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3.憋屈的天雷殿殿主
    燕赵歌说话慢条斯理,但话里意思,并不怎么客气。??

    不仅仅是大日圣宗,之前绝渊之乱的时候,发射反日子干扰太清大阵的人,除了大日圣宗以外,天雷殿同样掺了一脚。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戒备苍茫山的斫天斧,这位天雷殿殿主沈雳,怕也是会踩上广乘山来。

    林天峰等人虽死,但广乘山上下,对天雷殿的怒火,比对大日圣宗小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沈秃子,要照你们这么说的话,在我看来,你们天雷殿和大日圣宗,才是九幽内奸。”元正峰身披太清袍,脚下迈步,向着沈雳所在方向走去:“本门与绝渊血战,最终将之剿灭,更成功阻止九幽在我广乘山,在八极大世界降临。”

    “大战过程中,你天雷殿和大日圣宗一起扰乱本门太清大阵。”

    “事后又联手打上门来,怎么,要替绝渊报仇吗?要继续他们未完成的事业,让九幽降临?”

    沈雳冷哼一声,气息瞬间远去。

    自家一位太上长老,一位首座长老,两大重量级人物,连同其他大量强者,一起折在广乘山。

    无法报仇不说,自己还要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这位青雷武圣,心中的憋闷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但此刻,由不得他不退走。

    一些事情,别说沈雳心知肚明,从来不曾忘记,就算他一时忘了,方才元正峰同黄光烈一战,也可以让他立刻回想起来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“齐天手”元正峰,乃是自己同辈人中最顶尖的存在。

    虽然不像他的弟子燕狄一样无敌称名,盖压一代人,俯瞰终生,但元正峰在当年,也曾创造属于自己的传说。

    踏足大宗师顶峰,超凡之境,元正峰比同龄人黄光烈、沈雳、袁天、辛东平都要更早,更别提年龄稍小的宋无量和安清霖了。

    当年,大家都还年轻,刚刚声名鹊起的那个时代,元正峰是最优秀的那一个,也是被看好,同辈人中,最有可能,最快成就武圣之境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昔日旧伤患,元正峰一直滞留超凡之境,这才有了黄光烈、沈雳等人的后来居上。

    蹉跎多年的元正峰,如今终于迈过那道门槛,超凡入圣,立刻就让很多人尘封的记忆复苏。

    此前的六大武圣,除了墨老人年龄大辈分老出手少,深浅难辨以外,其他的人,在同境界下,都不是元正峰的对手。

    威风八面多年的黄光烈,当初宗师之境,大宗师之境,与元正峰交手,未尝一胜,各种场合下输给元正峰的次数,一只手的手指都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天雷殿殿主沈雳,当年大宗师修为的时候与元正峰交手,也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今日,元正峰虽然初踏圣境,但也让沈雳难撄其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元正峰还有圣兵太清袍随身!

    如果说,离开了广乘山山门,黄光烈没有大日衡天尺也敢与元正峰一战的话,沈雳没有圣兵在手,只能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沈雳退走,元正峰却不让他轻松,直接一式广乘天掌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远方,沈雳所在的方向,天穹仿佛塌陷,地平线似乎扭曲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声闷哼远远传来,沈雳完全不接战,身化雷光,强忍伤势,飞速退走。

    沈雳一路飞行,途径天东洲地界,这里广乘武者之前已经收缩。

    天雷殿武者从地域出来后,在此驰骋,林天峰他们去了天中洲广乘山,还有其他人在此建立后方基地。

    但这时,这些人愕然看着自家殿主飞跃而过,滚滚雷光将所有人一起卷了,并不停留,朝地域方向飞遁,穿越地域,返回雷域。

    林舟便在其中,见只有沈雳一人,不由愕然:“师祖,我爹和岳师叔祖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沈雳铁青着脸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林舟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深吸一口气,想要再问。

    但是看沈雳那恐怖的脸色,林舟张开嘴,却又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祖应该只是吃了点小亏,心情不好,才会这幅模样……”林舟在心里对自己说道:“爹他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广乘山,最终没打下来,失了面子?”

    林舟咬牙:“但大日圣宗的黄光烈都出关了,有大日衡天尺在手,又有师祖牵制苍茫山的斫天斧,怎么可能打不下一个刚刚跟绝渊拼的两败俱伤的广乘山?”

    “碧海城和浊浪阁,也都被东海上的炎魔牵制住了,不可能横跨地域来天域帮忙。”

    林舟想道:“或许是被大日圣宗得到了太清袍,所以师祖才这样气急败坏,这是最可能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广乘山如果覆灭,然后连圣兵太清袍也落入大日圣宗手中,那大日圣宗的势头,就真的难以抵挡,具备几分横扫天下的征兆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天雷殿说不定就要改弦更张,与苍茫山讲和,与碧海城联手。

    甚至连浊浪阁,都难以继续独善其身,不得不放弃中立立场,否则也要仰大日圣宗鼻息。

    林舟心中不断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但等回到天雷殿,冷静下来的沈雳和其他留守宿老紧急磋商,外界也有消息传来,打破了林舟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位已经渐渐显露天雷殿年轻一代第一人风采的雷鸣公子,将自己一个人独自关在房间中。

    凡是路过他房间门口的人,都能感受到其中那压抑而又狂暴的感觉,仿佛正在掀起一场雷霆风暴。

    连一向同林舟不对付的燕闪,此刻也有些不敢靠近林舟那里。

    天雷殿一众大佬知道后,都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某一日,房门突然打开,林舟从中走出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乌云密布,目光更加冰冷阴郁。

    “我小心经营,辛苦谋划,就是要逆天改命,结果父亲还是离我而去。”林舟表情木然,目光看向西南方天际,那里是天域和广乘山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努力半天,终究还是徒劳,那我努力还有什么用,不如随波逐流算了……”林舟的目光中,骤然有怒火升起:“要不然的话,就索性闹他个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“不覆灭你广乘山,我誓不为人!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