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0.运气
    (ps:今日两更,大家晚上不要等。??

    端午节,传统节假日,家里亲朋好友迎来送往,占用太多时间,码字的时间实在有限,还请大家见谅。

    明天会有加更。)

    漫长的时间中,噬地炉已经不知道吞噬吸纳了多少地脉冰髓的寒气。

    运转的阵法,闪动的火红光彩,已经黯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阿虎面前的蓝色光流,此时也和先前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变化程度非常细微,但却可以让人真实的感觉到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这一幕,自言自语:“接下来这一波,动静会比较大,希望附近没其他人吧,不过这点风险必须要冒。”

    他重新取出辟地梭,然后和阿虎一起进入其中,催动辟地梭穿越冰层冻土,返回地面。

    刚刚回到地面不久,两人就立刻感到脚下大地在不停震动。

    燕赵歌低头看脚下,极北雪原上,仿佛正在发生一场局部地震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地面悍然裂开!

    不仅仅是地面开裂,成片土石和冰块,都在一起向下坍塌,地下仿佛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,引起上方整体坍塌。

    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,出现在雪原之上,占地面积广阔,下方还时不时传来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阿虎站在巨坑边缘,向下看去,只见一片黑漆漆一片。

    这次无需辟地梭,两人直接从巨坑边缘下去,一路下行,黑暗尽头,仿佛有冰蓝光辉隐约闪动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成功了吗?”阿虎边走边问道。

    燕赵歌环顾四周:“刚才这是地脉冰髓终于被触动的结果,不过,要以这里地脉冰髓的变化,影响远在南荒的地脉火髓,还需要再持续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到了坑底的冰窟中,就见阵法仍然在静悄悄运转,蓝光合流一样的地脉冰髓仍然安静流淌。

    噬地炉还在大量吞噬冰雾寒气,和地脉冰髓的精华。

    燕赵歌仰天望去,看着落下的光辉,仿佛在井底望着井口。

    “坑口太大了,难以填埋遮掩,否则土石落下来,有可能影响这里的阵法。”燕赵歌遗憾的叹口气:“如此一个大坑,在雪原上太过显眼,所幸极北之地人迹罕至,希望不会有人靠近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风险,不冒不行。”燕赵歌来到噬地炉旁边,盘膝坐下,阿虎也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两人耐心看着眼前的地脉冰髓和噬地炉。

    不过,燕赵歌发现,自己的运气,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好。

    右眼眼瞳中,青紫雷光微微闪动,燕赵歌仰头向上望去,视线所及之处,看不见什么,但在雷帝之眼的帮助下,隐约感到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阿虎神情严肃起来:“公子,有人?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不错,而且修为境界不低,应该至少是个元灵层次的大宗师武者。”

    渐渐,对方的身形出现在燕赵歌视野内。

    相应的,来人也能看清燕赵歌的模样。

    对方开始还只是好奇,但等看清燕赵歌长相后,神情顿时变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恐怖的黑色风暴,在其周身上下环绕,渐渐有席卷整个冰窟之势。

    “黑魇山经历灭门,和之前的广乘大战,两次下来应该已经死得差不多了,如今还有元灵大宗师层次的强者健在啊?”燕赵歌目光微微一闪,认出对方来历:“看来是依附大日圣宗那一批余裔里,有人没前往广乘山参战,想不到居然在极北之地遇上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神情沉着,待在噬地炉旁边没有动弹,静静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对方同样目光冰冷盯着燕赵歌,但对视片刻后,身上的黑色风暴突然平息下去,然后人向后退。

    阿虎表情并不见轻松:“公子,他会不会去找其他帮手?”

    燕赵歌如今也算名声在外,自身实力强大且先不提,关键是,世人皆知他身怀圣兵碎片,力量极为凶残。

    来人虽然是大宗师四重,元灵初期境界的强者,但是也没有把握扛下雷帝之眼碎片的攻击。

    对方知难而退是最好,但以广乘山和黑魇山的恩怨,很难相信会就此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眼下的极北之地,可是有不少天雷殿武者存在的。

    那黑魇山武者如果知情,这些天雷殿武者都能成为援兵与帮手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了噬地炉一眼:“还需要一些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黑魇山和天雷殿之间不是同门,想要通讯,困难许多,他去搬救兵,一来一回,应该也需要很长时间才对,毕竟我们当初绕开天雷殿的人过来这边,就赶了许久的路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坐在地上没有动,沉吟着说道:“阿虎,我继续在这里看着,你做一下外围警戒。”

    阿虎应声去了,燕赵歌盘膝而坐,手里多出一块已经有些暗淡的玉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个天雷殿的元灵大宗师强者,带着众多天雷殿武者,飞速向前疾驰。

    林舟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这个元灵大宗师修为的中年男子略微有些不满的看了林舟一眼:“你更应该留在遗迹那里,我知道林长老之死让你对广乘山恨之入骨,但对本门来说,还是遗迹更加重要。”

    林舟淡淡说道:“遗迹那里留下的守卫力量也足够了,要打开遗迹,终究着落在广乘山的人身上。甄长老莫要多虑,我现在很冷静。”

    甄长老哼了一声,不再多言,目光看向最前方带路的老者:“黑魇山的人,应该信得过,但那燕赵歌,不去冰龙武圣的遗迹,跑去其他地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舟没有说话,只是加紧速度赶路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他没办法跟其他人明说,例如,他总感觉燕赵歌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虽然和他本人的特殊情况不一样,但也异于常人,只是其中详情,如雾里看花,让他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不亲自来一趟,林舟始终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头前领路的黑魇山遗老郑朔,面色同样阴沉。

    他和天雷殿没什么交情,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黑魇山与广乘山之间,仇深似海都已经不足以形容其中的恩怨。

    郑朔此前因为闭关,没能赶上广乘之战,但他一点都不觉得庆幸,看着广乘山灭绝渊,拒大日、天雷,让郑朔只感觉郁愤难平。

    他只求有生之年,可以看见广乘山覆灭那一天。

    如果看不到,那么有机会毁了广乘山最出色的年轻一代,他进棺材也瞑目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