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7.再炼墨绿竹枝
    燕赵歌先依燕狄指点,直接去取了燕狄之前使用的内晶炉。?

    燕狄之后,会自己再依样葫芦,打造一个全新的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揣摩手头这个内晶炉,发现其功能,已经越来越接近,自己记忆中,大破灭前的内晶炉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不足,不过已经渐渐有了几分模样。

    在大宗师武者手中,只要材料足够,已经可以大规模批量炼制中品灵兵。

    如果能做进一步提升,那么上品灵兵的大量炼制,也将是可以期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限于内晶炉本身工艺和原材料的关系,内晶炉自身想要大量铸造,还有许多难关等待攻克。

    不过,现如今的情况,已经让燕赵歌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毕竟圣兵难得,尤其原材料稀贵,可以暂时不谈,等到上品灵兵能够大量炼制,又有足够材料的时候,广乘山的实力将发生暴涨。

    炎魔入侵让八极大世界整体格局又变得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对于广乘山、碧海城、苍茫山的天水山三域联盟而言,碧海丹心剑的诞生,使得整体实力提升,面对大日圣宗和天雷殿的雷火联盟,优势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但是碧海城遭逢大难,城主碧海武圣宋无量重伤需要休养,守山大阵碧海无量大阵彻底破碎要重新布置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内,广乘山三家联盟的整体实力,陷入暂时的低潮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大日圣宗与天雷殿,不会趁此机会争取主动。

    毕竟,等碧海城恢复元气后,他们两家的劣势,就更加明显,甚至是危急。

    碧海城休养生息期的这段日子里,也需要广乘山和苍茫山更加提高警惕。

    内晶炉的提升,结合神宫廊柱与赤红高塔带来的助益,广乘山积蓄的力量,越来越雄厚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老话,要么削弱对手,要么提升自己。

    燕赵歌在极北冰原筹谋,一记超远程闷棍打得大日圣宗始终缓不过气来,是前者。

    而炼制回天仙丹助元正峰疗伤突破,揣摩内晶炉等等手段,以及探索冰龙武圣故居遗迹,都是后者。

    不断积蓄下,广乘山现在是当真有重回八极大世界第一圣地的势头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大的意外,继续保持当前形势发展下去,广乘山的优势将越来越大,直到将大日圣宗等势力彻底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只不过,对手不是死人,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不会对眼前情况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,才是最关键的时期。

    燕赵歌手指摩挲着眼前的内晶炉,轻拍炉身,炉盖打开,然后一根闪动紫光的墨绿竹枝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当初投入多种宝物,以及数件灵兵,预期炼制一件独属于自己的奇妙异宝,如今已经初见雏形。

    极北冰原,东海海底,都曾经小试牛刀。

    发挥作用的同时,也是燕赵歌在不断试验,接受反馈,以便于接下来的炼制。

    竹枝入了内晶炉,燕赵歌沉吟片刻后,将辉日轮、飞雷刀都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两道光华顿时从炉口喷薄而出,内晶炉开始轰鸣震荡。

    得自辛东平的许多地域至宝,这次出门自冰龙武圣故居得到的许多宝物,也被一起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内晶炉里道道烟霞蒸腾,宝光不停闪动,看上去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燕赵歌双手压在炉身两段,自己的真元拳意,一起稳固内晶炉,并催动其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行。

    良久后,燕赵歌一拍炉身,炉盖闭合。

    内晶炉的运行,似乎变得平稳起来,但仍然时不时发出轰鸣声,震荡不已。

    燕赵歌一笑,接下来便又是水磨工夫,静待时间的捶打与洗练。

    将内晶炉收好,燕赵歌出了房门,在山间行走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没有先去看望封云笙、应龙图等人,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那里,原先是大师伯石铁的住处。

    到了门前,燕赵歌凝神细听,就听见隐隐有人声传出:“大玄黄剑式化至繁于至简当中,七星剑则是藏至简于至繁之内,两者看似各走极端,其实有相同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大道,到了高深之处,都会有殊途同归之妙,你仔细思索一下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,微微一笑,那是徐飞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飞并不住在这里,来这里是给另外一人传艺上课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该是弟子去师父那里,而不是师父来弟子住处,不过徐飞显然更乐意自己过来这边。

    燕赵歌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,靠近之后,里面的徐飞立刻就察觉了,停下授课,扬声问道:“是燕师弟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没打搅你们吧?”燕赵歌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大门无风自动,为燕赵歌打开,燕赵歌向里面看去,就见徐飞正站在院中空地上,身旁则立着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那少年十来岁大的年纪,眉眼之间看上去,同石铁和石松涛有七、八分相似,不过脸型不同,并非国字脸,下巴显得略微尖一点。

    他见了燕赵歌,顿时笑起来:“小燕师叔。”

    少年正是石铁之孙,石松涛之子,石钧,他的五官酷似父亲,而脸型则是随了母亲赢雨真。

    “身体感觉如何,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燕赵歌走进来,上下打量石钧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方才同自家老爹燕狄交谈时,燕狄便曾经专门提到过石钧。

    对燕赵歌极北冰原之行,燕狄是一百个满意,其中最满意的便是石钧母子,重新有了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燕赵歌对此,也颇为欣慰。

    石钧摇摇头:“我很好,只是娘亲还没有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轻拍石钧的肩膀:“放心吧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石钧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燕赵歌转头看向徐飞,伸出自己右手握拳,徐飞也是相同动作,两人拳头在空中轻轻一碰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无需燕赵歌发问,徐飞便传音说道:“钧儿早慧,苏醒之后,心智成熟速度,比预想中更快,像个小大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徐飞言道:“能告诉他的,我都已经说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眼角余光扫过石钧:“看上去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看上去不错。”徐飞抿了抿嘴唇:“他现在,其实很敏感,早慧不是坏事,但师父一家的际遇,纠缠太深,让他容易想多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样子,是因为他心里一直记挂着一件事,便是他的娘亲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