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7.老鹰抓小鸡
    高放进去之后,里面却没有半点动静传出。

    身材高瘦的中年书生,先是心里一松:“看来不费什么事情,那批人的修为实力比预想中要低,直接都被药倒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,这高瘦书生很快心中又生出疑惑:“可是如果修为不高的话,如何能一击杀死杂血化蛇?”

    他耐下心来,注视着燕赵歌等人居住的宅院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里面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,也不见高放和其他鹰羽门武者出来。

    高瘦书生隐隐感觉不对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血脉之力的震荡波动,别说是那些外乡人,就连高放等人,似乎也没有动手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然半妖武者人人喊打,但真要是面对死亡威胁,为了获得反败为胜或者求生的力量,总会有人不再坚守自己的人类之身,选择半觉醒血脉,化为半妖武者。

    以中年书生对高放的了解,这个老头子在这方面的坚持,并没有他平时看起来那么顽固。

    可是不说燕赵歌等人,中年书生也并没有感到高放觉醒血脉化身半妖武者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对方太强,瞬间就擒杀了高放,让他连觉醒血脉都做不到?”中年书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:“应该不至于吧,高放在康河京好歹也是数得着的人物,否则如何能在太子殿下眼前占得一席之地?”

    “能瞬间擒杀他,那对方要强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“莫非,根本没有动手?”中年书生的眼睛眯缝起来:“是对方拿出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打动了高放,双方反而和解密谋起来?”

    他心中警醒起来,若说太子殿下跟前太拥挤,他和鹰羽门都是占地方的人。

    除去他的话,也能起到腾位置的作用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中年书生心中便更加警惕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可能,他都已经打定主意不进门。

    但知己知彼,事情真相究竟如何,他要做到心里有数,这才好计划自己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难得住旁人,难不住我,我修练的血脉之力,可是暗影蛇啊。”中年书生冷笑一声,身体站着不动,但血脉之力发动,衣服下一道道光纹亮起。

    无形的暗影之力,化为一条线,向眼前的宅院中探寻过去,无声无息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中年书生的眼瞳,色泽转为暗黄,化作蛇眼似的竖瞳模样。

    他眼前景象,变得昏暗模糊,仿佛失明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一个个景物出现,犹如燃烧,然后渐渐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随着暗影之力的不断渗透前进,中年书生耳边也响起远方的声音。

    暗影之力一路向前,进了宅院,然后来到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然后中年书生就见到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。

    大厅中,燕赵歌神态悠然,端坐不动,封云笙、徐飞和应龙图也都坐在各自座位上。

    阿虎起身站在大厅中央,手里老鹰抓小鸡似的拎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平日里老而弥辣,仿佛鹰隼一般的鹰羽门门主高放,只是此刻,他却从雄鹰,变成人家手里的小鸡。

    阿虎身体周围,横七竖八倒着一众鹰羽门武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虽然不是双方密谋对付自己,但眼前场面反而更加惊悚,中年书生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向上涌,直冲头顶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见燕赵歌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!

    中年书生下意识想要中断自己探寻的暗影之力,但还不等他有所动作,就见燕赵歌身形一闪,一脚踏来。

    然后中年书生就发现,自己无法收回探寻的血脉之力,更仿佛整个人都因此被燕赵歌踩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中年书生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燕赵歌现在的神情也有几分古怪,低头看着脚下被自己踩住,仿佛活物一般的影子,然后又转头看看被阿虎抓在手里,萎靡不振的高放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,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似的?”燕赵歌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封云笙看向燕赵歌脚下的暗影:“应该不是暗影蛇这种妖兽,而是炼化了暗影蛇血脉的妖血武者吧?”

    燕赵歌一笑:“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里凌空一抓,顿时将那暗影攥在手里,真元涌动间,这虚幻的黑影,仿佛化为实质。

    然后燕赵歌就像拽一根绳子一样,拉动这黑影。

    大宅外面的中年书生,立刻身不由己,被拖拽着向宅院里面冲去。

    他想要挣扎,却感觉自己像根稻草一样轻飘飘,完全无法抵挡里面传来的巨大力量。

    想要完全中断外放的暗影之力与自身联系,却同样不成功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连想要觉醒血脉化为半妖武者都来不及,就被拖走。

    宅院外守着的其他鹰羽门武者,错愕的看着中年书生像是咬勾的鱼让人收杆钓起一样,被拖进宅院里。

    虽然一向独来独往,但这中年书生可素来和自家门主平起平坐,在这康河京里名声显赫啊。

    现在却像挑死鱼一样被拖走,怎能不让这里的一众鹰羽门武者膛目结舌?

    就见这中年书生被拖在地上,一路横冲直撞,撞塌了宅院围墙,然后一路消失在烟尘中。

    中年书生被拖倒在地,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划过花园草坪,划过台阶长廊,一脑袋磕在宅院内大厅进门的门槛上,将门槛撞断,被直拖进大厅里。

    燕赵歌摸着自己的下巴,看看这中年书生,又看看高放,慢慢问道:“你们二位,在这扶然国康河京,到底是什么水平的武者?”

    中年书生面如死灰,感觉到自己就算觉醒血脉化为半妖,甚至彻底觉醒为妖兽,也无力对抗燕赵歌。

    他只能做最后的挣扎:“我和高门主都是太子殿下的门客,你虽强大,但要在康河京横行,不过是自取灭亡!”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不禁好笑:“你们来暗算我,我引颈就戮,就不会灭亡了?”

    中年书生连忙说道:“我们并无杀你之意,实不相瞒,我们只是看上了你的山貔,想要夺了,献给太子殿下。你们解救鹰羽门武者,也无非想谋求一个接触太子殿下的机会,献上山貔,正是最好的进身之阶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强大,我们稍后自会赔罪,更将你们引荐给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他问道:“你们两个在扶然太子面前能说上话?”

    中年书生以为燕赵歌心动,当即说道:“太子殿下面前,我和高门主位列最受倚重的六卿。”

    他稍微顿了顿后说道:“不过,尊驾实力之强,便是国主,想来也会视作上宾,当然,太子殿下是有望拜入血云宗门墙的天之骄子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摆手打断他的话:“不用那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中年书生愕然,燕赵歌不紧不慢坐回座位上,突然展颜而笑:“既然扶然太子很重视你们,那我扣下你们在这里,他应该会主动过问此事吧?我在这里等他就好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