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9.正派人燕赵歌
    

    燕赵歌同样在注视那道清净澄澈的细细水流。

    听见傅恩书的问题,燕赵歌微微一笑:“我在迷踪海里得到的东西,要尽快作用,就着落在这甘霖雨露上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燕赵歌手下动作不停,仍然在不断搅动深海潜流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污流渐渐褪去,三海交汇之暗流,直接汇聚融合成一道散发淡淡光泽的水涡。

    水涡底部,甘霖雨露化作潺潺细流,在海底静静流淌,向着远方延伸。

    哪怕燕赵歌收了噬地炉,不再搅动大海,这条水脉,也仍然延绵。

    傅恩书注视这条甘霖雨露所化的水脉,心中微微一动:“这水脉流淌的方向,似乎刚好卡在灵犀海与飞鳌海的边界线上?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灵犀岛的武者,再看看另一边归灵宗的武者,冲燕赵歌问道:“坏小子,又给别人下套了?”

    燕赵歌端正神色:“傅师伯您这是说哪里的话?这水脉我现在有用,用完之后就无所谓了,这是基于此地地势环境形成,我又带不走,留在这里,也算造福一方,没有白来这沧海大世界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斜睨着他,燕赵歌嘿然一笑:“说我是什么邪圣宗的传人,他灵犀岛也就嘴上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水脉,可是实打实放在这里的,归灵宗会不会让给他灵犀岛?”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就我所知,沧海大世界的主流炼器法门,是精铜淬火之法,这甘霖雨露对之很有利。”

    “但源自三海交汇形成的水脉,是无法分割的,想要从中单独取水,则需要特制的容器,否则想带都带不走,我之前打听过了,沧海大世界没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人想要使用,只能到水脉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微微皱眉:“两家也可以达成协商约定,共用一条水脉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依你所言,这甘霖雨露可以提升灵犀岛、归灵宗的炼器水平,这会让他们渐渐坐大,反而有利于灵犀岛啊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点点头: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实际情况却未必那么理想。”

    “平凡乡野,两个村子为一处水源大打出手的时候都多了去了,这种卡在边境线上的资源,谁也不会轻易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共赢是更好选择,可是但凡有一分机会,人总是想着独占的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嘴角微微一勾:“何况,我稍后入水,会大量消耗其中精华。”

    “我用过之后,剩下的部分,会渐渐失去动力,除非我再来搞一次,否则一定时间之后,清流会渐渐枯竭,重新退化回污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就那一段时间,已经够让灵犀岛和归灵宗起冲突了,而这段时间里剩余的部分,就算全落在灵犀岛手里,也不足以让他们产生大的飞跃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摇头失笑:“你肚子里,坏水太多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干咳一声:“师伯,我可是正派人。”

    附近的沧海大世界武者,看着那条潺潺清流,一时间都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不论正道七擘,还是邪魔六道,同样都是有不俗传承,悠久历史的大宗门,就和八极大世界的广乘山、苍茫山、大日圣宗等势力一样,都是发掘大破灭前先人遗迹,然后结合自身领悟,最终别开生面。

    大门大派,见识都不凡,也都在用心发掘前人遗迹与传承,收集归纳大破灭前的各种信息。

    甘霖雨露虽然没有亲眼见过,但其特征和妙用,沧海大世界各大宗门却多少有耳闻。

    此刻眼见燕赵歌竟然搅海化甘霖,一时间所有人都感到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而灵犀岛与归灵宗的人,仔细看清楚水脉走向后,震撼之余,一个个心思难免都活泛起来。

    这条水脉如果能长期据为己有,对自家实力的提升,不言而明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各大宗门势力,地理位置越近,矛盾便越多,比邻而居更是容易发生摩擦。

    正道七擘中,灵犀岛亲近万剑池,归灵宗亲近水晶宫,并不是毫无缘由的。

    灵犀海和飞鳌海相邻,灵犀岛与归灵宗一直以来,关系就并不怎么融洽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是有宿怨的两家势力,再没有邪魔六道带来威胁的时候,平日里没少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现在两海交界处出现这样一条水脉,两家难免生出不少心思。

    彼此之间相互对视一眼,仿佛都从对方目光中,看见相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很可能是邪圣宗的诡计,在挑拨离间,咱们可莫要让邪魔歪道看了笑话。”灵犀岛武者仰天打了个哈哈。

    归灵宗武者干笑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只是双方心中作何想法,那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归灵宗的人,看看燕赵歌、傅恩书,再看灵犀岛的人,心中难免嘀咕。

    燕赵歌等人到底是不是邪魔六道之一的邪圣宗传人,现在还没能彻底确定呢,不过是灵犀岛一面之词。

    说不定是突然现世的海外高人,灵犀岛与之结仇,却想拉着其他人一起陪绑。

    归灵宗武者心中渐渐有了计较,有燕赵歌等人和灵犀岛冲突,对方正好没有余力同自家争夺甘霖雨露水脉了。

    看着归灵宗武者闪烁不定的目光,灵犀岛武者心中不由暗骂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,自家岛主方坎接到消息后立即赶过来,肯定比没有准备的归灵宗宗主更快。

    到时候收拾了燕赵歌二人后,甘霖雨露水脉这里,自家灵犀岛也占据先机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燕赵歌,心中恨恨想道:“且先让你猖狂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此刻不关心归灵宗武者和灵犀岛武者作何想法了,冲着傅恩书点点头:“傅师伯稍候。”

    傅恩书言道:“放手去做,我虽有伤在身,也可为你护法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一笑:“无妨的,我用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言罢,燕赵歌身形一闪,整个人仿佛化作流光,融入那条在海水中泾渭分明的清澈水流中。

    入了水流,甘霖雨露加身,燕赵歌也感到一阵清爽。

    松了缩影囊,移开神宫廊柱,在迷踪海结界内得到的那尊石像,顿时从中飞出。

    燕赵歌周身穴窍飞出道道清气,注入那石像身上对应的一个个穴道中,与此同时,甘霖雨露也被裹在清气中,一起流入石像。

    石像顿时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石像表面竟然渐渐开裂,从裂缝中透出玉石般的光泽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