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9.青龙山宗
    青龙山地处西域,乃是绵延上万里的巨大山脉。 ?

    其主峰名为龙峰,位于青龙山脉南麓,也正是浮生大世界四宗之一,青龙山宗的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青龙山距离玉梁雪山虽然遥远,但以苏芸等人的速度,还是很快赶到。

    不过当青龙山宗中人见到苏芸的时候,却不禁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苏掌门,请问,另一位贵客呢?”迎宾者是一个老者,身着青袍,袍服上绣着龙纹,乃是青龙山宗一位大长老。

    苏芸不答反问:“罗宗主在吗?”

    那青袍老者眉头皱起,但还是回答说道:“宗主正在大殿中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芸说道:“见了罗宗主,我自有话说,童长老也一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姓童的青袍长老沉默之后,引领苏芸一同向龙峰上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龙峰之上,入了青龙山宗的议事大殿,便看见一个高大威武的中年男子居中而坐,在他周围,团团围坐多人。

    苏芸目光扫了一眼,发现青龙山宗大部分高层强者、长老耆宿,都已到场。

    那剧中而坐的中年男子,便是青龙山宗当代宗主,罗景浩,四宗宗主最年轻的一位,但是一身修为,让整个浮生大世界的人都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罗景浩平静的看着童长老和苏芸一起进来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则有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开口说话,声如洪钟:“苏掌门,为何只有你一人?老朽记得,本宗邀请的客人,不仅仅是你。”

    苏芸淡淡说道:“我家少爷旅程劳顿,想先歇息,还请罗宗主及各位长老见谅。”

    注意到苏芸对燕赵歌的称呼,青龙山宗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宗主罗景浩没有说话,那精神矍铄的老者眉头顿时拧成一团,冷声哼道:“好大的架子!”

    “莫非以为扫清一个小小的扶然国,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?”

    这老者冷冷说道:“问问在座诸位,有几人是不能独自灭掉一个小小扶然国的?”

    苏芸神态平和:“齐长老这是哪里话?既然是邀请做客,客人当然感念主人盛情,但也有不到的可能,客随主便固然是不错,但若是强迫别人来做客,那这事情自然也就变味了。”

    齐长老冷嘿一声:“做客人,便要有做客人的自觉,苏掌门也不要忘了,西域,包括玉梁雪山,终究是我青龙山宗的地头。”

    “浮生大世界其他地方,对你们练气武者是什么态度,苏掌门也该很清楚,天大地大,有几个地方是你们容身之处?”

    苏芸语气淡漠:“怎么,齐长老是要赶我雪鹤派离开西域?”

    童长老抬手止住齐长老,叹息一声说道:“苏掌门言重了,齐师兄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芸平静说道:“是这个意思,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齐长老冷冷说道:“好悠闲,在血云宗地盘上闯了祸事,一路西逃到我山宗地头避难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借我山宗威势,震慑血云宗,却不知你家那所谓的少爷,还能否像现在一样悠闲?”

    “倒要叫苏掌门知道一件事情,血云宗宗主鲁明,亲自出山,带领宗中高手,已经到了西域。”

    苏芸神色不见丝毫变化:“所以齐长老的意思呢?血云宗上门要人,贵派就交人给他们?”

    青龙山宗宗主罗景浩这时终于开口说道:“苏师妹,激将法大可不必,我山宗和血云宗斗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谁也不曾怕了谁。”

    “但鲁明亲自出山,说明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我山宗不惧和血云宗一战,但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,就和同为四宗的血云宗全面开战,大动干戈,大战之中,流血死伤的都是我山宗门人。”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苏芸:“如果是你,是沈诺,是雪鹤派开罪了血云宗,那我没有二话,我山宗既然为西域诸势力奉为共主,便不容西域为其他人染指,更何况山宗同血云宗之间,本就有宿怨,大不了一战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就我所知,这次惹事的人,并不是你雪鹤派中人。”

    罗景浩声音不疾不徐:“不管你怎么称呼他,改变不了一个事实,那是个与我山宗不相干的外人。”

    苏芸看着罗景浩,点点头:“平心而论,你们的想法,并非全无道理,不管是罗宗主还是齐长老,以及在座诸位其他长老,首先都是要根据青龙山宗的利弊来看待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,你们看问题,是否看得浅了一点?”

    苏芸淡淡说道:“我明说了,少爷是我家姑娘的嫡子,我苏芸一身艺业,尽数源于我家姑娘的传授,我家姑娘何等样人物,诸位可以自己想。”

    “结下如此一个善缘,对青龙山宗而言,价值还不够吗?我家姑娘从来都恩怨分明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姑娘现在虽然不履尘世了,但少爷既然重新入世,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。”

    罗景浩闻言,平静说道:“玉鹤的恩师,传说中的世外高人,罗某素来景仰得很,能结下一份善缘,自然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管尊师当年是不屑为之也好,无力为之也罢,最终的结果是,除了苏掌门你以外,她没有在这世上留下什么痕迹。”

    苏芸闻言,视线锐利了几分。

    罗景浩神情平静如故,淡淡说道:“你们师徒一脉传承,都是练气武者,诚然,这些年得苏掌门相助,我青龙山宗上下,并非没有收获,但我们到底都是妖血武者,而浮生大世界,是妖血武者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苏芸微微蹙眉:“罗宗主话里有话,还请明示。”

    罗景浩身旁的齐长老,这时也平了平心气,开口说道:“那头山貔。”

    苏芸闻言,目光顿时转冷。

    童长老则说道:“苏掌门莫要误会,我山宗不要求山貔易主,但请尊驾提供一些山貔精血,想来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齐长老漠然说道:“苏掌门之前有言,没有强迫别人来做客的道理,老朽仔细想了想,确实不错,那么反过来说,你家那位少爷也没有强求我山宗帮他的道理吧?”

    苏芸面无表情:“这话自然是没错的,只是不知道,若我家少爷不答应的话,山宗会不会临时和血云宗捐弃前嫌,联手一次?”

    罗景浩平静而又断然答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只是作壁上观?”苏芸突然一笑:“虽然为亲家的短视感到遗憾,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罗景浩等人闻言都眉头紧皱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这时,忽然有人来报:“宗主,血云宗宗主鲁明来到西域,本宗前去交涉的长老,被鲁明当场斩杀!”

    众人一片哗然,先是惊怒,再是疑惑:“血云宗怎敢如此嚣张跋扈?”

    青龙山宗不愿轻易同血云宗全面开战,正常来说,血云宗又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紧接着,便又有人来报:“北方和东方,分别发现烈火宗与雷鸣宗的异动,似乎有大量强者出山,一路向我西域赶来!”

    烈火宗和雷鸣宗,便是与青龙山宗、血云宗并称四宗的另外两大宗门。

    先前的疑惑解开了,但青龙山宗众人心头愈发沉重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