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7.纠结的东升君
    方准从地域传回来信息,那里的煞气,越来越浓厚,尤其是近日来,恶化速度有急剧上升的趋势。? ?

    燕赵歌和元正峰这边接到消息之后,都开始准备动身出发,前往地域。

    燕狄仍然没有出关,也不知道何时方能出关,但局势不等人,燕赵歌和元正峰他们也只能心底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师父,燕师弟闭关,您也要离山,索性将二师兄从地域换回山门支持事务吧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也要离山,同燕赵歌和元正峰同行,边走边说道。

    元正峰微微点头:“到了地域以后看具体情况,方准理事自然是很出色的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了看跟在傅恩书身后的封云笙和尹流华:“东海炎魔虽然没有大动作,但你们还是要小心哪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身为太阴之女,尽量多的和炎魔接触交手,对她们的帮助很大。”

    元正峰说道:“不仅仅是炎魔,也要小心其他危险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听懂元正峰话里所指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同元正峰同行,走在傅恩书身旁,传音说道:“傅师伯,之前跟您提过的事情,您不妨再考虑一下,我始终感觉,对于尹师妹,您有些操之过急了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目光中浮现一丝阴霾:“我能容忍我的弟子有任何毛病,唯独不能容忍她偷懒不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连师父都劝我不能用云笙、司空又或者我自己的标准来要求每一个人,好,那我就把要求放宽。”傅恩书说着说着,就有些冒火:“我不要求流华跟云笙一样,但她自己的极限在哪里,我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总在偷奸耍滑,自我要求一降再降,如此怎么可能有突破自己极限的那一天?反而只能让自己的上限不断降低,白白荒废天赋才华!”

    傅恩书横了燕赵歌一眼:“不仅仅是作为太阴之女修练的问题,这更关系到她身为一个武者的进步!”

    燕赵歌摊开手掌:“或许尹师妹就想活得轻松一些呢,您不妨考虑一下我之前的提议,把对她的期望调低一些,如此一来可能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不满的说道:“我现在已经不奢望她能赶上或者超越云笙,但是她的对手也从来不应该是云笙,可照她现在的样子,如何去同其他圣地的太阴之女争锋?”

    “期望调低一些?还要怎么低?”

    她看着燕赵歌:“法乎其上,得乎其中,法乎其中,得乎其下,法乎其下,无所得。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懂吧?”

    燕赵歌闻言,咂摸了一下嘴:“终究您是她的授业恩师,我也不好过多置喙。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一下后,轻声说道:“不过,能炼出一块好铁自然是好,可如果实在不是那块材料,捶得太狠,有可能就炼废了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沉默下去,眼角余光扫过身后的尹流华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传音交流,尹流华自然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。

    她此刻的心思都在自己重回东海,一时间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傅恩书叹口气:“再多给她一些时间和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点头:“此去东海,还请多多小心,炎魔上次虽然败退,但元气仍存,地域生变,他们有可能也一起作乱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嗯,东海上确实也有乱象将起,墨老人和碧海城的宋城主,都在戒备,倒是你们前往地域,也需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按你们所言,这次的情况,和绝渊作乱还不一样,可能更加凶险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视线望向远方地域的方向:“绝渊那次的问题是在于难以预测,因为敌人隐藏身份,危机潜伏于身边不可知的地方,犹如雾里行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危机简单明了许多,但可能更加猛烈势不可挡,仿佛摆在眼前的洪水。”

    辞别傅恩书等人,燕赵歌同元正峰一起抵达地域,刚到外围地带,就已经感受到煞气冲天。

    继续向里走,越是深入,则煞气越是浓重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地狱了。

    也曾经有一些魔怪异兽,适应其中环境,于此间生存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便是这样的生命,也不断湮灭与煞气之中,有那相对强大的,都开始向外逃离。

    地域周边地带,一时间倒是掀起一股魔兽逃亡的浪潮,逃出地域,闯入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所幸不管是广乘山还是其他圣地,对此都有准备,早早便在地域周围拉起警戒线,拦截兽潮防止引发大乱子。

    元正峰和燕赵歌一行人一路向内,走在半路上,突见远方有金色光辉闪耀,仿佛无边黑暗中升起太阳。

    “大日圣宗。”燕赵歌等人神色不变,就见那赤金光辉来到面前。

    如同真实大日的光芒中,一个白衣老者缓步走出,正是大日圣宗太上长老,东来武圣黄光烈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还跟着一群人,尽皆是大日圣宗强者。

    大日七子中的夕照君和东升君,都紧随黄光烈身后,面无表情的看着燕赵歌等人。

    元正峰淡淡问道:“黄东来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黄光烈言道:“一起下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元正峰一马当先,身形下落:“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双方一起下落,燕赵歌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转头看去,就见大日圣宗一行人,除了黄光烈以外,其他人的目光视线倒有大半在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尤其以东升君最甚,看着燕赵歌的目光中,充满了复杂难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大日圣宗高层强者中,他几乎可以算是第一个同燕赵歌打交道的人,虽然不是直接打交道。

    当年还在东唐国的时候,他其实就有心击杀燕赵歌。

    因为广乘山东洲长老和东唐国主赵世诚的缘故,无力办到。

    但现在当东升君回忆当年的事情,有时就忍不住会想,那时要是拼着自己陨落的风险,也要尝试一下换燕赵歌的性命,如果成功,以后的一切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样了?

    虽然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即逝,但却不可遏制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即便燕赵歌是燕狄之子,如果有人这么提议,拿大日七子之一的东升君,堂堂元符大宗师,去跟不过外罡宗师的燕赵歌兑子,所有人都会当他是白痴。

    而到了现在,哪怕是东升君自己,偶尔都会忍不住猜测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,虽然他希望那个元符大宗师尽可能是别人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,莫过于此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