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0.整个浮生大世界的灾劫
    并不仅仅是血云宗,同列四宗的另外两大宗门,烈火宗和雷鸣宗也一起袭来。?

    大殿内,原本就紧张的氛围,顿时更加凝重,让人几乎要窒息。

    有人直视着苏芸:“除了血云宗以外,还惹到了烈火宗和雷鸣宗?”

    其他三宗联手进犯青龙山,所造成的压力,再非血云宗一家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如果说只有血云宗一家,青龙山宗虽然不愿彻底撕破脸,但仍然游刃有余的话,现在就又有一种泰上压顶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苏芸平静的看向罗景浩。

    罗景浩皱眉,良久之后说道:“看这架势,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山貔,而是将我山宗也一并作为目标。”

    齐长老、童长老等人闻言尽皆心中发冷。

    面对其他三家的联手围攻,若目标单纯是燕赵歌一行人,那青龙山宗说不定真的要考虑一下,是否主动擒了燕赵歌等人交出去。

    但如果其他三家真的已经达成协议,目标是对付青龙山宗的话,那么燕赵歌和山貔,或许也是目标之一,可是却已经满足不了血云宗他们的胃口了。

    某个角度来说,更像是一个借口,一个名义。

    没有了燕赵歌和盼盼这个借口,血云宗、雷鸣宗和烈火宗也会有找其他的由头。

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。

    童长老恨恨说道:“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?三家一起出动,他们也不怕被人抄了老家?”

    目前浮生大世界,现存五种一品妖兽血脉,分别是杂血狻猊、青鸟、黄金猿、青螭龙和火鸦。

    杂血狻猊血脉为雷鸣宗所有,雷鸣宗当年曾经捕获受伤的杂血狻猊,后来被这头强大妖兽逃跑,所以杂血狻猊一直极为仇视雷鸣宗。

    同时三妖之中的雷妖,便是当年一位雷鸣宗强者,觉醒妖兽血脉后,化身半妖武者。

    雷妖和雷鸣宗之间,关系也不和睦,加上纯粹的妖兽杂血狻猊,三者彼此对立,相互之间都多有冲突。

    火鸦血脉为烈火宗所有,当年获得血脉倒是处于偶然,但是烈火宗的妖血武者,也受到火鸦本身的敌视。

    青鸟血脉为血云宗所有,三妖之一的鸾妖,就是出身血云宗的半妖武者,同原先师门关系也是极为恶劣。

    不过血云宗比较有利的是,纯粹的妖兽青鸟,性情相对平和,一直栖居血云宗山门,受血云宗供养。

    所以血云宗宗主鲁明出山,顾忌少一些,就算鸾妖来犯,山门也有青鸟看顾。

    雷鸣宗和烈火宗的掣肘就比较多。

    罗景浩面沉如水:“恐怕,早就有所预谋,血云宗故意招摇吸引注意力,雷鸣宗和烈火宗则制造假象蒙蔽我们,暗中行事。”

    齐长老脸色难看至极:“雷妖和那头杂血狻猊多半冲突上了,给了雷鸣宗空闲,火鸦可能也为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被绊住了手脚,让烈火宗可以无所顾忌。”

    罗景浩站起身来,当机立断说道:“收罗普通弟子安排撤离,避免无谓伤亡,请出龙骨链,准备迎战。”

    众人脸色都凝重至极,眼前这一重劫数,青龙山宗不易过,随时可能有灭顶之灾!

    此刻他们看向苏芸,却愕然发现,这位雪鹤派掌门,仍然安稳如山。

    齐长老闷哼道:“倾巢之下无完卵!”

    苏芸淡淡一笑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更加错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西域之地,血云遮天,悬于天际暂时没有前进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端坐于血云中央,在他身旁则是一众血云宗武者团团围绕。

    老者身前摆放着这个血红色的宝葫芦,葫芦上有道道祥云图纹。

    自葫芦口冒出冉冉血色云烟,融入周围的血云之中。

    良久,闭目养神调息的白发老者,突然睁开眼来,视线先看向东方,在那里,有滚滚雷声响起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雷光到了近处,就见漫天紫色云烟席卷,紫色云烟中,则时不时有雷光乍现。

    紫色雷云到了近处,同血云遥遥相对,同样停下脚步,并不急着前进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微微颔首,重新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双方似乎都并不在意兵贵神速的要诀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在北方天际,突然有漫天大火席卷而来,滚滚火光瞬间化为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火海里,众多火鸦出现,连成阵势,仿佛要焚天煮海一般,那威势,竟似乎比血云和雷云,都还要更加暴烈威猛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重新睁开眼来,徐徐开口说道:“如今三家都已到齐,我们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火鸦大阵内,一个声音响起:“没动手之前,先把话说定,免得到时候内讧,平白惹青龙山宗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否一切如先前约定不变?”

    血云里的白发老者言道:“不错,山貔精血,人人有份,我血云宗要保管那头山貔,作为交换,本宗放弃青龙山宗的青螭龙血脉和其至宝龙骨链。”

    雷云内,传来滚滚雷声:“除了山貔精血,我雷鸣宗要龙骨链。”

    火鸦大阵内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烈火宗要山貔精血和青龙山宗保有的青螭龙血脉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言道:“西域之地,三家均分,一切都跟之前约定的一样,青龙山宗和雪鹤派,这次都成为历史。”

    “其余依附青龙山宗的势力,顺昌逆亡!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此前静止的血云、雷云和火海,一起轰然震荡,融为一股毁灭的洪流,共同向西移动!

    路上有反抗者,血云、雷云和火海往上一扑,一切顿时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有青龙山宗弟子坚毅不屈,誓死不退,抵抗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但无奈双方差距太大,血云之中青光一闪,那青龙山武者便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有人眼见敌人势大,只好撤退逃走。

    但雷光闪动间,却将退走的青龙山宗弟子追上,轰成碎片,不留活口。

    有雪鹤派弟子逃走,滔滔火海中响起冷哼声:“练气武者?”

    大火席卷之下,那雪鹤派弟子顿时被烧成焦炭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毁灭的洪流,横扫西域大地,直扑青龙山脉。

    凡是青龙山宗门人和雪鹤派门人,尽数赶尽杀绝,有其他势力胆敢阻挡者,亦是鸡犬不留。

    洪流碾压到哪里,死神般的声音便响到哪里:“青龙山宗和雪鹤派,包庇殃及我整个浮生大世界的灾劫祸患,今日我三宗联合围剿青龙,匡扶天下,余者莫要自误!”

    三家大佬,各自端坐,突然尽皆目光微微一闪,向远方望去。

    就见远方天边,突然有光芒亮起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白发老者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天边光芒中,传来一个淡然的声音:“我?我应该就是你们所言,会殃及整个浮生大世界的灾劫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