绽的”未完待续。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