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3.哥可是正派人
    

    连崇义的所谓赔礼,乃是一些盛装在器皿中的碧绿液体。

    液体粘稠,仿佛翡翠一样,倒映出燕赵歌的面孔。

    燕赵歌见了,便即识得,这时碧泉凝精。

    连家堡控制的疆域范围内,有一口碧沙泉,远近驰名,所产之泉水,对武者颇有裨益。

    广乘山在那里,专门派驻有一位碧泉执事长老,每年分润一定的泉水。

    不过,相较于碧沙泉水而言,泉眼处所产的碧泉凝精,更加稀贵,也更有价值。

    只是碧泉凝精极为稀有,不管是连家堡还是广乘山,每年也只能得到一点儿,两家之外,便只有啸风剑派还有一份儿,其他势力想都不用想。

    而连崇义现在打算交给燕赵歌的碧泉凝精,看似只有一盅,但其实,这大约等于是泉眼一整年产量的总和!

    换言之,每年,广乘山整个宗门,从碧沙泉所得之碧泉凝精,也没有现在燕赵歌面前的多。

    这自然不是连家堡瞒报了产量,而是他们从自家历年积蓄中,辛苦节省出来的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点碧泉凝精,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连崇义看着燕赵歌,微笑说道:“这次事发突然,实在来的匆忙,所以只能有这点薄礼,燕公子见惯了各式奇珍异宝,还请不要见笑,这次回去,连某再妥善准备一番,很快给燕公子送来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,只是碧泉凝精,虽然宝贵,但还是表现连家堡道歉赔礼心诚的话,那么后面这句话,则无疑表明了连崇义真正的意图。

    固然是登门致歉,但也希望借此能同燕赵歌拉上关系。

    燕赵歌或许不会在沙洲停留太久,但只是一个连家堡与广乘公子关系友善亲密的消息传出去,对连家而言,便已经有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。燕赵歌更听出了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连家,也就碧泉凝精和碧沙泉水是好东西,他要再备厚礼。能备什么?”一旁的阿虎悄悄罡气传音给燕赵歌:“他还能弄出更多的碧泉凝精?那一次性带过来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悠然答道:“连家是没别的好东西了,但是某些人有啊,还记不记得来沙洲前,我让你搜集的信息?”

    阿虎一醒:“啸风剑派的洪长老?”

    燕赵歌笑了笑:“答对了。”

    现如今的啸风剑派内部,也临近传位更迭的时刻。老掌门年事已高,已经决定在最近传位给下一代。

    啸风剑派的二代强者中,最出众的人,其实便是燕狄的故交好友,君洛家的老爹君长老。

    修为最高,同时又和燕狄关系莫逆。

    只是君长老无心掌门之位,早就明言不会接任,所以竞争便在另外两位长老之间展开。

    一位洪长老,一位白长老,两人不相伯仲。让啸风剑派老掌门也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争取支持者,最重要的支持者无疑是广乘山。

    就燕赵歌所知,在这件事情上,广乘山不论是沙洲首座长老,还是啸风主事长老,都保持了中立的态度。

    因为不似当初东唐情况那么复杂,不论洪长老还是白长老,都是广乘山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两者不论修为还是处事能力,都难分高下,所以广乘山便也是不偏不倚的态度。

    对于广乘山而言。谁接掌啸风剑派并不重要,只要接任者心向广乘,确保自家地里不长出别人家的庄稼就行。

    庄稼不长歪,广乘山不会轻易插手麾下势力的内部事务。

    而且洪长老和白长老也不敢闹得太过厉害。否则等于是逼君长老出来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突然来到沙洲,来到啸风剑派地面上的燕赵歌,便顿时让双方人马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此前燕赵歌没有过多停留,很快就直奔西极大漠而去,让洪长老和白长老也没能跟他好好接触。

    之后又出了刺杀事件。整个沙洲局势都紧张起来,啸风剑派的内部争端,也暂时先平缓下去。

    连家堡是啸风剑派治下,亲近洪长老的二流势力,这一次登门,除了自家致歉,设法化解燕赵歌和其他广乘武者可能存在的怒气外,其实更存了为洪长老搭桥铺路的心思。

    因为自家老爹的缘故,整个啸风剑派上下,燕赵歌自然是和君长老最熟。

    但君长老不介入掌门之位的竞争,燕赵歌也就对洪长老和白长老之间的争夺不在意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情上,燕赵歌和沙洲首座长老他们是相同的态度。

    洪长老和连崇义,现在就试图借机接触燕赵歌,如果燕赵歌的态度起了变化,那就有可能改变整个局势!

    且不提燕赵歌身后的燕狄,便是燕赵歌本人,现在说话的份量,也非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莫说啸风主事长老,便是沙洲首座长老,在这种本来两可的事情上,都可能会卖燕赵歌的面子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燕赵歌这边,连营这次差点害死君洛,君长老那边,连崇义也会主动上门致歉,争取化不利为有利。

    君长老自己不参加竞争,平时便也不偏不倚,这次不管是被洪长老和连崇义攻关成功,还是因为女儿遇险的事情而迁怒洪长老,都可能改变局势平衡,由不得连崇义不上心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”阿虎眨巴了一下眼睛:“他现在是在巴结贿赂公子你喽?”

    燕赵歌咧咧嘴:“唔……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阿虎问道:“那他干嘛不干脆贿赂沙洲首座长老和啸风主事长老他们?毕竟他们才是常驻,公子你只是路过暂住而已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一笑:“因为白长老也会这么干,不会楞在一旁看着竞争对手上下折腾,却没有半点反应,双方直接兑子兑掉了”

    “我来得突然,两边都不好直接上门,那样子未免吃相太难看了,所以都在找机会,想要抢占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洪长老和连家这边,这不就借着由头上门来了吗?”

    燕赵歌传音给阿虎:“我估摸着,白长老那边收到风声,探路的人恐怕也已经在路上,和连崇义这边也就前后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阿虎憨厚一笑:“公子,这是发财的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有些啼笑皆非,自己地位渐长,倒是首先在这方面有了直观体现。

    苦恼啊,哥可是正派人,这不是专门诱使我犯错误吗?(未完待续。)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