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5.你方唱罢我登台(4更求订阅!)
    

    (ps:第四更!总加更76/43,为“龙空666/66”盟的打赏5/2,更新不停,求订阅和月票也不要停,谢谢大家!)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果然是和连崇义前后脚上门的黄风山庄庄主,心中啼笑皆非的感觉更明显。

    对于两路人马你方唱罢我登台的行为,燕赵歌表示很好很强大。

    抓紧机会,积极进取,争取一些可能争取到的支持,不断为自己加码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燕赵歌并不排斥,不管是白长老还是洪长老,他都没有什么倾向性,所以既然见了某一方的代表,那就自然会给另一方均等的机会。

    要不然消息传出去,燕赵歌见了连崇义,却给黄庄主吃了闭门羹,那就等于是告诉其他人,自己支持洪长老。

    黄庄主先是同燕赵歌一起缅怀逝去的李长老,然后渐渐变为闲谈。

    稍微聊了几句,黄庄主不敢继续拖延,免得占用燕赵歌太多时间而引发厌烦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只锦盒,笑眯眯的说道:“听闻燕公子喜欢古物,更对各种古文字颇有研究,老朽不久之前,刚刚得到一件年代久远的宝贝,自己揣摩没得要领,想请燕公子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他打开锦盒,不由得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锦盒中静静盛放着一枚玉璧,但只有一半,呈半圆形,表面有古朴的图形纹路。

    分明就是燕赵歌此前吩咐阿虎去找的那另一半玉璧。

    燕赵歌从黑魇山余裔姚山那里得到半块玉璧后,因为玉璧断口崭新,显然刚破裂不久,所以判断另外半块玉璧,多半也还在沙洲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燕赵歌打量黄庄主,就见黄庄主也微微有些期待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同阿虎交换一下眼色,燕赵歌看到阿虎微微摇头,示意他做事隐秘。虽然一直在寻找另外半块玉璧,但没有走漏风声。

    至少,消息应该传不到黄庄主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黄庄主确实不知道燕赵歌手头也有一半玉璧,但他找人分辨过。自己手头这半块玉璧非常古老,而且是真品,绝非当代仿造。

    之所以面对连崇义的时候底气十足,黄庄主并非盲目,而是觉得自己有的放矢。投燕赵歌所好,礼物多半更能入燕赵歌的眼。

    燕赵歌手指摩挲玉璧,半晌后微微一笑:“确实是年代久远的古物没错,我一时间也看不出其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有些思路,如果黄庄主不介意的话,我可否多留些时日,研究揣摩一番?”

    黄庄主脸上顿时露出笑容:“自然可以,有燕公子在,此物方才不至于明珠蒙尘。”

    虽然接下来,黄庄主试图将话题引到白长老身上。燕赵歌一概不接,让黄庄主又有些遗憾,不过总体而言,他走的时候还是心情不错的。

    送走了黄庄主,燕赵歌手指轻轻敲击桌面,言道:“阿虎,在我自己的私产中拣选一下,挑点东西给他们二人回礼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敲了敲盛装玉璧的锦盒:“这件东西,估值更高一些,就说是因为我个人偏爱古物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阿虎眨眨眼:“公子。他们都不是广乘门下,主动孝敬你,又不是你敲诈勒索,你拿了其实没什么。事情捅回山门去,也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耍小聪明,借着道歉之名挂羊头卖狗肉,另一个则是打着悼念李长老的幌子过来,都让我没什么好感。”燕赵歌摇摇头:“若都是碧泉凝精这样的东西也就罢了,我说不定真就吃完上家吃下家。两家一起吃干抹净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半块玉璧,却恰好是我正在寻找之物,他不送上门来,我们还要花时间去找,所以,回礼给他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摆摆手:“只回礼一家,在外界看来,我仍然在白长老和洪长老之间站队了,因此,两家都回礼。”

    “啸风剑派的事情,除非君世伯表态,否则我们不参与。”

    阿虎憨憨一笑: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取出自己那半块玉璧,同锦盒中的半块玉璧相合。

    两块玉璧拼在一起,严丝合缝,顿时重现一块完整的玉璧,闪动淡淡光辉。

    燕赵歌的手指沿着玉璧表面纹路划动,心中慢慢推演这灵阵的运转。

    因为玉璧本身碎裂,所以上面刻印的灵阵也变得残缺不全,阵纹虽然重新恢复完整,但其中灵气运转想要破镜重圆,还需要燕赵歌做推导修复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而新任的广乘山肃州城执事长老徐飞也终于到任。

    燕赵歌、封云笙和阿虎一起出迎,就见一条高大汉子,龙行虎步出现在面前,正是“天鹏”徐飞。

    徐飞大步来到燕赵歌面前,拳头捶了燕赵歌肩膀一下,爽朗笑道:“我这次给你打下手来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也笑:“把你派来肃州城当执事,当真是屈才了。”

    徐飞解下腰间皮囊,咕噜噜灌了一大口酒,然后擦擦嘴巴,浑不在意:“宗门有命,我自然遵从,师祖、师父肯定有他们的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宗门的汇报,我也看过了,绝渊和黑魇山搅在一起,事情可大可小,不容轻视。”

    徐飞将皮囊递给燕赵歌,燕赵歌也仰脖子灌了一口,然后说道:“说起来,我过段日子可能要离开一阵子,到时候要徐师兄你多盯着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管放心去。”徐飞答道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封云笙,微笑说道:“封师妹吧?咱们还是第一次见面,幸会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也是一笑:“对徐师兄,我是闻名已久。”

    徐飞笑着,斜睨燕赵歌一眼:“酒鬼的名声?”

    封云笙眨眨眼,也似笑非笑看向燕赵歌。

    燕赵歌翻了个白眼,指着封云笙:“你就卖我吧!”

    徐飞笑着拍下他的手:“你还用人卖?你别老卖我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笑着,一同陪徐飞去做交接。

    徐飞为人看似粗豪,其实外粗内细,是个肯脚踏实地下功夫的人。

    练武,天赋出众,实力超卓,外放地方署理日常实务,沉稳有度,同样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他接任肃州执事长老之位,很快便进入角色,之后让沙洲首座长老和啸风主事长老都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燕赵歌接了徐飞上任之后,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那恢复完整的玉璧上。

    一日,燕赵歌盘膝坐地,面前地面上,一块玉璧放射出光芒,投影出一个完整的灵阵,悄然运转,浮向半空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看去,就见那灵阵中心,仿佛一座门户。(未完待续。)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