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9.最上品的血脉!(3更)
    (ps:加更13/83,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,谢谢!)

    感受着外面传来的力量波动,燕赵歌眨了眨眼。??

    高放和那中年书生,这时看着燕赵歌等人,就仿佛看着一群死人和疯子。

    虽然燕赵歌没提,但他们隐约猜到,燕赵歌一行人很可能已经惹到了血云宗。

    他们突然懊恼不已,如果早知道这个情况,干嘛还自己发愁如何除掉燕赵歌一行人,只要将燕赵歌的行走报告给血云宗就万事无忧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扶然国还是周围的大片疆土,都是血云宗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在这里惹到血云宗头上,怎么可能有好下场?

    高放和中年书生心中快意,仿佛已经看到燕赵歌等人灭亡的下场。

    但在快意之余,两人心情也极为苦涩,自己二人落到燕赵歌手里,燕赵歌就算被血云宗剿杀,他们也要给陪葬,这是何苦来哉?

    中年书生转头看了高放一眼,目光中满是怨怼:“你这老鬼,不查清对方底细就动手,却把我也拉下水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神情却仍然轻松平静,从封云笙怀里抓住盼盼的脖颈拎到面前:“你们看上了这货,它算几品?”

    高放没精打采的说道:“山貔只在大破灭前的传说中有提到,世人还是第一次得见,所以现在还不好说到底几品,要揣摩一番后才能确定,不过根据大破灭前的传说,最少也是上三品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笑道:“最高的第一品,都有哪些?”

    中年书生答道:“最高的第一品,不算历史上出现过,只算现在还存在的,一共五个。”

    “一头杂血狻猊,一头青鸟,也就是青鸾的杂血后代,一头纯血的黄金猿,一头青螭龙,一头火鸦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眨眨眼:“有真龙或者麒麟、金乌一类的吗?”

    中年书生答道:“这却是没有的,都是大破灭前的传说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一笑,将盼盼扔回给封云笙,用八极大世界的语言说道:“这惫懒货的血脉,在浮生大世界武者能接触到的血脉中,可以算是最上品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虽然多数是杂血,但这里的异种凶兽倒是比咱们那里多,难怪正常武道走不通,改走修练妖兽血脉的路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外面的宅院已经彻底垮塌,被夷为平地,四周围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唯有众人身处的大厅,仿佛受到无形力量的保护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外面的妖力狂潮,隐约波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个冷硬的声音传来:“无知狂徒,速速出来束手就擒,莫要自误!”

    燕赵歌转头看向高放二人,笑问:“这就是那赤戟军大统领?”

    高放二人点头:“不错,赤戟军大统领,梁瀚,康河京里排名前五的强者,修练中三品里最高的第四品血脉,赤眼金雕的血脉,他麾下赤戟军,也大都修练赤练金雕血脉,可以结成赤羽大戟战阵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颔首,淡然说道:“梁统领是吧?我的意思,你还是请你们闭关的那位国主出关比较好,当下的事情,你负责不了。”

    音量不高,但却清晰的让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厅堂之外,宅院化为一片废墟,烟尘落下之后,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现出身形,身披红色铠甲,一脸肃杀之色。

    听到燕赵歌的话,这红铠男子冷冷说道:“既然冥顽不灵,那就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举起一只手,要做出向下劈落的动作,而他周围众多身着黑铠,手持赤色大戟的兵将,都做好了进攻的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那红铠男子的手突然停顿在半空中,他微微皱眉,看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在那里,一行人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因为赤戟军的威势退开,反而站在那里看热闹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,是个高大青年,身着华服,却不是扶然国人的打扮。

    这青年见红铠男子的目光看过来,不由一笑:“梁统领请继续,孤很高兴啊,来康河京一趟,还能看到这样的好戏。”

    红铠男子梁瀚已经认出对方的身份,乃是邻国紫余国的皇太子。

    扶然国和紫余国素来不和,彼此之间常有征战。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,同扶然太子更是宿敌,两人从小斗到大,这次血云宗收徒,他们俩也是直接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梁瀚虽然和扶然太子不很对路,但对眼前的紫余太子,那就更是敌对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,是你紫余国的人?”梁瀚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紫余太子嘿嘿笑道:“不是,但孤现在很欣赏他们。”

    梁瀚未及说话,一个声音远远传来:“他们很快便是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紫余太子轻哼一声,然后就见人群分开,以一个阴鹜青年为首的一行人,来到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梁瀚顿了一下,当先行礼:“荣长老,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这面容阴鹜的青年便是扶然太子,在他身边则有一个老者,看似垂垂老矣,但不管是扶然太子还是梁瀚都对其尊重至极,却是血云宗此次来主持大会的宗门长老。

    紫余太子也微笑行礼:“荣长老。”

    荣长老神色平淡的点头,然后看向燕赵歌等人的所在大厅厅堂,口里冲扶然太子问道:“你手下人回报,对方可以定住虚幻的妖力,将之化为有形绳索,把人拖进去?”

    扶然太子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荣长老向着大厅扬声说道:“可是雪鹤派门下?老夫血云宗荣智。”

    大厅中的燕赵歌,听到“雪鹤派”三字,心中不由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身旁徐飞也转头向他看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沉吟了一下之后,笑着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外面沉默下去,燕赵歌看向高放两人,问道:“雪鹤派是何来历?”

    高放二人面面相觑,高放答道:“是个比较奇怪的宗门,开山立派不过十几年,门中人不修炼血脉之力,而是不断练气炼体,那早已经被证明是走不通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但那雪鹤派掌门似乎在练气之道上有几分独到之处,修为实力很高强,可惜门下弟子都差得太远,所以门派发展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雪鹤派掌门之女,同四宗之一青龙山宗的宗主之子结为连理,两家成了姻亲,便也没什么人得罪雪鹤派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听了雪鹤派的情况,眼睛微微一亮:“哦?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