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7.燕赵歌的联想
    故友久别重逢,短暂相聚之后,便是分离,毕竟现在双方分属不同阵营。

    而且是彼此敌对的两大势力。

    当太阴之试正式召开,在众人面前再次重逢的时候,两人又像当初刚见面时一样了。

    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装不认识肯定不可能,但似乎也没什么话讲。

    当着一众大佬的面,做小动作多半会被发现,二女连暗中的眼神交流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刻,在太阴之试上,她们彼此,就是对手的关系。

    太阴之试进行的瞬间,是夜晚,今日浊浪阁这里是个阴雨天气,乌云密布,遮掩星月光辉,夜空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浊浪阁阁主安清霖亲自主持太阴之试,她冲着自家的太阴之女樊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樊秋此刻不笑了,抿着嘴唇,一对儿小兔牙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一手结了个拳印,收于腰间,另一只手五指并拢,一掌向前平平推出。

    随着樊秋的这个动作,她头顶顿时有光辉闪动。

    一片皎洁,幽冷寂静。

    但光辉明亮,瞬间让夜空不再黑暗。

    仿佛能与昊日争辉的月光,出现在樊秋头上,月光之间,一顶近乎透明冰晶所化,典雅精致的纯白冠冕现出形来。

    一股荒凉古老的气息散布开来,清远悠长,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淡淡清辉散开,月光这一刻仿佛洒满世界。

    这顶纯白色的精致冠冕一出现,强大的存在感,完全不逊色于一旁的武圣安清霖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这一刻都被吸引,看着那与众不同的圣兵,太阴冠冕。

    燕赵歌也在看着太阴冠冕,他脑海中除了考虑眼前的太阴之试外,还想起了别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当初在沙洲,收取神宫廊柱后,进行更深层次的炼化,看见了许多神宫廊柱镌刻的光影留痕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个神秘的女子,比燕赵歌更早找到过神宫廊柱,却没有将之带走。

    如今亲眼目睹太阴冠冕,近距离感受其中力量意境,燕赵歌可以充分肯定,当初在西极大漠中与神宫廊柱相遇的女子,其头上佩戴,令自己感到眼熟的冠冕,正是面前这件天下瞩目,众人争夺的圣兵!

    神宫廊柱在西极大漠中埋藏了太久,那个神秘的女子,更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人。

    但对方很可能同昔日神宫有关,让燕赵歌为之留心。

    樊秋收于腰间的左拳,徐徐向前打出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这个动作,太阴冠冕力量猛然变得强盛,然后从樊秋头顶漂浮离开,向着场中半空飞去。

    樊秋同圣兵的联系开始暗弱下来,趋向于中断。

    虽然月光幽幽仍然笼罩天地,但冠冕中那强大的力量感,也渐渐消散,并非衰落,而是仿佛进入沉眠一样。

    安清霖言道:“时辰已到,第五次太阴之试,正是开始。”

    孟长老、夕照君等人闻言,都冲着封云笙、孟婉她们点点头。

    在场的一众太阴之女,包括刚刚与太阴冠冕断开联系的樊秋,都齐齐向前踏上一步,聚集在浮空的太阴冠冕下方。

    几人齐声娇喝,抬头目视太阴冠冕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瞳孔中,有光泽涌现,仿佛淡淡的金属光泽。

    受这些光辉影响,太阴冠冕微微震动,似乎刚刚沉睡后,又很快苏醒,然后磅礴的力量感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刻传出的力量波动,源于太阴冠冕本身,并没有明确指向性,是应激而发。

    以太阴冠冕为中心,清冷月光中,有七道同样闪动淡金光辉的光柱从天而降,将封云笙等人笼罩。

    封云笙感受着自己的思维与感觉,仿佛同半空中的圣兵建立了联系。

    虽然是和其他人共享,虽然联系还很浅显有限,但封云笙也难免心旌动荡。

    那里,仿佛是自己的故乡,仿佛是无比熟悉的朋友,仿佛是自己的归宿。

    封云笙神情无喜无悲,静静看着天空中的太阴冠冕。

    曾经,有很多年,半空中那顶白色冠冕,都是她不断努力的目标和动力。

    并不仅仅是大日圣宗的期许和愿望,也是封云笙自己乐于为之努力拼搏的人生目标。

    可惜后来,却如梦幻泡影一般破灭了。

    所幸封云笙意志坚强,很快就有了新的人生目标,坚信即便没有太阴之体,自己也能活得精彩。

    这之后,却再一次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得而复失,失而复得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,没有相同经历的人,很难理解其中感觉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,为了广乘山,封云笙都要拼一次。

    虽然是第一次正式参加,但封云笙对太阴之试的流程,早已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淡金色的光柱里,封云笙轻喝一声,黑色长刀出鞘,向着虚空劈出。

    其他六道光柱内,孟婉等人也都是相同的动作,各展所长。

    她们此刻催动的招式,却并非单纯传承自各宗门的武道绝学,而是将自身武道同太阴之力结合后的太阴绝技!

    通过太阴绝技,她们与太阴冠冕进一步建立联系,引发共鸣。

    当有人获得太阴冠冕之后,以太阴冠冕为道,太阴绝技为器,从而凭宗师境界的修为,催动这件强大的圣兵。

    天雷殿太阴之女年蕾,掌出连环,形同奔雷,笼罩她的光柱里,光影浮现,凝聚显化成一面大鼓,“咚咚咚咚”不停敲响,仿佛一个又一个雷霆炸响。

    苍茫山太阴之女凌慧,太阴绝技与圣兵共鸣,显化却是一根看似不起眼的凿子,仿佛能将山岳凿穿。

    碧海城的陈素婷,显化一艘巨舟,乘风破浪。

    浊浪阁的樊秋,却是一顶纸伞,雨中飘荡。

    这是由太阴冠冕这件圣兵来做评判的第一轮比试,谁也无法作假。

    孰强孰弱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苍茫山凌慧最弱,天雷殿年蕾较强,碧海城陈素婷又胜过年蕾一筹。

    四女中年龄最轻的浊浪阁樊秋,却是四人中最强的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孟婉口中发出一声雏凤似的清越鸣叫,然后笼罩她的淡金光柱内,便有一头火凤凰的光影成型,展翅飞腾。

    火凤展翅,瞬间将其他人的声势全部压下,冠盖群芳!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