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9.广乘山中景象多
    燕赵歌看着尹流华,眉头稍稍挑起,不过并没有开口说话。火

    而封云笙的声音穿过“隆隆”水声传出。

    “尹师妹,如果能多坚持一会儿的话,效果会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闻言,稍微有些委屈:“可我真的坚持不住了,封师姐你当年真是这样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封云笙坦言:“我昔年入师门的时候,已经练气成罡,修成宗师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给你安排的份量,修炼力度,都是比对我的强度,下调到炼体武者能适应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瘪瘪嘴:“所以你看,你也没有在炼体境界时做过这些练习啊,封师姐,没有哪个炼体武者能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叹息一声:“你实在坚持不下来,我不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本来起步就比较晚,想要追赶其他人,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但现在你总说自己完全无法承受,给你的强度一降再降,比对同境界下的我,其实连八成都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双眼中流露质疑不信的神采,但没有反驳,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封云笙言道:“我不强迫你,给你降低了标准力度,但是师父这次回山了,她却未必会同意这么做,你的修练强度会重新提起来,你自己有个思想准备才好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闻言,顿时脸色发苦。

    她抱膝坐在水潭边上,懊恼的说道:“我已经比其他同门要辛苦好多了,同境界的师兄妹里,我每天练功时间最久,安排的功课最多,比大多数人甚至要多一倍了!”

    封云笙淡淡说道:“我们享受到的宗门资源和各种优待,也比其他同门要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在武道天赋上,我们比其他同门强出一倍以上吗?你我都不是应师弟啊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神情微微一僵,张了张嘴想要说话,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瀑布下的封云笙站起身来:“刚一入门披上白衣,就已经预定了辊黑边的蓝袍,用不了多久就真正穿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待遇,整个宗门上下,一共有几人?”

    封云笙一边说着,一边自瀑布下走出,来到尹流华身旁:“我们得到的比常人更多,自然在某些方面,就要付出更多。我们是太阴之女,宗门对我们寄予厚望的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低头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封云笙看着她,也不知道她是否听了进去,见状微微摇头,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黑色长刀出鞘,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,然后稳稳悬停于封云笙身前。

    封云笙也不作其他动作,就是举刀平伸手臂,保持这个动作不变,整个人仿佛雕像一样,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。

    燕赵歌远远见了,封云笙的动作入他眼,却并不平凡。

    凛冽刀意含而不发,仿佛藏在鞘中,但犹自不凡。

    一刀之间,兼有大日圣宗西斜焚天刀大日西垂,金乌焚野的暴烈,又有广乘山混元一气神刀磅礴无俦,斩虚碎空的凌厉。

    更让人刮目相看的是,封云笙之刀,兼容并蓄的同时,独具一格。

    其刀意,仿佛龙腾九霄,吞天噬日似的,隐约有自成一派的气象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武者来说,这其实才是真正令人看重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好比无量天刀在燕狄手中,与其他人便自不同,金刚身在石铁手上,开古今之先河,元正峰和两个太上长老何长老、张长老都会广乘天掌,可是元正峰能一掌压他们两掌。

    武者成大宗师,修成属于自己的武道元灵,哪怕是同一门武学,多多少少都会和其他人不同,因为这其中有自己对武道的理解和认识。

    封云笙还在宗师境界,便已经有独具一格之势,是极为难得之事。

    燕赵歌静静看了片刻后,现出身来。

    封云笙见了燕赵歌,微微一笑,并没有收刀,仍然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。

    燕赵歌见状,也是一笑。

    瀑布下憨龙儿发出一声欢呼,忽地从瀑布中冲出,仿佛真龙出水,来到燕赵歌面前。

    “进境很快呢,看来没少下功夫。”燕赵歌笑着拍拍应龙图的肩膀。

    少年得了燕赵歌的表扬,顿时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尹流华见燕赵歌到来,连忙也站起身,目光微微有些慌乱窘迫,不知道方才自己同封云笙的对话,有没有落在燕赵歌耳中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尹流华,微微一笑:“尹师妹,广乘山上,可还住得惯?”

    尹流华收敛心神,答道:“我在山上一切都好,师门长辈和同门师兄妹都待我极好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点头,这事儿他倒是有所耳闻,尹流华颇有些长袖善舞的感觉,人缘还是处得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武道修练,讲究得法,倒是并不一定非要压榨自己的潜能,每次修练都达到极限。”燕赵歌淡淡说道:“但你们太阴之女修练太阴真经,情况比较特殊。”

    “压榨自己到极限,自身气脉和太阴之力双双枯竭之后再新生,可得增进之效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每次只是一丝,但基础打牢固,不断循环往复,积少成多,聚沙成塔,日积月累之下,便相当可观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道理,传你太阴真经的时候,应该有所提及吧?”

    尹流华闻言,目光微微一闪:“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上下打量尹流华:“我观尹师妹你并没有豁尽自己到极限,是今天有什么特殊情况吗?”

    尹流华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没有,我今天的功课还没有做完,稍后会继续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颔首:“那我不打扰你们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封师姐正在修炼。”尹流华看了一眼封云笙后,向燕赵歌问道:“燕师兄,有些武道上的疑难,我想向你请教,不知可以吗?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不要打扰封师姐。”尹流华引着燕赵歌向一旁走去,在路上边走边请教燕赵歌一些问题,倒也确实是一些炼体武者向着宗师武者冲刺的碍难。

    燕赵歌一一做解答,听得尹流华连连点头,有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是同样的道理,但燕赵歌讲解起来,却让她觉得比师门长辈更加透彻,更加易于理解。

    尹流华回首望了封云笙一眼,转头看向燕赵歌,低声说道:“燕师兄,身为太阴之女的意义,我现在也懂了,但是我真的有希望吗?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