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9.擒拿
    大海上视野开阔,但这难不住燕赵歌二人。? ? ?

    盼盼身体周围黑色水流展开,环绕于外,形成屏障,将海水隔开,载着燕赵歌和阿虎漫步于海水中。

    燕赵歌环顾四周大海:“司空师妹应该还在附近这一带。”

    阿虎的灵觉锁定了那欧阳奇,脸上笑容有些狰狞:“公子,既然确定了这小子有问题,索性把他拿下吧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摸摸自己的下巴:“不知道他和画圣墨老人有没有关系,墨老人居住的丹青岛,我记得就在北海外海和东海外海的交界处。”

    画圣墨老人虽然没有开山立派,但膝下也有门人弟子,只不过跟墨老人一样,深居简出,非常低调。

    墨老人素来与世无争,僻居海外。

    但如果认为这位老人家好脾气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墨老人的墨宝闻名于世,但与其“墨画”并称的还有“血画”!

    杀人如挂画,被墨老人杀死的对手,其鲜血被墨老人武道真意触及,会化为血染的笔墨,以天地为画布,以血作画,留痕于大自然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想到墨老人的强大,阿虎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自家公子虽然背后站着广乘山,但且不说师门现在正和大日圣宗对峙,就算能腾出手来,眼下是在墨老人的地头上,惹恼了墨老人,眼前亏是吃定了,被人干掉都没地方说理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个同司空晴交手的女子,那动手便动手了,司空晴也是广乘山弟子,就算对手是墨老人门下,广乘山也会维护自己的弟子。

    但这个欧阳奇,虽然显得诡异,可是目前没有对广乘山流露什么敌意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如果对方是墨老人门下,燕赵歌主动将人捉了,就显得没事找事,仿佛在挑衅墨老人一样。

    挑衅一个武圣,这在目前的八极大世界,可不是一件小事情。

    就算墨老人一时没反应过来,让燕赵歌平安返回水域,返回大陆,有广乘山庇护,让墨老人无可奈何,那也会将墨老人推向大日圣宗那边。

    大日圣宗估计做梦都要笑醒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阿虎不禁有些牙疼,也只好放弃此前直接擒拿欧阳奇的想法。

    谁知,燕赵歌沉吟片刻后,开口说道:“嗯,阿虎,去捉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阿虎愕然:“公子,这要是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盘膝坐在盼盼背上,两手按在双膝膝头,点点头:“照做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阿虎闻言,不再多说什么,一跃而起,冲出海面,然后仿佛猛虎插翅,横跨天际,朝着远方的欧阳奇扑去。

    燕赵歌手肘拄在膝头,手掌托着自己的下巴,视线一时间没有焦点,脑海中考虑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阿虎便已经带着欧阳奇返回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小子实力不俗,同境界修为下,别说生擒,俺要胜他,都还要花些手脚。”

    阿虎咂摸着嘴说道:“感觉,同境界下实力纵使不如司空姑娘,相距也很有限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点头,看着被带到自己面前的欧阳奇说道:“你好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奇哼了一声:“却不知道在下哪里得罪了广乘山高足,当得起广乘公子这样对待?”

    虽然说话还算客气,但语气中的质疑和嘲讽却很明显。

    海外行走的武者,对于六大圣地,素来没什么好感,畏惧之心也要更低一些。

    燕赵歌平静一笑:“目前来说,你似乎还没有什么实际行为得罪本门,得罪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有些问题,我想要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阁下可是画圣一脉传人?”燕赵歌不紧不慢的问道。

    欧阳奇闻言,目光微微闪动,却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阿虎脸色微微有些发苦,罡气传音给燕赵歌:“公子,他刚才施展的武学,好像是轻虹剑。”

    轻虹剑,大破灭之后出现的武学,金虹剑圣参研一些大破灭前的武道遗迹,融入自己的武道真意后所创。

    历史上也曾名噪一时,是八极大世界大破灭后出现的顶尖剑道绝学之一。

    但后来失传了很久。

    画圣墨老人倒是没有施展过这门武学。

    不过,墨老人为世人所熟知的弟子之一,“跨海长虹”谭兴却以这门剑道成名。

    于是世人方知,这门失传许久的剑道绝学,在墨老人手里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欧阳奇会施展这门武学,无疑表明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在阿虎看来,最坏的情况出现了,欧阳奇正是墨老人一脉门下传人。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,却反而笑了起来,上下打量欧阳奇:“轻虹剑啊,原来真是画圣一脉传人,不知道跟‘跨海长虹’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欧阳奇稍微沉默片刻后,终于说道:“那是我师祖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谭前辈的大名,我也是久仰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奇默然不语,看着燕赵歌。

    燕赵歌淡淡问道:“第二个问题,我的同门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欧阳奇答道:“我怎么可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阿虎瞪大了眼睛,看着竟然有些心虚气短的欧阳奇,大为惊奇。

    难道说此人的轻虹剑是偷学的?又或者翻了过错偷跑出来?已经被师门长辈逐出门墙?

    燕赵歌却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你当然知道,或许可能只是一时忘记了,这不要紧,咱们可以上丹青岛去,在那里相信你很容易能回忆起来。”

    阿虎这次不仅眼睛瞪大,连嘴巴也无意识的张开,一时间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自家公子,拿了别人的弟子,还准备主动上人家家门口去?

    但让阿虎更愕然的是,欧阳奇闻言脸色变得有些阴沉,半晌后答道:“你的同门,在向西大约七百里处,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满意点头:“已经足够了,你看这样多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拍了拍盼盼,一行人转道向西。

    阿虎的目光在燕赵歌和欧阳奇之间转来转去,悄悄传音问道:“公子?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一笑:“只要不宰了他,就没事,相较而言,他更不希望师门长辈知道此事。”

    视线转向远方,燕赵歌轻声说道:“等见了司空师妹,该能确定更多事情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