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6.姐妹花(3更求订阅求月票!)
    (ps:1100月票加更。?)

    为了避免双方冲突,浊浪阁给广乘山和大日圣宗安排的住处,是分开在两座岛上。

    有大阵笼罩,如果两家之间爆发战斗,浊浪阁也能及时干涉他调停。

    波光粼粼,无边无际的湖面上,有一艘小船漂浮,距离岛屿非常遥远。

    在船上放眼向四周望去,只能看见无尽的湖水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坐在小船上,身前摆满瓶瓶罐罐,手中则握着一根铁签,在铁签上穿着一只开膛破肚,褪干净羽毛的雀鸟。

    在女子身边,船舱里还放着几根同样穿挂雀鸟的铁签。

    女子五指张开,手掌向着前方凌空一抓,许多柴火被她的罡气束缚包裹。

    她就在船上点燃了火堆,但火堆被她罡气摄拿,就这么悬空浮于半空中,不影响小船。

    女子不紧不慢将手里东西,放到火堆上炙烤,并且时不时,熟练的向上涂撒调料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女子察觉了,但身旁一柄黑色长刀静静放在那里,并没有取刀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方跳上小船,见了这女子,便即欢呼一声:“师姐!”

    来人明眸善睐,娇艳动人,赫然正是大日圣宗嫡传弟子,孟婉。

    而在船上的人,一头青丝披在身后,嘴角带笑,目光流转间,英姿勃发,却是已经拜入广乘山门下的封云笙。

    封云笙见了孟婉,笑道:“小婉来得好快,我这第一只还没有烤好呢。”

    孟婉往日里的娴静全都不见,跳上船来,很没形象的蹲在封云笙面前,眼巴巴看着封云笙正在炙烤的雀鸟:“师姐,我喜欢味道重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说道:“你的口味,我当然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孟婉眯着眼笑,就这么看着封云笙,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刚入门那会儿。

    封云笙则看着孟婉,慨叹说道:“虽然见过一些光影留痕,但是真正碰面,已经有四年多不见了,小婉长成大姑娘了呢。”

    孟婉笑道:“是不是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漂亮了?”

    封云笙失笑:“当然,我可是听说了,对你有求凰之意的年轻俊杰,可以排队从普照峰排到东海去,就咱们现在所在的泽域,浊浪阁核心嫡传阮平就一直惦念你呢。”

    孟婉表情淡然,但看上去却是一副嘚瑟得意的模样,仿佛一只骄傲的小孔雀:“那当然啦,我可爱漂亮又有才,美貌可不是吹的,自然会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啦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在她,和孟婉自己的师父面前,才能看到孟婉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出现在世人面前,包括大日圣宗上至黄光烈,下至新入门弟子眼里的人,永远都只会是那个娴静淡雅,谦虚有礼,完美无缺,挑不出任何毛病,始终稳妥让人放心,不会行差踏错的天之骄女。

    孟婉神色间似乎并不在意,但眉梢眼角,脸上每一道纹路,似乎都在无声的说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快来夸夸我,快来夸夸我,快来夸夸我……”

    封云笙饶有兴趣的看着孟婉,某些方面,孟婉和另一个人有几分相似

    燕赵歌。

    那个人,表面上风范井然,其实骨子里也是个很嘚瑟,很张扬,喜欢人前显圣,惊得旁观者呆若木鸡的人呢。

    同样,就封云笙所知,燕赵歌对孟婉的评价也不低。

    当年巧妙引燕赵歌去寻封云笙,帮助封云笙解围,阻挡萧升的追杀。

    既帮助了封云笙,又中断了燕赵歌对她本人的追踪,同时她还不用直接与萧升同门冲突,一举三得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燕赵歌清楚认识到,这个看上去无害,反而还很能激起他人保护欲的少女,着实不是一盏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而封云笙从小和孟婉一起长大,对此更是再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在自己和她的师父面前,孟婉才显现出真实一面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无数人的梦中情人,不知有多少男人,嗯,可能还有女人,想把你压在身下……”封云笙一脸淡定,往烤串上撒一些调料,然后在火堆上翻了翻:“……压在身下,接着上下翻滚,前后耸动。”

    孟婉顿时吃不住劲:“呃……这个,还是不要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笑眯眯的看着她,孟婉有些不服气,哼了一声:“总之师姐你不要小看我,我现在也算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了!”

    “嗯,遗憾的是,你一吃东西,就什么都破灭了。”封云笙语气慢慢悠悠。

    孟婉委屈的叫道:“师姐啊!”

    封云笙扬了扬手中的铁签:“烤好了,你是吃,还是不吃呢?”

    孟婉立刻就凑到她身前,模样比肉肉和盼盼还谄媚:“当然吃了!”

    封云笙笑着把铁签递给孟婉,孟婉顿时高兴的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这却是只有封云笙和孟婉两人才知道的事情了,连孟婉的师父都不知道,自己的徒弟,是个超级吃货。

    而诚如封云笙所言,孟婉的吃相,确实是让她平时那岁月静好,浅笑安然的女神范儿颇为幻灭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多么粗鄙,但着实有些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的汉子气。

    封云笙就这么微笑着,看着孟婉,然后重新取出一根铁签,挑着上面的雀鸟,再次开始烹制。

    她先紧着孟婉吃,自己也吃,两人说说笑笑,都是一些分离后的个人趣事。

    但对于眼前的太阴之试,对于广乘山和大日圣宗之间的争斗,两人都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东西全都吃完后,二女并肩坐在小船上,看着远方的湖光景色。

    孟婉斜倚在封云笙肩头,低声呢喃:“我如果能始终拥有太阴冠冕,我如果是大宗师有能力将太阴冠冕催动至更高层次,那即使是在老宗主面前说话也有份量,可以为师姐你求得公道,可以帮你回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萧升倒是死了,潘长老也死了,当初圣宗里迫害你的人全不在了,可是一切也都没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轻轻搂住孟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当初,第一次太阴之试,到第二次太阴之试间的一年时间里,追杀她的力度大幅度减弱,原因其实便是孟婉赢得太阴冠冕,在大日圣宗为她张罗。

    或许某些性格和燕赵歌有部分相似,但终究不同。

    面对宗门上层的默许和太上长老潘伯泰的压力,孟婉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硬顶,但始终在迂回着试图为封云笙减轻压力。

    孟婉靠在封云笙肩头,目光有些迷蒙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一边是封云笙,另一边是养育她栽培她,恩重如山的师门。

    而对于封云笙来说,广乘山也有再造之恩。

    久别重逢固然喜悦,但太阴之试,太阴冠冕的争夺,两人却都退让不得。

    虽然在得知封云笙恢复太阴之体后,便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,但孟婉还是心头怅然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