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8.九幽真魔
    正在镇压封印的元正峰和沈雳,眉头这时都紧紧蹙起。?

    他们都能感觉到下方深渊中,除了原本那正在肆虐挣扎,想要冲破封印的强大气息之外,又多了一道同样凶戾邪恶的气息。

    同样的强大,磅礴,暴虐,凶恶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合流,正在不断下落的金色大日,顿时停滞下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狂潮不停上涌,使得金色大日似乎在不停震动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在场其他大宗师武者,也都感受到了下方的变化。

    虚空中恣意挥舞纵横的一条条黑色锁链,更加猖狂,不断穿梭。

    黑色锁链表面,血红色的光流不停闪耀,越来越明亮,越来越刺眼,凶戾之气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自那黑色锁链上滋生出来的一个个邪魔,也更加凶残,向着人族武者猛攻。

    燕赵歌深吸一口气:“下方又多了一头九幽真魔。”

    身旁一位广乘山长老微微有些气急败坏:“之前那么久,怎么都不见其作乱,偏偏这个时候冒出来?地域这里的问题,已经很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摇头:“方才封印松动,这轮金色大日上升,对九幽裂缝的镇压减弱,使得两界之间灵气有了几分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受此影响,便又有邪魔被吸引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拖得久了,说不定还会有更多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周围众人本就难看的神情,更加晦暗。

    金色大日仍然光芒万丈,普照深渊,但却不再继续下落,悬停于半空中。

    燕赵歌眯缝起眼睛,可以感受到这轮金色大日的不凡。

    纵使受到下方两大真魔的冲击,金色大日的力量仍然充沛,没有丝毫虚弱之象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漫长时光的流逝,和下方邪魔的冲击,封印中所蕴含的武道真意与灵性,被不断消磨。

    这使得金色大日看上去空有无边力量,可是却迟滞而又呆板,显得极为被动。

    此刻在九幽邪魔的冲击下,金色大日本身不见丝毫损伤,可是封印之力却越来越弱了。

    下方的黑暗越来越盛,金色大日似乎又再次有了向上升的趋势!

    众人携手,一起加固镇压下方深渊的封印。

    “嗯?”燕赵歌突然感觉自己心中生出极度烦躁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扫过周围大日圣宗和天雷殿的武者,扫过东升君、夕照君等人,只感觉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双方的纠葛恩怨,尽数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眼前仿佛有一幅幅画面交替浮现,最后定格在当年广乘大劫之时,对方趁火打劫的时候。

    几发反日子动摇太清大阵,使得广乘山平生波澜,在与绝渊的大战中,不得不有许多本该无事的广乘武者献出自己的生命,方才平息浩劫。

    大师伯石铁全身是血,仿佛破碎雕像一样屹立在自己面前的景象,久久盘旋于燕赵歌的脑海,让他心中生出无边的怒意和杀意。

    燕赵歌目光一凝,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扫视四周围,只见除了条条黑色锁链上滋生出来的魔头之外,本就黑暗的深渊中,更多出一些无形的气流。

    这些黑色气流不断盘旋,夹杂在黑雾中,无形无踪,令人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被这些魔气侵袭,燕赵歌只感觉心神格外不稳,容易动摇!

    “是那第二头邪魔的手笔?”燕赵歌定住心神,周身真元转动间,化作一片混沌,将魔气隔绝于外。

    魔气作用于人的心境,武者真元罡气,极难抵御。

    万幸燕赵歌的无极天书神妙无方,仍然可以护住自身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就见其他人神情也变得无比严肃,目光更是开始不停闪动。

    在场一众人族强者,除了燕赵歌以外,全是元符层次的大宗师强者,心境意志都相对坚定。

    但此刻九幽邪魔对人意志的影响格外强烈,让他们只感觉心神一阵阵恍惚。

    除了元正峰、沈雳二人以外,其他人族武者,此刻都心旌动荡。

    浊浪阁武者还稍好,广乘山武者同大日圣宗武者还有天雷殿武者,此刻看向对方的目光,都越来越锐利。

    彼此之间的仇怨矛盾一直都存在,只是因为现在要联手对付外敌,方才暂时搁置一旁。

    但现在,就仿佛柴堆上溅了火星,瞬间便有引爆的趋势。

    燕赵歌沉声喝道:“是邪魔的伎俩,提高警惕。”

    众人其实都心中有数,但心中许多念头的产生,却始终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若是能平心静气,打坐调息稳定心神,倒也罢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眼前还有那些黑色锁链上不停滋生出来的魔头,向大家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同这些魔头交手的过程中,魔气侵袭便更加容易,也让人分心,难以集中精神。

    元正峰和沈雳,这一刻,突然齐声大喝。

    仿佛暮鼓晨钟一样的声音,在深渊内不断回响波荡,犹如凝结为实质,敲打在每个人的心灵之上。

    被两大武圣的喝声一惊,众人受到魔气侵袭,杂念丛生的头脑,顿时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稍微清醒一些,连忙稳定自身心神,抵御魔气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身为广乘山和天雷殿各自的武圣强者,武学出自同源的情况下,元正峰同沈雳的喝声,也分别对广乘山和天雷殿武者最为有效,几乎产生当头棒喝的效果。

    可是对大日圣宗与浊浪阁武者的效果,就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浊浪阁武者情况还稍好一些,但大日圣宗那边情况就不乐观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东升君,此刻目光不加掩饰的注视着燕赵歌!

    个人颜面受损的屈辱。

    昔年挫败引起的懊恼与追悔。

    燕赵歌给自家宗门造成的损失和威胁。

    对日后燕赵歌进一步发展的忌惮。

    无数情绪,每一种都能形成一股执念。

    平日里东升君还能保持理智,但在当前这个特殊环境下,所有一切都不可抑制汇聚在一起,化为洪流,将他整个人淹没吞噬!

    蓦然,东升君突然全身大震,周围道道黑色气流,涌入他体内。

    “堕魔吗?”燕赵歌双眉一扬,但紧接着就发现不对:“不是堕魔!”

    东升君抬起头来,双瞳并非堕魔者那样双目泛黄,血光四溢。

    他眼眶内赫然一片漆黑,眼白和眼瞳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恐怖而又邪厉的气息,从他身上散发出来,无比强大!

    “稳住自己心神……”他身旁一个天雷殿大宗师勉强叫道,但话未说完,恐怖黑光闪过,直接将这大宗师打飞出去!

    东升君两眼眼眶中黑光闪动,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:“这方世界,不错啊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