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6.波澜再起
    寒髓针之法,如今在元正峰、燕狄、傅恩书等人这里,也已经不是秘密。?

    因为这事儿,一向被广乘山上下当宝的燕赵歌和封云笙,可是挨了一顿狠批。

    要不是封云笙自己执意坚持,元正峰是绝对不支持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燕赵歌虽然被批,但却没什么不满,事实上他本人也不乐意使用这法门,如果不是因为封云笙自己强烈要求,他根本提都不提。

    倒是傅恩书有几分认同的意思,对能够承受此法的封云笙,也越加看好。

    不过,如此一来,尹流华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在傅恩书看来,既然封云笙能承受,那么尹流华也该同样可以才对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那寒髓针……”尹流华听到傅恩书的问题,顿时脸色都有些发青,目光中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看她一副不堪回首的表情,傅恩书微微蹙眉:“怎么?”

    尹流华讷讷说道:“师父,那寒髓针,我实在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在旁边说道:“试验一次之后,尹师妹表示她完全无法承受,我也不好再下针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傅恩书一对眉毛渐渐竖起来,燕赵歌耸耸肩膀:“太阴之女因为体质的缘故,承受寒髓针的痛苦倒是确实会比常人更加强烈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神情仍然严肃:“可是云笙可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低下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燕赵歌撇撇嘴,传音给傅恩书:“毕竟不是谁都有像封师妹一样那么坚定的心性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眉毛渐渐放平,目光在燕赵歌、封云笙、尹流华三人之间转了一个圈,然后说道:“再让流华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尹流华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虽然你封师姐进步迅猛,但你也不能因此失了上进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封师姐当年因为意外曾经伤了太阴之体,大日圣宗的那个孟婉,第二次太阴之试的时候落败也是因为之前负伤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总有许多意外,我们不得不提防,竞争太阴冠冕,并非只是云笙一人努力便可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流华,你本来起步就晚于其他人,若是不奋起直追,如何与其他太阴之女竞争?”

    “如果安于现状,别说孟婉、樊秋等人,你连大日圣宗那个云秀清都追不上,甚至便是年蕾、凌慧这些年年垫底之人,想要追上超越她们,都是难事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尹流华抿了抿嘴唇:“弟子会努力修炼,还请师父和燕师兄多多提点教导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你真的记在心里才好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燕赵歌:“赵歌,寒髓针之法,你可方便传给我?以后我亲自盯着流华这边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脸色有些发绿,燕赵歌无可无不可的说道:“当然方便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在一旁看了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待燕赵歌和傅恩书谈完之后,尹流华嗫嚅着说道:“师父,弟子有些关于太阴绝技上的问题,想要请教燕师兄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点点头:“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看了尹流华一眼,带着她走到另外一边,傅恩书和封云笙留在原地,傅恩书指导封云笙修习其他的广乘绝学。

    尹流华请教了燕赵歌几个问题之后,有些情绪低落的说道:“燕师兄,我,我是不是特别鲁钝啊?”

    燕赵歌目光平静:“天资比起封师妹,确实有所不如,但远远谈不上鲁钝,相反,可堪造就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抬眼看向燕赵歌,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我天资不如封师姐,起步也远远比她晚,再怎么追赶,也不可能赶上封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淡然问道:“怎么,你是想说自己不管再怎么努力,充其量也只是后备吗?”

    尹流华连忙摇头:“不敢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我记得,当初你刚入门时,傅师伯便曾经说过,你若是能比封师妹更优秀,参加太阴之试胜算更大,那么自然就会以你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诚然,你入门晚,起步晚,这些都是事实,但宗门在各项资源上都不曾亏待你,皆是对照封师妹的标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毕竟是同门,你的对手并不单纯是封师妹,准确说来,你们的对手都是其他圣地的太阴之女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点头:“是,燕师兄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咬紧嘴唇:“只是,我感觉完全看不见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摇头:“刚一开始的时候,封师妹更看不见希望,她能走到今天,是靠自己拼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轻声说道:“燕师兄过谦了,阴阳相济之法是燕师兄你揣摩出来传授给我们,太阴真经是燕师兄你机缘奇遇下获得,寒髓针也是燕师兄你得到的上古秘法,还有其他许多许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封师姐还是我,广乘山的太阴之女,都是你造就的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淡淡说道:“全部提供一样的条件,不同的人,最终结果也可能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老话说得好,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低下头:“……是,燕师兄。”

    看着燕赵歌离去的背影,她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:“肯定还有其他秘法的,不说别的,能减轻那寒髓针痛苦的法门,燕师兄肯定有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也都说了,那是大破灭之前七大刑之一,专门折磨人用的,用在我们太阴之女身上更无法忍受,要是能那么容易忍下来,还用来修练,那还算什么七大刑呢?”

    感受到背后尹流华注视自己的目光,燕赵歌心中暗自摇头:“心态不对头呢。”

    第六次太阴之试,封云笙遗憾的棋差一招,燕赵歌虽然也有些惋惜,不过谈不上失望。

    情况大致上在他预料范围内,目前来看,第七次太阴之试,是真的可以期待了。

    如无特大意外,大日圣宗,孟婉,一年之后,便是被掀下王座的时候。

    太阴之试结束,燕赵歌的注意力也大多重新放回地域那边。

    一边忙乎自己的武道修练,一边筹措太乙破阙阵的阵兵炼制,一边也在忙乎尚崇镜的事情,燕赵歌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无比充实。

    忙碌之中,时间一天天流逝。

    转眼间,便已经是大半年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距离燕狄闭关,也已经超过一年时间,只是燕狄暂时仍然没有出关的迹象。

    燕赵歌手头的事情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,但他此刻也不方便离开八极大世界,尝试寻找沧海大世界和徐飞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地域那边,渐渐又开始起了变化!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