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8.自强者天助之
    尹流华心情正有些放松,傅恩书轻叹道:“因材施教,说来容易做来难啊,就算为师和宗门给你时间,其他门派的太阴之女却不会给你时间,这副担子对现在的你来说,可能确实太重了。 ?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核心嫡传弟子,也有一部分择师的权力,但因为流华你的特殊性,直接便安排你入我门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性子太急,或许拜在其他人门下,反而更有利于你的成长吧。”

    “承担竞争太阴冠冕的重任,拜我为师,都是我们加诸在你身上的东西,只希望不要浪费你的天资,却有些忽视其他方面的问题,忽视了你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有感而发,语气温和。

    尹流华听了,却有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连忙说道:“师父,弟子鲁钝,让您失望了,弟子一定用心修练。”

    修为高过尹流华太多,尹流华的身体状态,傅恩书洞若观火,这弟子一直以来修练是否尽心尽力,她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公正的说,刚入门的时候,虽然也有些疏懒,但其实还算踏实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发懈怠。

    不过傅恩书现在心气平和了许多,只是说道:“你要真的尽心才是,性情太过疏懒,不仅仅是你作为太阴之女的修练,你日后的武者道路,也很难走向高峰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太阴之女,对每一个武者而言,怠惰都是大忌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看着尹流华,叹息着说道:“流华你并非平庸之辈,你的天资真的不差,若你自称鲁钝,普天之下多数人都是蠢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即便是憨龙儿那样的天资,也经不起不断的挥霍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尹流华,说道:“你入为师门下也有些时日了,该知道我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所言尽皆有感而发,对你的教导,我可能确实做得不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你性子疏懒迟缓,同太阴之试当前的紧迫局势冲突,这矛盾很难化解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心中大惊,定了定神,连忙说道:“师父千万莫要这么说,是弟子之前太过懈怠,弟子一定改正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真挚:“入门这些日子以来,师父对我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,能入您门下,是我一生最大的幸事与福分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平日里修练,也常警醒自己,要认真修练,但身体一疲乏,心志就变得不坚定,坚持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师父再给流华一些机会,流华一定好好磨练自己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微微蹙眉:“流华莫要胡思乱想,为师从前虽然严厉督促鞭策你,但方才所言,尽皆出自肺腑,并非说反话,强迫你表态。”

    “我傅恩书的弟子,没有不成器的,我好强,性子急,这些都不假,但既然急火炼不出好钢,我也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,慢慢打磨你成材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直接向着傅恩书拜倒:“师父一片赤诚,弟子如何能感受不到?弟子也是诚心悔改,恳请师父给弟子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叹息着说道:“你们太阴之女的修练,用只争朝夕,都不足以形容其中激烈,真的没有多少时间留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随着孟婉、樊秋等人修为越拉越高,太阴冠冕所能发挥的力量,一直在逐渐递增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所有的太阴之女都还是宗师境界修为,但如果有人臻至大宗师之境,催发太阴冠冕的力量,将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悄声说道:“师父您之前不是说,掌门师叔超凡入圣后,胜过众多前辈,已经是当世第一人了吗?还有师祖他老人家,本门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八极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太阴之试还比什么,本门可以直接从大日圣宗手上夺取太阴冠冕啊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那是事实不假,但我们规划日后的局势,却不能只看到有利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强行占据太阴冠冕容易引起所有圣地的公愤,燕师弟超凡入胜,实力固然远超同辈,已经稳稳胜过大日圣宗的黄光烈,但是大日圣宗,却未必只有黄光烈。”

    “紫阳武圣张焯,这个名字,莫说你们,便是于为师而言,也已经有些陌生了,但此人现在究竟是何情况,在哪里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哪怕大日圣宗吃些亏,也不见他出现,但他未必就真的不在八极大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性格刚强,但傅恩书也非一味鲁莽之辈:“张紫阳当年便是武圣三重境界的强者,这么多年过去,实力如何,殊难预料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他在人世的可能性很小,但真正到了同大日圣宗生死相搏的时候,本门不得不预防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目光扫过封云笙和尹流华:“这种时候,如果有太阴之女晋升大宗师境界,催动太阴冠冕,很可能决定大局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低下头,她距离大宗师境界,还差得很远呢。

    傅恩书看着尹流华,语气和缓的说道:“流华,你起步晚了,但并不意味着太阴冠冕的争夺,就同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封师姐,大日圣宗的孟婉,当年都因为太阴之试前负伤,而影响比试。”

    “而催动太阴冠冕与敌交战,太阴之女同样有受伤的可能,若本门真的得到太阴冠冕,云笙与人交手受伤,这时就需要你催动太阴冠冕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不管大日圣宗还是广乘山,又或者其他宗门,都尽可能争取培养不止一个太阴之女,不惜资源,原因也正在于此。

    所谓双保险,并不单单只是太阴之试的时候。

    傅恩书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一个宗门,有两个太阴之女,内部固然存在竞争,最杰出的那个方能为宗门赢回太阴冠冕,但你们真正的对手,永远是其他圣地的太阴之女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低声说道:“弟子一定竭尽所能,全力以赴……克服自己的不足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看着尹流华,轻叹一声,点点头:“流华,自强者天助之,奋发向上,长远来看,最终受益的终归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尹流华连忙一礼:“是,师父,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松了一口气:“今天这关总算是过去了,可是,以后怎么办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心中万千情绪涌动。

    “我本就起步晚了,燕师兄又偏心封师姐,有心藏私保留秘法不传授给我,这样一来,封师姐可以完成那些功课,我却完成不了,始终都显得我不尽心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再努力也没用,师父永远也无法满意,总有一天会失去耐心。”

    想着想着,尹流华只感觉无比苦恼:“到底,该怎么办才好呢?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