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6.八极大世界的金字塔(5更)
    

    (ps:第五更,总加更76/52,为“问性别的人是智障么”盟的打赏加更10/6,求订阅!求月票!谢谢大家!)

    燕赵歌手指摩挲那兽皮卷,心中思索片刻之后,重新将兽皮卷收起。

    然后,燕赵歌开始检视那一种种药草。

    这些药草,都是鹤散人那处异域空间中,茅庐后面药田里种植的,漫长岁月过来,一直没有人打理,有些药草也渐渐枯萎断绝了。

    但是,能留到现如今的,这都是年份久远,药力强大的珍贵灵草灵药。

    尤其让燕赵歌高兴的是,这些药材中,很多都是大破灭之后,在八极大世界已经绝迹的药材。

    平日里,燕赵歌很多时候都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慨叹,如今从鹤散人故居那里得到这许多珍惜灵药,顿时感觉手头宽裕了许多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回忆思考,很多原先无法达成的设想,现在都有了实施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尤其让燕赵歌感到欣喜。

    将各种灵草灵药分门别类安置好以后,燕赵歌伸了个懒腰,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,燕赵歌脸上笑容渐渐消失,神情变得有些怔忪。

    从怀中掏出一块黑色的铁片,燕赵歌注视手中的铁片,目光渐渐变得幽深起来。

    这铁片,带着一些弧度,似乎隐隐同人面部线条贴合。

    赫然正是当初在异域空间中,那个蒙面大宗师,被燕赵歌一剑削断面具后,掉落在地的面具碎片!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面具碎片,脸色有些复杂,当时的景象不停在脑海中回放。

    那时还只是觉得面熟,但现在,对方的面容,渐渐同燕赵歌脑海记忆中的一张人脸重合。

    “多么希望是我认错人了……”燕赵歌叹息一声,将面具碎片重新收好。

    自己独自在静室中盘膝静坐一段时间后。燕赵歌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阿虎在门外禀报道:“公子,啸风剑派的君长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有请。”燕赵歌站起身来,推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会客的大厅中,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。在他身后,则跟着几个少年男女,为首之人正是君洛。

    燕赵歌上前同那中年男子见礼:“君世伯,您回沙洲了?我此前正好也外出,刚刚返回。还不知道您回来了,要不然怎么也该我去拜会您才对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中年男子,正是君洛的父亲,燕赵歌家老爹燕狄的故交好友,啸风剑派长老君致远。

    和东唐国主赵世诚一样,君致远也是燕狄多年的故交,燕家和君家也是通家之好。

    让燕赵歌心里觉得有趣的是,自家老爹的故交,年纪都比老爹要大。

    于是燕赵歌便有了一水的世伯,但是却没有世叔。

    君致远微微一笑:“我来谢过赵歌照应我家的小丫头。要不是赵歌你,我恐怕都见不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君洛这时站在君致远身后,眼观鼻,鼻观心,规规矩矩,同她私下里的样子,完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君世伯这话可言重了,连家堡那个少年,连营的事情,根源在于黑魇山余裔要以他为棋子。完善行刺我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洛洛完全是无辜的,却被卷了进来,我自然要尽力维护她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惊无险,但我心中还是很过意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君致远闻言。摇头说道:“那也是你救了洛洛这孩子的性命,更何况,此前若不是你和广乘山的诸位出手相救,她们三人陷在黑魇风暴中,就是九死一生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笑道:“莫说咱们两家是世交,啸风剑派本来就亲善我广乘山。路见危机,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但君致远还是让君洛上前再次向燕赵歌郑重道谢,燕赵歌连忙止住他们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向君致远身后,君洛身旁其他人:“这都是君世伯你的高足?”

    君致远言道:“是啊,这次带他们一起出去长长见识,回来路上,还没到山门,就听说了洛洛的事情,于是带着他们和洛洛一起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些年轻人,一起向着燕赵歌行礼。

    虽然按辈分算,彼此算是同辈,但是燕赵歌拿君致远当长辈,君洛在燕赵歌面前也像小妹妹一样,他们几个却不能大大咧咧。

    即便都是称呼“燕师兄”,可是持的礼节,却是十足的晚辈礼节。

    君致远对此,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两家世交的关系,他对上燕赵歌,也要以平辈之礼相待,就像啸风剑派洪长老、白长老等人一样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的燕赵歌才二十来岁,哪怕现在的燕赵歌还是宗师修为,而他们都是大宗师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们,一时间也有些慨叹。

    其实,真要算年纪的话,这些少年少女们,也已经十六、七岁年纪了,跟自己虽然算不得同龄人,但肯定还是同代。

    不过,以修为而论,看着他们,就能清楚看出广乘山这样的圣地级势力,同其他势力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啸风剑派已经是一流势力,传承也算源远流长,还在黑魇山统治风域的时候,啸风剑派就已经在沙洲开山立派,一直传承到如今。

    君致远是啸风剑派现任老掌门之外修为最高的人,也一向以善于教导弟子出名。

    他门下的弟子,包括其女君洛在内,基本上也是啸风剑派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了,在整个沙洲,各个一流势力的年轻传人中,也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与广乘山、大日圣宗这些圣地级势力的同龄弟子相比,在平均水平上,则明显差出一截。

    同年龄段,啸风剑派最优秀的天才弟子,放到广乘山去,立刻变得平平无奇,天才光环全无,能不垫底便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和广乘山大量吸收各地优秀人才有关,沙洲是广乘山治下,最有潜力的苗子,肯定最优先被广乘山收割。

    似啸风剑派等势力,就只能矮子里面拔将军了。

    广乘山倒也不至于彻底一网打尽,但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最优秀的人才,肯定也是最向往广乘山。

    也就偶然有自己见识不多,不知广乘大名,而又刚好被广乘山漏过的人才,会被啸风剑派等一流势力收入囊中,那就跟捡宝一样。

    很自然的,层层向下筛,广乘山先挑人,然后是啸风剑派等一流势力,接下来才是连家堡、黄风山庄那样的二流势力。

    虽然武道文明还在重新发展阶段,但八极大世界的金字塔已然成型。(未完待续。)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