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9.回家平乱
    (ps:今日第三更,总加更76/63,为“欧阳晕”盟的打赏加更2/2,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和月票,谢谢大家!)

    阿虎问道:“是对方的陷阱,打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公子你,试图诱杀公子?”

    燕赵歌淡淡说道:“这是燕家家事,其他人不适合处理,老爹顾不上,那就只能是我回去。?”

    阿虎看向燕赵歌:“公子,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燕赵歌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当然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收拾了一下手头东西后,燕赵歌走到侧面院子中,盼盼正趴在那里休息。

    见燕赵歌到来,盼盼顿时拉了精神,不似之前那样懒散。

    燕赵歌拍了拍它的大脑袋,冲阿虎说道:“老爹那边已经知道事情始末了吧?”

    阿虎答道:“是的,家主已经知晓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好,那就无妨了,老爹自会做安排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下了坤地峰,出了山门,燕赵歌翻身坐到了盼盼身上,阿虎也是同样动作。

    看似憨态可掬,肥胖笨拙的盼盼,撒开四爪奔跑,却如风驰电掣一般迅捷,瞬间去远。

    燕赵歌身形随着盼盼的奔跑而颠簸,目光望着远方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手背,上面的魔印留痕已经显得非常黯淡,正常来说,用不了太长时间,就会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阿虎瞅了一眼:“公子。你说这次捣鬼的是绝渊还是大日圣宗?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绝渊的可能更大一些,大日圣宗一来在等黄光烈出关。二来他们的渗透腐蚀能力没那么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燕赵歌目光有些幽深:“是否知情,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大日圣宗说不定就在等绝渊和我们两败俱伤,那样一来,黄光烈哪怕没有出关,他们也有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阿虎咧咧嘴:“大日圣宗和绝渊应该不至于联手吧?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联手应该不会,这种彻底不要底线的事情,大日圣宗应该还做不出来,不过说不定在惦记着渔翁得利,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风域的事,我琢磨出几分味道来。当今之世,对九幽了解如何且不提,对绝渊这个组织,了解最深入的可能是大日圣宗呢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摇摇头:“双方都在分割拉拢黑魇山余裔,但黑魇山余裔,无形中也成了双方了解彼此的渠道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阿虎挠挠自己的后脑勺:“……都在试图利用对方,借刀杀人?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只是我的猜测,没什么依据。”

    天中洲燕家的根基,建立在天中洲西南部的云真郡。距离广乘山,也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燕赵歌乘着盼盼,也经历一番跋涉,才抵达。

    进了云真郡地界。已经有人等在那里,却是一个中年男子,蕴灵中期大宗师的修为。名叫燕合。

    燕赵歌见了燕合,顾不上客套:“合叔。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久之前一次家宴上,四伯突然取出一封信笺。言道是大伯生前留下。”燕合也顾不上礼节,引导燕赵歌前行,边走边说道:“信笺的内容……是说狄哥并非大伯亲生,而是幼年时领养,来历不明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神色不动,平静听着。

    燕合口中的大伯,便是燕狄之父,燕赵歌的祖父,在他们这一族迁徙来天域的路上,便遇险身亡。

    当时燕狄也还年少,世上更没燕赵歌这个人。

    其后燕赵歌的曾祖父,燕狄的祖父,带着全族在天域扎根,其后燕狄拜入广乘门下,步步登高,也带契天中洲燕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上一代老家主,燕狄的祖父过世后,家主之位没有交给子嗣,而是直接由孙辈儿的燕狄担任。

    如今,还有燕狄的三叔和四叔和七叔也都在世。

    平日里,燕狄在广乘山,天中洲燕家的日常事务,便是由这几位族老一起协商解决。

    燕合叹息着说道:“四伯不知究竟是怎么想的,将事情闹得人尽皆知,更坚持要彻查此事,三伯和七叔弹压不住他,只能通知狄哥。”

    几位族老中,燕赵歌的三叔祖和四叔祖都是元灵境界大宗师,而七叔祖则是蕴灵境界。

    “父亲如今暂代掌门之职,事务繁多,脱不开身。”燕赵歌简单的说道:“所以这次我回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年纪辈分虽轻,却是燕狄嫡子,同时现如今在整个八极大世界声名显赫,在圣地广乘山中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便是一众族老,也无法轻易凭借辈分族规来压他。

    燕合说道:“你能回来也好,至少先让事态平息,不要继续扩大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祖宅,还没进院子,就可以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氛围。

    燕赵歌抬头看去,就见祖宅上空风云激荡,恐怖的力量波动弥漫四方,分明是两个元灵大宗师对峙才有的场面。

    进了大宅,穿过重重院落,果然就见两个老者正相对而立,都神情严肃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后,也各有支持者,正在争吵。

    “你们莫非失心疯了不成?这个时候跳出来拖家主后腿,到底安的什么心?”

    向着燕狄的一方人,冲另一方人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对方也毫不退让:“名不正则言不顺,燕狄的家主之位,本就来得不正当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全族迁徙来天域,他的父母尽数遇难,只有他存活,谁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,现在有其父留给老家主的亲笔信,已经证明为真,燕狄根本不是我燕家子孙!”

    “当年他父母遇难,谁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做的手笔,用以掩藏身份,图谋本族?”

    向着燕狄的一方被气笑了:“家主能有今天,是凭他自己天纵之才,老家主选择他接位,也是看中其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入了广乘山门,家主青云直上,可没有借本族多少力量,相反,是家主地位日渐升高之后,本族跟着沾光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心存怨恨,怕是因为埋怨家主规矩严谨,不给你们狐假虎威的机会吧!”

    对方听了,冷哼道:“燕狄有没有过错,先不说,其父母当年亡故的真相,总要查清,他的来历总要查清,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成为家族之主,凭空惹人发笑。”

    “他儿子燕赵歌,也是同样,其母身份不明,谁知道是何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一个人影闪动间,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赫然正是燕赵歌。

    燕赵歌漫不经心一笑:“撺掇你的人的来历,我也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那人强自定神:“燕赵歌,你回来的正好,族老们有话问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此人笔直向后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燕赵歌掸了掸自己的裤腿:“除了回答我的问题,你没资格说其他话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