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8.审讯结果
    

    连营的尸首,其他广乘武者都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此前在黑魇风暴中,将他同君洛、连城一同救起,结果在危急关头,这个不起眼的小子却恩将仇报,险些插了众人一刀。

    若非燕赵歌有办法及时处理,众人就要一面要防备上方的黑龙煞,一面还要小心脚下连营造成的白龙煞。

    因为李长老遇难的缘故,正怒火填膺的一众广乘武者,没有直接戮尸泄愤,已经是很冷静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连城看着连营的尸身,叹息一声,上前为之收敛骸骨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和这位族兄,同病相怜,际遇相似,于是颇为投契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庶出,父母早亡,性情又都比较阴柔文弱,在家族中常受欺负。

    磕磕绊绊一起长大,彼此之间,倒算是各自少有的朋友亲人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从何时起,连营对他渐渐疏远了,这让连城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方才听了连营的话,又看了其表现,连城才终于想起,似乎就是从认识君洛那一刻起,连营对他的态度开始发生转变。

    连城虽然性子有些软,但也并不傻,已经明白连营变化的原因,不由得更是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其实,对连城来说,君洛又何尝不是出现在自己生命中少有的光明?

    只是,连城不似连营那么极端,同时,也更加悲观,很早他就觉得,看着君洛,就像是在仰望云端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连营对自己不善,制造的白龙煞也差点将自己吞没,但连城看着已经死去的连营,心中还是一软,不忍他就这么葬身大漠。

    纵然已经身死,但至少可以让他叶落归根?

    君洛看着连城和连营,咬着嘴唇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连营身上,显得非常复杂。落在连城身上,则稍微柔软一些。

    半晌,君洛也叹息一声,上前相助连城。收敛连营的尸身,准备将之带出西极大漠。

    一众广乘山武者看着这一幕,没有相助,也没有阻止,他们收敛了李长老的尸身后。默然站立一旁,等候燕赵歌的指示。

    燕赵歌平淡看了君洛一眼:“洛洛,这才是江湖,是外面世界的常态,或者,应该说,这其实根本不算什么,仍然是很光鲜的一面,还有许多更黑暗血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血腥冷酷的突发暗杀,洞悉人心中弱点后的利用算计。两方大势力之间的仇恨报复,因此对其他人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黑魇山早已覆灭,如今不过一些遗子遗孙想要报复,针对者也并非广乘山的高层强者,而是如今地位虽然越来越重,但修为到底都还没入大宗师之境的燕赵歌。

    双方的冲突,远远比不上两大圣地级别势力开战所能掀起的风暴。

    但这样一场波澜,已经足够毁灭君洛、连城和连营他们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不卷入则已,一旦卷入,完全身不由己。很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连营,到死那一刻恐怕都还没彻底明白,他不过是姚山手里一枚棋子,是姚山暗杀计划中的一个环节。

    甚至。还不是关键环节,只是一个辅助环节罢了。

    收敛了连营的尸身,连城将之带上,君洛站起身来,咬着下唇看向燕赵歌。

    燕赵歌静静的说道:“本门与黑魇山余裔的恩怨,对你们来说。确实力不能及,卷入其中身不由己,并非你们的过错,非战之罪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,对于君洛、连城他们出身的势力来说,很难防备这些从上层吹下来的风暴。

    说被卷入就被卷入,很多时候,全无征兆。

    “而你出身的啸风剑派,同级别的势力其实也有不少,如果彼此之间存在争斗,同样是各种手段迭出。”

    君洛沉默一下后,低声说道:“燕世兄,我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有些倔强的抬头:“但我仍然相信,外面的世界,并不是只有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我要懂,否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害人害己,但也不会让我踟蹰不前。”

    少女的目光依旧明亮,燕赵歌见了,微微一笑:“我没有替你做主的意思,只是给你提个醒罢了,做什么事情之前,想想君世伯他们,你若是出事,他们难免伤心。”

    君洛点头:“是,世兄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好了,我们上路,其他事情都等离开西极大漠再说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轰然应诺,跟上燕赵歌的脚步,继续踏上返回肃州城的道路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封云笙看了一眼君洛,微笑着罡气传音给燕赵歌:“小姑娘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右手托着石柱,一边走,一边同样笑道:“你当年是不是也这样走过来的?”

    封云笙一笑:“差不多吧,我当年差点被人贩子迷晕了,卖给人当女奴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转头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封云笙神态倒是很轻松:“我在大日圣宗的时候,虽然也经常外出历练,但都主要是增长武道搏杀方面的经验,而且还有师门长辈跟着,就算遇险,即使吃苦头,多少能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刚从山门逃出来的时候,举目无亲,自己一个人隐藏行踪潜逃,躲避追杀,跑了快有小半个火域。”

    “逃亡过程中,遇到不少人和事,也交了些朋友,不过……”封云笙呵呵一笑:“我逃亡路上交到的第一个朋友,看起来义薄云天,待人热忱,刚相识的时候,着实把我感动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时刚刚避过一波大日圣宗武者的追杀,虽然成功突围,但身受重伤,与那人结识之后,他很热心的要帮我找地方养伤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微笑:“谁知,那其实是个人贩子,想要迷晕我卖给别人,连买家都联系好了,若不是我及时发现,早几年前,我大概就在谁家的私宅里做笼中鸟了吧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撇撇嘴:“我就不问你关于那个人贩子的下场了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哈哈一笑,也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出了西极大漠范围,眼前虽然仍是一片黄沙,但那漫天黑色风暴的恐怖景象,终于消失,被众人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没到肃州城,阿虎那边的审讯,也出来了结果。(未完待续。)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