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2.燕赵歌回援(6更求月票求订阅!)
    (ps:今日第六更,总加更80/74,为“书友140/705/135/821/981”盟加更2/2,求月票!求订阅!)

    因为燕狄失去对太清大阵的主导权,由阵法营造的异域空间,也顿时变得不稳起来。?

    天穹之上,虚空时不时裂开一道缝隙,从中倾泻狂暴的力量,仿佛苍天流血。

    这狂暴的力量,或是源于燕狄,或是源于辛东平、袁天。

    不管是源于谁,从天而降,都仿佛天灾一般,给下方的广乘山造成巨大威胁。

    太清大阵此时的大部分控制权都落在辛东平手中,大阵之力被他不断牵引,引聚到自己身上,以对付燕狄。

    广乘山此刻,已经失去了往常一直庇护自己的守山大阵保护。

    从天穹上散逸的恐怖力量,落在广乘群山之间,顿时造成破坏。

    落到哪里,哪里就一片地动山摇的惨像。

    往日灵秀的山峦,在今天遭受血与火的洗礼。

    广乘八峰,尽受荼毒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大阵护佑了,但广乘群山,历代无数广乘武者在此居住,在此修练。

    磅礴浩瀚的武道真意,日积月累,也在不断凝练座座山峰。

    看似普通的山峦,实则坚如金刚,不像刚开山时,可以被武道强者轻易削平山顶。

    现在的广乘八峰,就算是顶尖大宗师强者,也很难破坏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的天穹之上。有恐怖剑光落下,直接将八峰之一的离火峰山顶。斜斜削去一半!

    本来是平滑如镜的山顶,再次变得尖锐嶙峋。

    滚滚灰雾般的恐怖无常魔气。自天穹上的缝隙中泄露出,在广乘山各地飘散。

    不管是广乘武者还是绝渊武者,凡是接触到这无常魔气的人,都精神恍惚,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修为偏低的武者,被那蒙蒙灰雾一罩,顿时便气绝身亡,没了性命!

    连方准努力镇压的魔域大阵,受到这些力量影响。本就脆弱的平衡越发不稳,镇压起来难度更大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裂痕,出现之后,泄露出恐怖的破坏性力量,然后又转瞬重新愈合。

    但很快,便会有新的裂痕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更让人忧虑的是,裂痕出现的越来越频繁,间隔时间越来越短,数量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。更会同时出现好几道恐怖的裂缝,给广乘山带来灾难。

    守在兑泽峰元正峰闭关之地的何长老见状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老太太佝偻的身形,这时挺得笔直。与她瘦小身躯相比,庞大的不成比例的广乘天相屹立在广乘群峰间,然后双掌一起向上托起。

    磅礴雄浑的广乘天掌。指掌之间,有翻天之势。此刻向上托举,则如擎天支柱一般。

    在何长老从外围的努力下。天穹上的异域空间仿佛稳定了一些,不再破损的那么频繁。

    但是虚空剧烈扭曲,不断给何长老带来压力,压得她身形,越来越弯。

    此刻,远方,一道流光飞驰,向着广乘山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正是解决了连湖郡魔域大阵后,飞速回援山门的燕赵歌和石铁一行人。

    燕赵歌等人由石铁带着,划过天际,赶向广乘山。

    到了近处,正好目睹太清大阵突然爆发未知变化的一幕。

    仿佛被两支无形巨箭射中,承受巨大的冲击,远远望去,太清大阵像画卷一样褶皱扭曲。

    燕赵歌眉头蹙起,仔细感知大阵变化,脸上不由得微微变色:“大阵异变,变得混乱不堪,但是在乱象中,却别有痕迹可循,有人在其中做了文章。”

    徐飞神情严肃:“燕师叔从师祖手上接掌大阵,不需要做特意的变动,只要正常发挥阵法威力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出现这种情况,该是有人计划夺阵!”

    燕赵歌手指揉动自己的太阳穴:“辛东平!除了他没别人,糟糕的是,眼下情况,他恐怕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守山太清大阵落入辛东平掌控中,意味着什么,所有人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辛东平本就是站在大宗师巅峰的人,距离圣境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整个八极大世界,现如今大宗师武者,敢说自己稳胜辛东平的人,只有正在闭关的元正峰。

    “老爹超凡的话,也可以稳胜那老鬼。”燕赵歌长出一口气:“但是,太清大阵落入辛东平之手,他的实力就相当于圣境了,再加上魔圣袁天的话,老爹纵使能抵挡,广乘山也要毁了。”

    石铁神情严肃,目光一瞬不转,注视着广乘山方向。

    阿虎直嘬牙花子:“公子,刚才那波动,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从外界来的攻击,分别自两个不同方位动摇本门大阵,给了辛东平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陨天破阵雷,反日子,地返遁符,九宫颠倒神仪……大概就是这些东西中的一样或者几样。”燕赵歌转头看了南方火域一眼:“我想起来了,听说大日圣宗曾经有过几枚反日子,不过已经是六百年前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这模样,是又找着了几枚。”燕赵歌冷笑着又看向东边的地域:“催动反日子,最低需要上品灵兵层次的宝弓,两枚反日子从不同方向同时打来,今天这事儿除了大日圣宗以外,天雷殿也掺乎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石铁面色坚毅如铁:“先渡过今日之劫,他朝一一算账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感受着阵法灵气变化,突然说道:“大师伯,且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石铁看向他,燕赵歌郑重点头:“我或许有办法可想,不过要先让我仔细琢磨一下太清大阵的具体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铁选择相信一直以来在阵法之道上有出色造诣的燕赵歌,虽然心急如焚,但也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甫一落地,燕赵歌便单膝跪下,手掌按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地面以燕赵歌的手为中心,赫然浮现道道细密阵纹,同天空中笼盖四方的太清大阵呼应。

    燕赵歌不停推算琢磨,石铁等人则守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远方这时突然有人靠近,却是两个女子,分别是封云笙和司空晴。

    她们见到燕赵歌和石铁都松一口气:“大师伯,师父让我们出山来迎你们速速回援山门,山门局势很危急。”

    石铁问道:“具体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封云笙飞速答道:“武库经楼首座辛长老是内奸,太清大阵很可能落入他手中,此刻正在大阵内与魔圣袁天联手,同燕师叔和张长老交战,张长老受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锁天峡有魔域大阵在引导九幽降临,方师伯正在镇压,何长老守卫师祖闭关,师父和锁天峡首座宫长老带领同门与绝渊武者交手,对方有不少强者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尽皆神色凝重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