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6.两个司空晴
    徐飞素来沉稳干练,即便是这个时候,神色依旧沉着。?

    但燕赵歌能感觉到他心中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徐师兄。”燕赵歌沉吟一下后说道:“当年遇难时,小石钧应该只有三岁,不确定他对当时的情况,到底能理解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此后石师兄出的事情,还有大师伯那里,小石钧醒后问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着,声音微微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徐飞闻言,轻声说道:“这些年来,钧儿一直沉眠,对于外界的事情,应该感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看上去已经十来岁的孩子了,但心智记忆应该还停留在三岁的时候,需要时间来成长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他素来聪明伶俐,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,年龄增长,日后会和其他孩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在他心智健全之后,我会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他,不瞒他。”

    徐飞仰头微微想了一下:“包括石师兄堕魔以及之后发生的事情,将我所知情的都告诉钧儿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默默点头:“如此也好,否则若以后有知情人告诉他真相,他觉得我们欺骗他,反而会心生怨怼,容易为别有居心的人利用,只是希望他不会像石师兄一样。”

    轻轻叹息一声,燕赵歌摇头:“不是没有那个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徐飞注视着冰棺:“也同样有可能认同理解师父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这就要看徐师兄你平时如何教育引导了,人的认知观念不同,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,便有可能截然不同,似我们这样的成年人,都很难彻底避免个人好恶对判断的影响,更别说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如无意外,石钧日后入了广乘门下学艺,只要可堪造就,能通过考核成为核心嫡传弟子,那么他的授业恩师,就是徐飞。

    这是徐飞自己主动要求,同时也是宗门属意。

    徐飞静静说道:“我会尽一个师父的职责,不过,人生的道路如何选择,终究还是要看钧儿自己,有些事情,强求不得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赞同的说道: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燕赵歌能感觉到冰棺中,石钧躯体内的活力越来越旺盛。

    他注视石钧,就见其虽然双目闭合,但是眼皮轻轻动了一下,似乎下面的眼珠在转动似的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燕赵歌和徐飞都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燕赵歌躬身一掌拍击在自己身前地面上,静室内的小型阵法顿时运转开来,道道光纹亮起。

    云蒸霞蔚一般,道道彩色云霞在静室里弥漫,虽然无形,但勃勃生机可以让人真切感受到。

    燕赵歌手指对着冰棺轻轻一点,那道道云霞便一起向着冰棺聚涌过去,然后不断融入冰棺中。

    冰棺里的男孩,身体再次动了动,眼睛终于睁开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徐飞看着这一幕,齐齐松了口气,两人对视一眼,竟然有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男孩揉着自己的眼睛,就像刚睡醒一样,要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燕赵歌手一挥,冰棺的棺盖打开,然后就见男孩一脸懵懂的目光看过来。

    两大一小,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,男孩渐渐回过神来,首先指着徐飞笑道:“徐叔叔!”

    然后他的目光看向燕赵歌,微微有些迟疑:“……小燕叔叔?”

    “是我啊。”燕赵歌展颜笑道。

    石钧聪慧,还是小娃娃的时候,便已经认人。

    不过,当年最后一次见面时,燕赵歌也才是十几岁的少年,如今则已经是二十余岁的青年,容貌多多少少,稍微有点变化,让小石钧一时间有些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燕赵歌应声,小石钧顿时高兴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环顾四周围,好奇的问道:“爹爹和娘亲呢?爷爷在哪里?”

    燕赵歌转头看向徐飞,轻叹一声:“徐师兄,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盛装赢雨真身躯的冰棺,燕赵歌也已经交给徐飞保管。

    徐飞闻言点点头,走上前去,将石钧从冰棺中抱出,石钧这时才反应过来,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脚,诧异的发现,自家好像长高长大了许多,那感觉,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陪了小石钧一会儿后,燕赵歌转身退出了静室,将里面留给徐飞。

    他一路走到院落里,此时正是黎明时分,初升的朝阳,别样绚烂。

    看着日出,燕赵歌喃喃自语:“日出好啊,早上新生的太阳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阿虎走进院子,看见燕赵歌,便即明白:“公子,小石钧苏醒了?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是啊,徐师兄在里面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阿虎憨憨笑道:“如此,石长老也可以安慰一些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问道:“你来此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公子,是这样的。”阿虎的神情微微有些怪异,答道:“我刚刚在城里走,听到了一个消息,比较离奇。”

    在碣石城深居简出一段日子后,阿虎渐渐炼化了自己体内的龙血元气,总算不再是那么一副悲催的蓝巨人模样。

    近日,大块头终于可以敢出去见人了,想起此前的状况,当真是一把辛酸泪。

    阿虎说道:“碣石城里有海客提及,之前在北海外海行走,碰见了司空姑娘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随意的说道:“司空师妹吗?她之前决心自己在外行走历练,随碧海城的宋师兄、李师妹她们一起来了水域,之后离开水域去外海,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很危险,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,我们不好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阿虎挠挠头:“公子,司空姑娘要外出历练,在外被人偶然碰见,这个确实没什么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那个海客说,他看见了两个司空姑娘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,微微扬起眉毛:“哦,莫非是孪生姐妹?这倒确实有些出乎预料,司空师妹是孤女,自幼入门,没听说她有亲族,想不到居然在海外遇上,倒也算是喜事。”

    阿虎咧了咧嘴:“可是,公子,听那海客说,司空姑娘和对方,当时是在交手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之后,加重语气说道:“不是切磋比武,而是实打实的生死搏杀!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