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5.东海之上
    尹流华的武道天赋如何,燕赵歌不是非常有数,只是按照发现她的广乘山长老常震的说法,尹流华在武道一途上,天赋也很出色。??

    身怀先天太阴之力,燕赵歌检查后,也认可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樊秋、孟婉她们有差距,但也不算差,和陈素婷、年蕾、凌慧算是相同水平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有燕赵歌的各种培养手段,先天不足后天补,最终成就也不会低。

    但问题在于,尹流华当下的修为境界,太低了。

    虽然修为境界并不是唯一决定因素,却也是影响太阴之女沟通太阴冠冕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都不说别的,即便是太阴之女,也至少要宗师境界才能沟通太阴冠冕。

    太阴之力强盛,太阴绝技强大,但自身修为境界如果太低,也很难和其他太阴之女争锋。

    大日圣宗的云秀清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即使是云秀清,那也已经是外罡宗师的修为了。

    不说像孟婉、陈素婷那样晋级先天,云秀清如果和封云笙、樊秋等人一样是外罡后期宗师境界,最后胜负先不论,至少过程不会被封云笙她们吊起来打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尹流华,现在开始起步,着实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领先者们,不可能站在原地等着她赶上来,大家都在一起向前飞奔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拖久一些,尹流华自己争气,又有燕赵歌和广乘山各种手段资源不停灌溉,能否胜过孟婉、封云笙且不说,追赶其他人还是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但那需要比较长的时间,如今八极大世界局势瞬息万变,燕赵歌和封云笙着眼于两三年的时间进行谋划,都经常有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感觉,就更别说尹流华目前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要追赶孟婉她们,固然艰难,但也并非没有希望,云笙不就是在不足三年的时间里一路冲到现在的地步吗?”

    燕赵歌看了尹流华一眼,说道:“话虽这么说,但并不容易,还要看她自己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说道:“流华在武道上的天赋,还是不错的,她之前的师父虽然也有些水平,但多少有些耽搁她了,如今入我广乘门墙,只要自己肯下苦功,未尝没有突飞猛进,迎头赶上其他人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云笙现在的状况很好,本门夺取太阴冠冕,已经可以看见曙光,流华的话,能像大日圣宗今年冒出来那个姓云的小丫头一样,帮云笙打打副手,提升胜算,便已经足够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这话,是当着尹流华的面说的,她转头看向尹流华:“如果流华你能胜过云笙,那本门收获太阴冠冕的重担自然落在你的肩上,你起步较晚,如果有雄心的话,需要更加努力,勇毅精进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看看傅恩书,看看燕赵歌,连忙说道:“还请您和燕师兄多多提点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平静说道:“对你的培养方案,会和封师妹完全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按理来说,你起步较晚,所以修练力度,应该要更大,如此才能追赶封师妹她们。但是封师妹的修练力度,已经极高了,很多时候甚至都超越了人所能承受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再给你继续提高,你恐怕无法承受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所以,暂时先和封师妹当初一样,等你实际体验过后,假如觉得自己能承受更重更多,那么我们再酌情加量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抿了抿嘴角,突然间感觉自己拜入广乘山门下,未必有当初预料中那么幸福。

    但她也有些少年人的自尊和傲气,当即说道:“燕师兄请放心,我一定刻苦修练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此外,身为太阴之女,要注意保护自己,在宗门内便罢了,在外行走,谨防他人暗算,我相信这方面的问题,傅师伯应该提醒过你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连忙说道:“是,师父耳提面命过许多次。”

    她对傅恩书的称呼,再看她现在一袭普通弟子的白衣,落在掌刑殿宿老耳中,难免会皱眉。

    燕赵歌对此倒是不太在意,宗门收尹流华入门,一开始就没拿她当普通弟子看待,她和封云笙一起拜在傅恩书门下,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现在虽然一身白衣,但跟在傅恩书身边,享受各种宗门资源倾斜和傅恩书私人珍藏,肯定不是一般普通弟子可比。

    这和公平与否无关,公平是在于机会均等,但人与人之间条件存在差异,宗门要出顶尖人才,肯定是努力让强者越强,而不是强行搞平均。

    当然了,享受更多的权利与收获,就会有相应的责任与担当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尹流华现在就如此称呼傅恩书,她自己应该还没那么大胆子,多半是受到平日里傅恩书的影响。

    对这个有些混不吝的师伯,燕赵歌一时间也有些挠头。

    傅恩书若无其事,看着燕赵歌问道:“小钧儿母子的事情,你可有眉目了?”

    燕赵歌答道:“就在这几日,最后需要的东西应该就会到手,到时候我便动身出发,不过具体有多大把握,还需要实地考察过以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轻叹一声:“这件事情,你多放在心上考虑,有什么需要,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傅恩书脸上神情也郑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师伯请放心,我当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燕赵歌暂时留在傅恩书身边,根据尹流华的身体状况,布置她接下来的功课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燕赵歌也实打实,在东海外海上,与流窜进来的炎魔交手一番。

    “根源果然在昔日大破灭以前,炎魔大帝那里。”燕赵歌心中渐渐有数,脑海中思绪万千,许多念头浮现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之后,燕赵歌所需的东西,全部备齐,便即向傅恩书告辞,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广乘山在这里专门有东海首座张老坐镇,虽然肯定比不过地头蛇的碧海城,但对海洋情况也多少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燕赵歌结合这些资料,可以方便指定自己走海路的北上路线。

    大海虽然颠簸,但燕赵歌的走法则比较特别。

    辟地梭不仅能穿行大地,同样也可以像游鱼一样潜行于深海。

    燕赵歌便这样乘风破浪,经由东海,向北海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