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吾爱小说网>玄幻小说>史上最强师兄>525.不会是私奔吧?

525.不会是私奔吧?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在外,跟蔺千城、方坎的打得天翻地覆,但仍尽量避免暴露自己同徐飞、石钧的关系,就是担心他们会被牵连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====================尤其是这次到了长离山后,得知石钧早早外出的情况下,燕赵歌心中也微微庆幸自己先前的谨慎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蔺千城幻影魔诀的缺陷被揭露,如今正是要小心躲避风头的时候,以免被人围剿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灵犀岛岛主方坎被杀,虽然还有诸多强者,但燕赵歌留下的那条甘霖雨露水脉,他们跟归灵宗之间还有的扯皮,一时三刻间也还抽不出身来,被折腾得焦头烂额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但燕赵歌没有忘记,沧海大世界还有一家圣地级别实力同自己结怨,便是邪魔六道之一的煞罗宗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煞罗宗元灵大宗师层次的第一高手“乌煞”江熊,连同几名大宗师武者,都被燕赵歌斩杀于迷踪海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消息当初被灵犀岛传得人尽皆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深海回廊一战,煞罗宗得知燕赵歌出现,也曾赶过去,但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,他们晚到一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等煞罗宗宗主赶到,深海回廊一战已经尘埃落定,燕赵歌一战惊世,飘然离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有北冥分身存在,煞罗宗宗主也不敢独自追击燕赵歌,只能含恨放弃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先前还有点担心,若是煞罗宗的人知道自己和徐飞、石钧的关系,有可能难为石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传回来的消息,同煞罗宗无关,却是石钧拐了一个血龙派的女弟子,一起失踪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燕赵歌膛目结舌,啼笑皆非:“该不会是私奔吧?小家伙可以的,我很看好他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来报信的白景康却笑不出来:“失踪的是血龙派掌门沈士成的独女沈莹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血龙派传回来的消息……是石钧贤侄欲对沈莹不轨,有血龙派弟子意图阻拦,结果被石钧杀死两人,重伤一人,然后将沈莹劫走,现在下落不明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徐飞皱眉:“怎么可能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看向徐飞:“按照这些天,徐师兄你描述石钧的为人,感觉不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按照徐飞所说,石钧的成长,或多或少还是受到了其父石松涛的一些影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倒不是说性格越来越像石松涛,而是石钧似乎在有意将自己同父亲区分开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这体现在,石钧对于作奸犯科之事,无法容忍,到了嫉恶如仇的地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……就像是在证明自己与石松涛不同一样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在燕赵歌看来,这些影响在接受范围以内,不过还是需要小心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的性格,敏感而又早熟,人生经历使得他有一种迫切证明自己的渴望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所幸徐飞这些年来善加教导,石钧除了性情有些急躁以外,品性很过硬,就燕赵歌待在长离山的这段时间,长离山武者都对他颇多赞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知道燕赵歌同石钧关系的人不多,所以这样的风评基本可信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看向白景康:“据我所知,血龙派和长离山,关系并不怎么和睦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当年燕赵歌同白景康夫妻相识的时候,就见他们同血龙派的武者发生冲突,对方甚至意图下杀手,置他们于死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白景康沉着脸点头:“不错,正道七擘之中,可能要数本门同血龙派的关系最为恶劣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如果不牵扯正邪之争,那么长离山在沧海大世界关系最差的两家宗门,就是血龙派和煞罗宗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几乎可以算是世仇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多年以来,如果不是有邪魔六道作为公敌,血龙派和长离山的关系还要更加恶化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摊了摊手:“所以啊,血龙派的一面之词,不足为信,说不定根本就是借题发挥,想要找茬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他眼睛眯缝了一下,迸射冷光:“我更关心,我师侄现在人在哪里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徐飞缓缓说道:“是非黑白,不辨不明,总要先找到钧儿,听听他是怎么说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白景康苦笑:“现在问题就在于,找不到石钧贤侄的下落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他看了燕赵歌和徐飞一眼,有句话没有说出口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所言的可能,长离山其实也有怀疑,如果往最坏里设想,石钧可能根本就已经遇害了,血龙派现在贼喊捉贼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或许不知道我和徐师兄还有钧儿的关系,但血龙派肯定知道我在长离山上。”燕赵歌神情已经平静下来,沉吟着说道:“血龙派敢这么大摇大摆来兴师问罪,必然有所倚仗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毕竟,你们长离山,和水晶宫的关系非常良好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要么,他们手里真的有切实证据,要么……”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:“你们多关心一下万剑池的动向吧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白景康徐徐点头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眼看燕赵歌和长离山走到一起,也就等于水晶宫多了强援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血龙派和万剑池的联系,注定会更加紧密,以作对抗,尤其是万剑池同灵犀岛的联盟遭到削弱的情况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看着白景康:“钧儿最后有消息,是在哪里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只要人还活着,哪怕下落不明,也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至于石钧已经出事的可能性,燕赵歌不是没有想过,但只要还有希望,他就不会放弃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白景康言道:“在星罗海,消息源自血龙派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一边说着,他取出一枚玉符,真元注入其中,玉符上射出光辉,凝结成一片光影幻境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幻境中就见一座大堂内,有两方人马面对面坐着,气氛剑拔弩张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一位长离山宿老沉声说道:“石钧虽然不是我长离弟子,但自小在我长离山长大,他的品性为人,老夫很清楚,绝不可能是奸淫掳掠之人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对面一群人,自然是血龙派的人,为首一个老者怒气冲冲:“这等畜生,你们还要包庇他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这老者也亮出一枚玉符,玉符上同样呈现光影幻境,似乎是当初情景留下的痕迹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就见一个青年右手持剑,剑势狠辣,刺死一人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而他左手腋下,则夹着另一个人,却是个女子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将一个对手刺死后,有更多人向他包围,这青年带着那女子跳入一个海涡中,瞬间消失不见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和徐飞隔着两重光影观看,景象难免有些失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徐师兄?”燕赵歌转头看向徐飞,徐飞点头:“是钧儿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