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5.有人登门求教
    在目送元正峰入关后,燕赵歌便即离开,从兑泽峰出来,返回自己的住处。?

    路上,就见一个人影站在那里,似乎是在特意等候。

    燕赵歌打招呼说道:“徐师兄,你终于回山了?肃州城那边做好交接了?”

    那人身材高大魁梧,相貌粗豪端正,正是徐飞。

    “飞哥!”阿虎见面也一起打招呼,徐飞点头:“赵歌,虎庭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引了徐飞来到自己的住处,各方落座之后,徐飞开门见山的爽快问道:“赵歌,你虽然现在还是宗师修为境界,但连破两大魔阵,也和许多堕魔者打过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本门上下,我觉得你对九幽邪魔,对魔域,对绝渊,对堕魔者,应该是了解最多的几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登门,是有一事求教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,沉默了一下后说道:“徐师兄可是要问,堕魔者,有没有可能重回人身?”

    徐飞缓缓点头:“或许是奢望,但如果真有一线希望,而那人又真的是石师兄,我想要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也没有跟徐飞打马虎眼:“徐师兄,坦白说,我也希望石松涛师兄可以迷途知返,但可惜,就我目前所知,人在接触魔气完成内外交感,心中念头外显化为真实,彻底完成堕魔后,是没有办法重新恢复为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亦非全知全能,不敢说一定没有办法,但仅以我所知而言。我没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关系莫逆,徐飞是个干脆利落的人。意志信念又够坚定,所以燕赵歌不怕直来直去的跟他说清楚。

    果然。徐飞听了,轻轻叹息一声:“我也只是抱了万一的指望,只是如果赵歌你也没办法,那恐怕真的难讲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轻声说道:“凡堕魔者,最后做出决定的,永远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在堕魔之后,人已经不再是人,而是九幽邪魔,这天地间另一种存在。或者也可以说是另一种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堕魔者都留有此前为人时的记忆,但如我们屠宰牛羊鸡鸭一般,九幽邪魔之流杀人,于他们而言,感觉其实也差不多,从前为人时的记忆,倒更多像是转世轮回后残留的前世记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摇摇头:“如果可以,我们都希望石师兄能回头,但他自己是否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这一切假设,都建立在袭击刺杀你我的那个蒙面人,真的是石师兄的前提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燕赵歌的问题,徐飞默默解下腰间酒囊。扒开塞子,不似从前那样豪饮,而是慢慢嘬着。

    他缓缓说道:“你所言。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沉默片刻后,开口问道:“我们不知道。石师兄现在手头,是否有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他杀的不是我们的同门。但你我都知道,作为人,杀人,和作为九幽邪魔杀人,是性质截然不同的两回事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看向徐飞:“这几次交手,我们能感觉到,那个刺客,虽然不使用自己真正擅长的武功,但是杀机杀意,都凛冽至极,他是真的想要置我们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暂时没有让堕魔者恢复人身的方法,但也不是不能先把他生擒囚禁起来,然后慢慢寻找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我都知道,杀死一个对手的难度,和生擒一个对手的难度,完全不同,尤其是一个未必比我们弱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实力相近的两人之间搏杀交手,胜负生死往往就在一瞬间。”

    徐飞闻言没说话,但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燕赵歌继续说道:“我有得自西极大漠的石柱可以镇压对手,一对一倒是有把握,但徐师兄你呢?能生擒他自然是最好,但你是否做好了准备,要冒着被他杀死的危险,也仍然要保住他一条性命?”

    徐飞目光不见丝毫波动,静静说道:“不错,如果此人当真是石师兄,我是这么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真的已经恶贯满盈,我不会徇私。”

    “但在那之前,我要努力试一试。”徐飞站起身来,言道:“我无父无母,从小由师父抚养,跟涛哥一起长大,纵使要我自己冒险,我也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叹息一声,同样站起身来:“现在还无法确定那蒙面人的身份,如果再遇上,你最好先不要拿他当石师兄看待,否则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用自身本来苦修武学,只用暗光杀法,当不是你的对手,但如果你处处手下留情的话,输得很可能就是你了,暗光杀法这武学,爆发力强,而且是纯粹杀人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徐飞点头:“放心,最起码的事情,我会注意,如果有人想要假冒石师兄来试图算计我,我会好好招呼他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你这么想,那当然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送了徐飞出门,燕赵歌抬头看着从山林枝叶间透射下来的阳光,说道:“这次师祖闭关,外界暗潮汹涌,本门这一关过去了,局势就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道关口,不容易过。”

    徐飞也停下脚步,同燕赵歌并肩而立,同样仰头眯眼打量斑驳的阳光:“虽然师祖成功的机会,在两可之间,一旦失败,还有陨落的风险,但大日圣宗和天雷殿不会安稳等待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大日圣宗的黄光烈如果功德圆满出关,大日圣宗必将直接踏足天域,直扑本门山门。”

    “绝渊也很可能卷土重来,不说其他人,至少他们便还有‘蛟王’司马垂这样一位元符后期境界的大宗师强者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”徐飞皱了皱眉,他的身份地位,同样也已经不是寻常同辈弟子可比。

    或许调集资源人力的权限比不上燕赵歌,但也能接触到许多寻常同辈武者不知道的情报。

    燕赵歌直接接着他的话说下去:“而且,还有一个人,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师兄弟二人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:“魔圣,袁天!”

    八极大世界当世六位武圣之一,独行武者中最顶尖的存在,魔圣袁天,偏偏可能与绝渊和九幽有瓜葛。

    清遮湖之变惊鸿一现,阻拦大日衡天尺支援清遮湖后,袁天就又没了踪影,但谁也不敢当这是偶然事件。

    这位的破坏力,可远非司马垂之流可以媲美。

    或者应该说,迄今为止,已知的所有绝渊武者绑一起,都不够这位一只手打的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