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1.如意算盘打得响
    太乙破阙阵运转到了极致,将“动”与“静”之间的奥妙变化演绎,化极动为极静。

    极致的静止下,使得即便有炎魔大世界力量支持的一众炎魔王,也将渐渐失去生命的活力。

    此外,借助太乙破阙阵,引动天地巨力,强大的力量甚至将倒灌炎魔大世界,掀起人族武者前所未有的反攻。

    此战功成,纵使不能毁掉炎魔大世界,也将大大削弱其中火焰精气和毁灭气息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至少很长一段时间里,炎魔都将难以为患。

    不过,这需要太乙破阙阵在界域通道入口维持较长时间,形成强大的镇封之效。

    燕狄等主持阵法的四人,也等于暂时被封印住,经年累月不得脱身。

    相对于成果而言,如此方法对于八极大世界来说,损失最小。

    燕狄等四人虽被暂时封印,但慢刀子一点一点磨死众多炎魔强者,使之没有拼死反扑的能力,少了许多凶险。

    人族武者不至于像昔年撼天尊展东阁等人一样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黄光烈手中,突然多出一盏金灯。

    燕赵歌等人见状,一时间都不由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,燕狄、墨老人、宋无量实力境界都不俗,燕赵歌见闻广博,都能感觉到那盏金灯中似乎蕴含奇妙独特的力量意境。

    黄光烈将金灯向半空中一托,灯火扩展开来,将黄光烈的身躯笼罩。

    他双掌一合,头顶有灵光冲天而起,直通霄汉。

    金灯灯火在灵光内浮浮沉沉,那通向寰宇的灵光,分外独特,破开虚空,通向未知之地。

    那并非是虚空被破开,而是仿佛向着一个更高层面的世界上升。

    燕赵歌看着这一幕,瞳孔猛然收缩,只感觉眼前景象,像极了大破灭之前,神宫未曾破灭,高高居于九天之上的情景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神宫所在的天庭之界,相对于寰宇大千芸芸众生而言,就仿佛是位于天穹之上,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燕赵歌现在看着黄光烈头顶灵光所通向的地方,心中生出诸多异样感觉。

    他福至心灵,醒悟过来:“那里……莫非便是界上界?”

    大日圣宗和黄光烈莫非掌握了通往界上界的特殊方法?

    燕赵歌仔细感受了一下,否定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那灵光洞开九天之上未知之地,但并非是能踏足界上界的通道,更像是临时从中接引一些别具奥妙的力量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仔细望去,就见在八极大世界,同那神秘莫测的未知之地交界处,有个人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那人周身笼罩在光芒之中,仿佛在盘膝打坐,光芒笼罩下令人看不真切模样。

    黄光烈伸出一只手指点向自己眉心,另外一只手指,则点向燕狄三人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,渐渐从太乙破阙阵的阵眼中消失,脱离大阵的牵扯影响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者,则是黄光烈原先站立的位置,多了一个金色幻影,五官相貌同黄光烈一样。

    这金色幻影代替黄光烈支撑太乙破阙阵,其身上突然飞出一道道金色锁链。

    这些金色锁链,也深入太乙破阙阵所化的白光世界中,与一条条白光锁链缠绕在一起。

    随着黄光烈心念动处,金色锁链开始收缩,竟然牵引着白光世界也向着中心处收缩,白光晃动间,犹如塌方。

    太乙破阙阵仍然在运转,但是白光世界却在整体坍塌。

    力量开始高度集中,向着中心处燕狄、墨老人、宋无量三人,以及那个金色光影挤压过去。

    大阵正在和下方炎魔做最后的对抗,众人力量都被牵制住,难以抑制太乙破阙阵的内部变化。

    墨老人皱起眉头:“东来武圣这是何意?外敌当前,理应携手并肩,同舟共济才是,炎魔尚未肃清,便如此迫不及待将刀锋转向我们,不觉得太早了吗?白白让炎魔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宋无量一边催动碧海丹心剑,一边冷哼道:“大日圣宗,你们果然江山易改禀性难移,从来都是这么卑劣!”

    对于宋无量的愤慨,黄光烈充耳不闻,只是看向墨老人,徐徐说道:“墨老无需担心,大阵运转仍将镇封击杀炎魔,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,唯一差别,仅在于我不陪三位一起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位莫要想着撒手不管,大家一拍两散,现在大阵向内塌缩倒卷,所有人力量缠成一团,你们无法抽身脱离,只能一路向前。”

    宋无量勃然大怒:“大不了一死,倒要看看没了我们,你黄老儿能否独自抵挡这众多炎魔王?”

    “你敢做初一,当我不敢做十五吗?”

    黄光烈终于转头看向宋无量,淡淡说道:“你有此想法,也很正常,但是,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,你们并不了解,在面对炎魔,甚或是九幽的时候,我圣宗和你们的处境,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黄光烈漠然说道:“对你们而言,九幽与炎魔,是生死大劫,对我圣宗而言,则是……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通不过考验,自然大大不利,后患无穷,但终究不会有灭亡的生死威胁,既然如此,老夫为什么不敢冒一冒险呢?”

    “处境不同,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不同,于老夫而言,九幽又或者炎魔的入侵,是机遇多过是危机,机遇来了,自然要用心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现在。”

    黄光烈双掌一张,道道金光绽放,仿佛大日东升,笼罩宋无量头顶。

    “何况,你以为老夫现在仍然守在这里,是为了什么?自然是督战,如果你们想要临阵脱胎,那便将你们重新赶回去,继续专心致志的对付炎魔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是生死大劫,但如果真让炎魔闹出太大动静,老夫也脸上无光,处境不利。”

    墨老人皱眉不语,宋无量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燕赵歌和燕狄父子二人,则抬头凝视那道仿佛沟通了未知之地的灵光。

    “能从中接引一股独到的力量真意到这八极大世界,有承受便有供给,这是在界上界有靠山的意思?”燕赵歌看着那仿佛身处两界之间的人影,心中渐渐了然:“原来,你家的那位紫阳祖师,是这么一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在武圣三重巅峰卡住,不上不下,没能成功飞升界上界,却在无意间沟通了界上界,自身变成桥梁一般的存在……不,说是传声筒,或许更合适?”

    燕赵歌目视黄光烈:“只不过,你们和对方的关系,似乎还不够铁呢。呵呵,是对方在称量你们的价值吗?需要你们证明自己,是要一统八极,还是不管什么手段,能平息九幽、炎魔之乱便可以?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