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6.大宗师二重,蕴灵中期
    在辟地梭里,行于深海之中,燕赵歌端坐其间,两只手各结了一个手印,聚于丹田小腹处。 ?

    周身罡气流转间,越发雄浑厚重,不断在燕赵歌体内盘旋。

    仿佛混沌似的气流,渐渐变得越来越浑浊,越来越沉重。

    沉重的仿佛大地一样,可以承载万物,孕育万物。

    大宗师一重,蕴灵初期境界,特点便在于将自身富含灵气,返璞归真的罡气,化作土壤似的存在。

    孕育武道真灵的土壤,所以又称灵壤。

    燕赵歌此刻催动自身所学,罡气凝聚显化,仿佛千里沃土,只待播种。

    如果是广乘山一脉的太清气功,燕赵歌现在其实已经可以凝练出灵种,踏入蕴灵中期大宗师的层次。

    不过,燕赵歌想要结成的灵种,并非以太清气功为根基,而是欲以无极天书作为根本。

    如此,难度无疑大了许多,燕赵歌需要小心斟酌揣摩,务求妥当完善。

    在行舟远赴北海的路上,燕赵歌除了操作辟地梭以外,便一直抓紧时间,将精力放在自己的修练上。

    随行的阿虎,得燕赵歌传授,也已经可以大致操作辟地梭这件异宝。

    当阿虎掌舵的时候,燕赵歌就打坐修练。

    燕赵歌修练暂时告一段落以后,便由他接手,而阿虎暂时休息。

    说是休息,阿虎也像燕赵歌的动作一样,盘膝而坐,双目闭合,认真修练。

    他吐纳之间,就见一道道黑气从口鼻之中冒出,并非烟雾,而是仿佛流风似的存在。

    随着阿虎不停吞吐,就似乎在身体周围掀起一场小小的黑色风暴,逐渐将他本人包围环绕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交替着,以换班的方式,一边修练,一边穿越东海和北海,前往极北之地。

    某一日,燕赵歌掌舵,控制着辟地梭浮出海面。

    此刻地处北海,海面上成片的浮冰,天地间道道冰冷寒风吹拂,便是燕赵歌这样的大宗师武者,都感到深入骨髓的冰冷。

    不要说普通人或者炼体境界的武者了,便是修为偏低的宗师武者,在这样的环境中,都有可能被活生生冻死。

    而此地,目前还只是极北地带的边缘罢了。

    极北,与西极大漠、南荒火海地宫等地方并称大凶之地,并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燕赵歌转头看向阿虎,就见阿虎周身罡气吞吐间,一道道黑色劲风从其身上涌出。

    阿虎全身上下的穴窍在一起开阖,每个穴窍,都仿佛一座门户,门户关闭,凤平浪尽,门户打开,里面顿时有恐怖的黑魇罡风向外吹出。

    同燕赵歌一样,阿虎如今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卡。

    灵壤已经无比完满,只等结出自己的灵种,便可以成功踏足大宗师二重,蕴灵中期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,阿虎也没有急着踏出这一步,而是仍然在细细打磨自身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他一眼,说道:“将心思放平稳一些,西极紫气,便是要以静谧之心,驾驭躁动之风,化天地之炁为静止之物,最后却又可以爆发出暴虐而又惊人,仿佛狂澜一般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动与静,是其中精髓。”

    阿虎盘膝端坐辟地梭内,仍然双目紧闭,但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之前的广乘大劫,大多数黑魇山余裔,不论是否投身绝渊,都参加进来,攻打广乘山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,自然是全军覆没,黑魇山余裔中两个修为最高,大宗师九重,元符后期的强者,尽皆折在广乘山。

    经此一战,昔日的圣地势力,苟延残喘至今的黑魇山一脉,不说彻底覆灭,也相差不多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战中,作为获胜方的广乘一脉,将攻山的黑魇山余裔杀的杀,擒的擒,也有一些收获。

    其中相对而言较大的收获,便是成功得到了黑魇山一脉最顶尖的武道传承。

    西极紫气,在黑魇山的地位,就如同太清气功下半部之于广乘山,大日真气之于大日圣宗。

    阿虎此前修练的法门,黑魇神风诀,到了精深处,就是向着西极紫气迈进。

    燕赵歌将西极紫气传给了阿虎,意图是希望阿虎在结灵种这一步,便以更优于黑魇神风诀的西极紫气作为根基。

    经过广乘大战后,直到今日,不断修练的阿虎,如今西极紫气已经渐渐成了气候,不过还有待打磨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观察,就见阿虎修练时,周身吞吐的黑色风暴中,已经有一缕又一缕淡淡的紫色气流在随黑风一起流转。

    看上去,就仿佛一道道紫光,夹杂在黑色风暴中,不停穿梭。

    当燕赵歌自己修练时,混沌一般的罡气,渐渐沉降,仿佛化为重重浊气,形成大地,犹如千里沃土。

    但沉降到了极致之后,燕赵歌的罡气却瞬间变得缥缈浩荡,就好像道道清气,上浮为天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的转化,显得矛盾而又突兀,如果有旁人见了,只会感到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但此时,这一切却真实发生在燕赵歌身上。

    清气上浮为天,浊气下沉为地,两者同时发生,化归一体,仿佛完整的天地,都由燕赵歌同一道罡气所化。

    天上清气凝聚,渐渐化为种子模样的一点,而下方灵壤沉重浩瀚。

    两者分立又统一,最后结合在一起!

    燕赵歌双目张开,猛然一吸气。

    一旁操控辟地梭的阿虎愕然感觉到,从辟地梭以外,北极冰海上,周围广阔天地间的灵气,瞬间全部以燕赵歌为中心,飞速聚拢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晋升大宗师二重,蕴灵中期境界了!”阿虎看着燕赵歌,虽然他一向以燕赵歌的头号大狗腿自居,并以拍马屁将燕赵歌拍舒服了作为努力的目标之一,但是现在,一时间也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因为年龄和修练时间长短的关系,燕赵歌和他之间的修为境界差距,差着许多,但现在,眼看燕赵歌竟然已经超过他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种公子不愧是公子的赞叹,但阿虎也不由得有些错愕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微笑说道:“我没看错的话,你也就在近日了。”

    阿虎咂摸着嘴,啧啧赞叹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穿越冰海,重新到了陆地上,燕赵歌和阿虎收了辟地梭上岸。

    极北之地,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本该是这样才对……

    但燕赵歌和阿虎却发现了其他人,而且很多。

    天雷殿的人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