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5.真正的目标
    炼化永夜雷剑的难度,比燕赵歌预想中更大。??

    但这反而让燕赵歌感到几分欣喜,因为他察觉,眼前这件异宝,比预想中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林舟催动此宝,限于修为实力的缘故,并不能催动其中全部力量。

    永夜雷剑更给林舟带来巨大的负担,每次催动此剑,激发永夜之雷,都会反挫林舟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当然了,此剑也给林舟带来巨大的益处,就像燕赵歌收藏雷帝之眼碎片于自己右眼一样,林舟也以自身养剑。

    温养炼化永夜雷剑的同时,剑意雷光也在潜移默化滋养林舟自己的肉身气血。

    黑暗并不意味着邪恶,纯粹的黑暗,也有孕育苏生之效,仿佛婴儿存于母胎。

    永夜之雷用来对敌,极为凶恶,黑暗压制剥夺对手感知能力,当银白雷光炸响时,破灭万物。

    但平日里用来温养武者自己的身体,效果却非常的好,甚至比生成刹那之雷的雷帝之眼碎片还要更好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揣摩永夜雷剑中蕴含的力量气息,不由连连点头:“虽然在九天仙雷中排名第九,忝居最末,纯粹破坏力不如排名第六的刹那之雷,但也自有独到之处呢。”

    雷帝之眼虽然昔年是圣兵,但到底破碎了,燕赵歌目前手头只有碎片。

    其中刹那之雷的力量意境狂暴却不完整。

    倒是眼前这把永夜雷剑,虽然品质不能和圣兵雷帝之眼相提并论,但是其中永夜之雷凝练的精华,相对完整。

    燕赵歌静静参详其中奥妙,渐渐能触摸到几分这九天仙雷之一的独到诀窍。

    除了永夜之雷的气息以外,和这仙雷共同凝练成剑器的剑意,燕赵歌仔细揣摩,也能感到颇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这剑意,于无声处起惊雷,倒是和永夜之雷有几分贴合,难怪相融的如此完美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炼化永夜雷剑,收拢自己信马由缰的心思,目光一扫,就见阿虎和盼盼还在同一些炎魔交手。

    亮出那枚暗红色的戒指,其中炎魔大帝的气息顿时吸引现场所有炎魔的注意,同时也让他们身形僵硬颤抖。

    在场没有大炎魔,修为偏低的炎魔,面对这枚戒指,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。

    燕赵歌不废话,惊穹弓再次出现,箭出连环,一道道破魔冰符射出。

    缠绕着紫色雷霆的金光在深海中炸裂,滚滚寒意瞬间席卷,将海水大量冻结。

    虽然周围环境,海底地火涌动,海水沸腾,但此刻温度也很快降低。

    炎魔被冰川所困,力量受到压制,活动更是受限。

    燕赵歌剑出如龙,矫矫不群,联手阿虎和盼盼再次大开杀戒,冲出重围。

    到了远处,燕赵歌回首,就见之前海底山脉,以火焰深渊为中心,已经尽数被一个巨大的漩涡所遮掩。

    漩涡向外扩张到一定程度,终于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但冰与火不断交织旋转,形成恐怖的涡流,却没有减缓的趋势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涡流附近的海底山脉,礁岩在不停碎裂,不断有大量地火喷涌而出,一如之前整个东海外海。

    海水被煮沸,大量蒸腾,远远望去,白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倒是以此地为中心,四周围一大片海域,之前作乱的地脉火髓,此刻安定下来,重新恢复往日平静。

    两者的处境,同之前相比,正好颠倒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也只是附近这一片海域,继续向远去,东海外海其他地方,仍然是一派碧海汪洋化作火海地狱的末日景象。

    阿虎站在燕赵歌身旁,仍然是天雷殿那个姓张的大宗师武者的相貌。

    在仿杀玉的持续时间内,他会一直维持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状态,是可以随使用者自己的意愿提前解除的。

    那瘦小的身体猛然一挺,全身上下骨骼传来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响声。

    之前的“张师兄”,身材猛然高了快两头左右,体型也从干瘦,转为魁梧。

    阿虎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模样,摸了摸下巴:“公子,这仿杀玉真是好用,可惜就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是担了很大风险的。”燕赵歌目光仍然望着漩涡所在的方向:“正常情况下,仿杀玉想要发挥模仿冒充的作用,要么是用来对付与被模仿者不熟悉的人,要么就是像当初黑魇山那厮一样,你本身对被模仿者极为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就算外观一样,但是神情语气,动作习惯都和被模仿者有较大出入,对方的熟人一看之下,就会心生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可以模仿对方的内气吐纳,但只能是在不激烈动手的情况下,对方起了疑心,一出手试探,立马就被拆穿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这次是借了局势紧急,对方注意力不在你身上的便利,否则你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阿虎呵呵笑道:“他们注意力都在公子你身上呢,俺看似危险,实则安全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点头,视线盯着远方的巨大冰火漩涡。

    在那里,随着时间的推移,冰火漩涡终于开始逐渐减弱,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阿虎咂摸了一下嘴:“公子,难道咱们就要循着脉络,一个点一个点的破坏下去?这样的节点,只怕整个东海外海,没有一千,也有好几百啊!”

    燕赵歌摇头:“没用的,炎魔那边大势已成,只是破坏这些节点,不过治标不治本而已,你仔细观察一下周围。”

    阿虎闻言,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,认真看去,神色渐渐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,随着时间推移,本已经趋于平静的附近海域,又重新有了躁动的征兆。

    海底山脉重新破裂,之前退却的地火,再次有了爆发的趋势。

    身周被罡气隔绝开来的海水,可以很明显感觉到温度在上升。

    燕赵歌突然一笑:“众多节点脉络,纵横交错,仿佛一张巨网,覆盖东海外海,只破坏一个节点,用不了多少时间,整张大网协同作用下,就可以让这平静下来的一个角落,再次被引爆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种动作,源头是起自大网的中心,牵引整张网一起动作。”

    阿虎恍然:“公子,这才是你破坏这个节点的真正目标,投石问路?”

    燕赵歌视线望向一个方向:“不错,通过这个节点的恢复,探寻大网的力量脉动流向,我们可以确定其中心所在,那里才是问题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燕赵歌拍了拍身下的盼盼:“现在,我们出发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