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1.如天上繁星,难以计数
    听到燕赵歌的问题,欧阳奇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师父带她回来的时候,她名叫常宁。??”

    其他话无需多说,燕赵歌也已经知道,对外,对其他人的说辞,便是常宁成了欧阳奇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妹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从小生活在外海吗?”燕赵歌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欧阳奇回答起来倒是很痛快:“我有记忆以来,便在东海外海距离丹青岛六百里的云洲岛上长大,常宁则是在她幼年时,我师父去南海内海游历时,无意中发现。”

    即便在年幼的时候,两人的相貌也是完全一致,他们的师父见到了,自然会留心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欧阳奇:“下一个问题,除了你们二人,和我师妹以外,你们还见过同类似的人吗?”

    欧阳奇沉默一下后,说道:“还有一人,是个跟我一样的男子,天资应该也不差,但是机缘问题,没有习武,而是普通人,一个普通的渔民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初发现他的时候,惊骇莫名,以至于失之交臂,后来想带他回去见师父,但他却死在一场海难中。”

    司空晴看着欧阳奇,可以理解欧阳奇当时的心理状态。

    她头一次预见常宁的时候,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情况不比欧阳奇强多少。

    饶是司空晴一贯性子清冷,心志坚定,也难免受到巨大冲击。

    后来一场大战,最后演变到殊死血战的程度,和她心境不稳,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燕赵歌追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  欧阳奇答道:“一年前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仰头,心中思索片刻后问道:“你们师徒,是在死者身上有什么发现吧?所以见到我师妹之后,冒着得罪我广乘山的危险,也要捉我师妹?”

    欧阳奇沉默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旁边常宁的尸身,叹息一声:“师父检查那人的尸身,对方虽然没有从未习武,可是遗体之中,却仿佛蕴含奇妙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燕赵歌微微扬眉,视线也落在常宁身上,目光仿佛凝结为实质。

    顿时,有散碎而又陌生的符纹,在燕赵歌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那符纹散乱破碎,不成体系,令人难以辨别其中真意。

    但是燕赵歌却能隐约感觉到极为玄妙高深的力量意境,虽说是管中窥豹,但是其中蕴含的玄妙道理,也颇为高深。

    只不过,燕赵歌仔细揣摩体会,却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他的见识和眼力远超一般人,能够看出,这散碎的符纹咒印,相较于其整体,怕是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完整状态下,符纹数量怕是如同天上繁星一般,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如果每一个“司空晴”都只拥有这么一枚符纹,那么想要将之补充完整,很可能将意味着无数个“司空晴”。

    光是想一想,都让人感到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一枚符纹便已经如此玄妙,如果全部凑完整,那是多么高妙,多么强大的存在?

    连见多识广的燕赵歌推演设想之后,都啧啧赞叹,感觉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司空晴来到常宁的身边,伸手触及她的遗体,却只是有些懵懂的感觉,模模糊糊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欧阳奇静静说道:“要至少大宗师境界的修为才能看出端倪,修为境界不到,需要大宗师相助才行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,耸耸肩膀,重新来到司空晴身后,手掌按在司空晴后背上。

    得了燕赵歌充满灵性,返璞归真的罡气相助,司空晴这次也能感应到常宁流露出的不凡。

    她看那枚符纹,却又是另一种感受,似乎忍不住想要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燕赵歌打了个响指,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来日方长。”燕赵歌转头看向欧阳奇,笑眯眯的说道:“却不知道,活人之间是不是也能相互感应?”

    虽然笑容满面,但欧阳奇看了,却只感觉全身发冷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:“别人看我们不行,但我们彼此之间可以,在师父的帮助下,我和常宁之间也能互相感应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满意点头,司空晴上前,伸出手指点在欧阳奇眉心处。

    被阿虎制住的司空晴无力反抗,此刻也无心反抗,静静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燕赵歌则走上前来,手掌再次贴住司空晴的后心。

    渐渐地,司空晴表情变得郑重,而因此受益的还有帮助她的燕赵歌。

    欧阳奇则比较悲催,没有大宗师相助,他无法感应司空晴那边。

    燕赵歌脑海中又有散碎符纹的影像浮现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两枚,一枚源自司空晴,一枚源自欧阳奇。

    同常宁的符纹截然不同,但彼此力量意境同气息一脉相承,同样是一鳞半爪。

    三者之间存在联系,但却有彼此独立。

    就仿佛一条无限长的铁链,一个又一个铁环彼此相连。

    而现在铁链碎裂开来,三个从铁链上掉落,彼此孤零零的铁环,摆在燕赵歌的面前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燕赵歌收回手掌,看着欧阳奇:“像现在这样多好,大家完全可以一起合作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欧阳奇再次苦笑。

    不同于他,更不同于司空晴,常宁虽是女子,但性格急躁易怒,骄横鲁莽,唯我独尊的同时急功近利。

    换了他欧阳奇,肯定不会想着跟司空晴动手交恶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却把他也一起坑进来了。

    欧阳奇无奈的看着燕赵歌,燕赵歌笑道:“别这么看我,你很配合,我不会坏你性命。不过接下来的日子里,要请你到本门做客些时日了,至于尊师那边,就当是你也遇海难了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奇仰天长叹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燕赵歌虽然面带笑意,但脑海中那三枚按碎符纹,始终盘旋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在司空晴、欧阳奇、常宁三人身上移动。

    “司空师妹杀死常宁时,眼前出现的景象,还有根据这三枚符纹推演完整符印,两者相互印证,都说明一件事。”燕赵歌心中思忖:“似他们这样的人,加上一年前早死的那个,远不止四人。”

    “已知的几个人,年岁都相近,很可能是同时降生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目光微微闪动:“虽然八极大世界人口繁多,但相貌完全一模一样的男女,而且外貌条件都如此出众,年龄还相同,如果数量很多,不可能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