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8.青出于蓝的可能
    听了徐飞的话,燕赵歌仔细观察石钧。

    就见眼前的少年虽然开朗,但目光深处却流露出几分脆弱与敏感,几分躁动与不安。

    那模样,就仿佛一个随时准备竖起尖刺保护自己的小刺猬。

    虽然在燕赵歌和徐飞这样比较熟悉比较亲近的人面前,显得开朗成熟,但内里其实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燕赵歌稍微沉吟了一下后,传音给徐飞:“在我的印象中,石钧的性子,也属于比较急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诚如徐师兄你所言,他现在大部分心神都放在雨真嫂子身上,强迫自己成熟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但对于石师兄的事情,他还是在意的,虽然能理解大师伯的苦衷,但因为石师兄,他很敏感,很介意外界其他人对他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徐徐说道:“他对于证明自己,有可能显得比较渴求,比较急迫。”

    徐飞点头说道:“是这样没错,不过作为一个孩子,不能要求他更多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慨叹:“是啊,真是多亏徐师兄你费心,他能理解当初的事情,能体谅大师伯,确实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徐飞言道:“没有什么费心不费心的,他以后的路,我仍会尽我所能。”

    “有向上的动力,这是一件好事,但凡事过犹不及。”燕赵歌言道:“刀刃太锋利,不小心就会划伤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确实还需要徐师兄你多操心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燕赵歌微微一笑:“不过,最难的一关都已经过去了,剩下肯定也难不倒你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打量石钧:“不过,小钧儿学武天赋很好啊,感觉比石师兄都还要更好。”

    徐飞目光也温和几分,笑道:“是啊,比我比石师兄都好,我相信他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一笑:“想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可不仅仅靠天赋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徐飞也笑:“你在说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燕赵歌笑着摇头,徐飞想起什么,收敛笑容,转而问道:“赵歌,雨真嫂子那里,可有机会?”

    “嗯,还要看机缘……”燕赵歌叹息一声:“雨真嫂子的情况,比小石钧当初要糟糕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经过北地一行,情况好了很多,但想要彻底恢复,并且苏醒,仍然困难重重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一边思索着,一边慢慢说道:“我这段日子里,其实也有思考这方面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稍微顿了一下后,燕赵歌继续说道:“过些时日,我准备往泽域幻海大泽一行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幻海大泽有奇景空灵雨雾,若是能让雨真嫂子在其中沐浴,或许会有一些效果。”

    徐飞仰头想了想:“哦?空灵雨雾的名声,我也听过一点,不过此宝似乎不能带出幻海大泽,否则就会失效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头:“不错,所以要带雨真嫂子过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徐飞说道:“我带着小石钧,和你一起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:“虽然要到十年一度的虚弱期了,但那里毕竟是幻海大泽啊,徐师兄你自然无妨,不过小钧儿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徐飞看了石钧一眼:“盛放雨真嫂子身体的冰棺,现在是他亲自保管,存在缩影囊中,片刻不肯离身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耸耸肩膀:“问他乐不乐意也长时间待在缩影囊里,让我们带着走?”

    听说是为自己母亲疗伤,石钧自然是一百个乐意。

    别说让他长时间待在缩影囊中,就是让重新睡回冰棺里,他也是千肯万肯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期盼神色的石钧,燕赵歌心中也微微叹息一声,对眼前少年的情绪,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辞别了徐飞和石钧师徒二人,燕赵歌在山林间行走,思索一下后,向后山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封云笙惯常修练的那座瀑布附近,燕赵歌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虽然有“隆隆”水声,但燕赵歌此刻的耳力,还是能清楚分辨出,此刻瀑布中修练的人,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从树林里出来,燕赵歌远远眺望,就见瀑布下,除了封云笙以外,还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应龙图,另一个则是个女子,容貌虽然不及封云笙,但也可以算得上标致。

    燕赵歌的目光首先落在应龙图身上,顿时感到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即便有瀑布水声的干扰,燕赵歌又能听见应龙图体内,血脉仿佛铅汞般沉重,但却流畅不显丝毫滞涩的响声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脸上稚气未脱的少年,此刻赫然已经晋升外罡初期宗师境界,并完成第二次伐骨洗髓!

    如此进境速度,当真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。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看去,就见应龙图稳稳站在瀑布下,任凭狂暴的水流从天而降冲刷自己的身体,一招一式,始终不疾不徐,清楚有力。

    平日里有些懵懂的憨龙儿,此刻神情认真而又专注,目光中竟然显得灵气四溢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是神色平静的封云笙。

    封云笙此刻没有演武,只是静静盘膝而坐,对从天而降的瀑布,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燕赵歌有听说,应龙图现在修练,往往就是以封云笙为标杆。

    封云笙练多久,憨龙儿就跟着练多久。

    封云笙不停下休息,憨龙儿便也始终不停,浑然不管自己是否能够承受。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一笑,转头向另一边看去。

    那里的女子,却是广乘山在东海发现的太阴之女,尹流华。

    她如今也正式拜入傅恩书门下,成为封云笙、司空晴等人的师妹。

    此前被送回广乘山,就燕赵歌所知,因为傅恩书之前一直在东海的缘故,眼下教导尹流华的担子,倒有许多落在封云笙肩上。

    这次傅恩书卸任东海首座长老之位,返回广乘山,倒是可以专心培养教导她们。

    燕赵歌也不出声,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就这么静静看着瀑布下的三人。

    相较于封云笙和憨龙儿的从容,尹流华显然撑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她修为没有那两人高,有此表现倒也正常,燕赵歌只是平静看着。

    少顷,尹流华似乎终于支撑不住,抢先从瀑布下冲了出来,落入水潭之中。

    她从水潭里浮起,运功烘干衣物,然后神色微微有些复杂的转头看向封云笙和应龙图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她的动作,仔细打量了几眼,感受她的身体状态,心中渐渐有数,眉头不禁轻轻挑起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