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7.送君入瓮
    骤逢惊变,袁天少有的情绪波动,发出一声惊怒交加的低喝。

    但他和燕狄的身影,却在虚空中变得模糊,最终一起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笼罩天地,风云际会的乌云,也随之散去。

    阳光晴空,重新出现在众人头顶。

    看着燕狄和袁天的身影消失,燕赵歌长出了一口气:“不容易啊,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阿虎和燕文真等人都茫然的看着燕赵歌,有些不明所以:“赵歌,家主和魔圣呢?”

    燕赵歌视线看向东北方:“被传到广乘山去了。”

    阿虎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燕文真他们讷讷的有些不知该如何接话,不停思索措辞。

    阿虎则直接问道:“公子啊,不是要尽量避免外敌入侵吗?尤其还是魔圣袁天这样的顶尖强者,这要是入了广乘山腹心之地,不是开门揖盗么?到时候再被别的敌人里应外合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放心,虽然是一起传回广乘山,但守山大阵在老爹的主持下,早悄然发生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广乘山上空,此刻被临时营造出一个异域空间,老爹和袁天是被传送到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儿,老爹仍然可以引聚守山大阵之力,借助地利,如此一来他与袁天交手,就更占上风,同时也可以看顾山门那边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纵使宗门其他高手要各司其职,戒备其他敌人,分不开身。但老爹太清袍加身,再有守山大阵相助。如果只是跟袁天单挑,袁天能不能活着离开广乘山都成疑问。”

    “相对于其他敌人来说。袁天始终是最直观的威胁,能先解决他,之后会省很多功夫。”

    一个武圣放开手脚,没有同层次的力量制衡,将形成不可抵挡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阿虎和燕文真等人都看向燕家祖祠中的神宫廊柱。

    燕赵歌轻轻揉动自己的太阳穴,这个计划,他只和燕狄商讨。

    山门那边的高层大佬们,也仅仅知道燕狄调整守山大阵,营造一个临时的异域空间。充当战场,防止山门本身受到冲击。

    但却不知道,那就是专门给袁天,又或者大日衡天尺准备的囚笼。

    毕竟想要将这个层次的强者挪移空间送到那里,是极为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平时,近乎不可想象,而这次,也是同时满足多个条件后,才能一举成功。基本上很难复制了。

    事先知道全部计划步骤和要点,只有燕赵歌父子两人。

    如果老爹都是绝渊的人,那我这次就认倒霉了。

    燕赵歌心中一边想着,一边将神宫廊柱收起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燕文真。燕赵歌说道:“三叔祖,家族祖宅的守卫大阵,此刻近乎全毁。要重新布置,恐怕需要费一番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燕文真回过神来,慨然说道:“倾巢之下难有完乱。广乘遭劫,我燕家也会被波及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布阵所需宝物,家族中应该还有剩余,实在缺少的,只好暂时先用别的东西代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大略帮忙重新布阵,剩下的待此战过后,家父腾出手来,再做调整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听传言,仅就刚才目睹的所见所闻,燕文真等人便可以确定,燕赵歌的阵法造诣,远超寻常同境界武者,更远远胜过在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当下,燕文真吩咐下去,众人协助燕赵歌飞速重新布阵。

    虽然不如之前的祖地大阵,但总算让阵法重新运转,不至于无遮无拦。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我要赶往连湖郡那边了,三叔祖你们这里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辞别了燕文真等人,燕赵歌带着阿虎和盼盼出了祖宅,没有返回山门,而是赶往连湖郡。

    “公子,绝渊在连湖郡搞事,要再次引导九幽之门开启,宗门里也会有高层大佬赶去处理吧?”阿虎问道。

    燕赵歌坐在盼盼背上,目光看向远方:“何长老与张长老两位太上长老,都要坐镇山门,轮流交替,一人为师祖守关护法,另一人则坐镇中枢,防备突发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锁天峡首座宫长老更是要时刻坐镇锁天峡,不能有须臾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老爹专门对付对方的圣境强者,或者圣兵,如果要来人处理连湖郡之变,不是大师伯就是二师伯,宗门现有的超凡大宗师和元符后期大宗师就这么几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伯和二师伯如果走不开的话,傅师伯也有可能出马。”

    阿虎心里默算一下后,挠挠头:“公子,你是不是少算了一人?武库经楼首座,辛东平辛长老,那是比何长老还有张长老两位太上长老更强的存在,只比老掌门逊色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好说他和家主相比谁强谁弱,但是排广乘山前三的强者,肯定有他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没出声,微微仰头,半晌后问道:“如今已经可以肯定,本门高层中,还有绝渊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阿虎,如果让你猜最有可能的一个,你猜是谁?仅仅指感觉和猜测。”

    阿虎闻言,张了张嘴:“额……如果让俺来说的话,辛长老还有方长老都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是啊,相同的命运轨迹,一个输给了师祖,一个输给了老爹。”

    “前者因为当年之败,一直留有心障,无法踏破那最后一层关隘,登临圣境。”

    “后者被誉为潜龙,接下来却很可能要潜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视线望向远方:“人心隔肚皮,谁也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,这也就罢了,那二位,却是谁都知道他们心中有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阿虎咧嘴:“公子,你似乎对辛长老戒心更重?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虽然二师伯才是和老爹直接竞争的人,但或许正是因为更熟悉的缘故,我反而不希望他变质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不否认,还有一个原因是,辛长老如果变质,危害很可能比二师伯更重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这位老人家跟个世外高人似的,其实他在广乘山的影响力一直都不小,这和师祖一直没能成就武圣之境有关,也就是辛长老自己同样差了那关键临门一脚,否则如果是他先成武圣,尴尬的就是师祖了。”

    阿虎说道:“因为这个原因,或许辛长老反而有了希望,不至于执念化为魔念?倒是方长老那边,除非家主陨落或者也落得跟老掌门一样的情况,否则他永远没指望,但这可能性也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不错,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阿虎犹豫了一下后,问道:“那公子,如果是辛长老和方长老两个人全都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眯了下眼睛:“那本门今天这一劫,就真的不好过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