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吾爱小说网>玄幻小说>史上最强师兄>534.元符中期(书百万字已肥求杀)

534.元符中期(书百万字已肥求杀)

====================虽然只是瞬息之间,但这黑衣男子话里有几处地方,都给燕赵歌留下深刻的印象。燃文小说?==========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====================群龙入海的埋骨之地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小小的沧海大世界……下来一趟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提到群龙入海的埋骨之地,燕赵歌恍惚间,仿佛感觉自己一身雄浑精气微微跳动了一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那些存于自身穴窍中,尚没有全部炼化吸收的冰龙精气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在时隔多日,燕赵歌自身已经踏足元符大宗师境界后,都仍然还相当富余,自冰龙遗身那里吸收而来的精气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自己当初得到那冰龙遗身,踏足冰龙武圣故居的场景,仿佛再次在眼前重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在这沧海大世界,也有群龙入海的传说吗?又或者,那群龙入海的埋骨之地,在这里也能找到线索?”燕赵歌心中思忖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,那黑衣男子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下来?”燕赵歌的眼睛眯缝起来:“不是单纯的来,而是由‘高’到‘低’的下来,从哪里下来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已经知道界上界存在,并了解到自己母亲来源于那里的燕赵歌,心中第一时间生出的念头,自然便是这个黑衣男子可能也同样来自界上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此君的修为,别说武圣四重境界了,便是连武圣也不曾达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他离开界上界,来到这沧海大世界,是要在这里扎根吗?

====================如果不是,那么他如何返回界上界?

====================是否如同雪初晴所言,手里掌握了某种可以稳定界域缝隙的宝物?

====================这个黑衣男子现在何处?已经返回界上界了吗?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如果他一切顺利的话,应该还会回到那个海底石窟中,再看一看神宫大梁。”燕赵歌徐徐摇头:“不管他在群龙埋骨之地有没有收获,不管他的实力是否提升,办完那边的事情,总是要回来这里再试试的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心中思索:“看那光影留存的图像,他倒那个海底石窟,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,恐怕都有几百年过去了……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随着时间推移,从神宫大梁传来的光影图像还在不断变化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浏览神宫大梁记录的影像画面,仿佛经历了漫长的时间,其实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感觉到,眼前自己正处于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因为神宫廊柱同神宫大梁的交错结合,两者之间,产生了惊人的变化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仿佛形成一个特异的环境,追溯时间长河,化刹那为悠悠漫长岁月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这是单独接触神宫廊柱又或者神宫大梁都不可能遇到的事情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便是神宫廊柱与神宫大梁相遇,也只有这第一次交集,方才会生出这样玄妙的变化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一边浏览神宫大梁记载的光影图像,一边存息吐纳,默运玄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他不缺绝学,不缺资源,唯独只缺时间和积累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在这样一个刹那时间无限延长的环境下,对燕赵歌而言,无疑是最大的机缘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一边吐纳,头顶一枚武道元灵真符呈现,然后赫然是第二枚,第三枚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而神宫大梁记录的影像,在那黑衣男子消失后,海底石窟始终再不曾有人踏足,直到两个身影突然出现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精神一振,其中一个青年男子,正是长大后的石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没有当面见过,但徐飞已经给燕赵歌看过石钧的光影图像,所以此刻燕赵歌能大致将其认出来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不过,抵达海底石窟的石钧,也有伤在身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之前借用星光大潮,一股脑埋葬了一群血龙派武者,他自己虽然逃往地下,但是也受到了一点波及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和石钧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年轻女子,容貌出众,温婉秀丽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她搀扶着石钧,一同走入那岩石宫殿里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看着这一幕,嘴角向上微微勾起:“呦,肢体接触很习以为常的样子啊?小伙子,不错,不错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这个妹子,想必就是那血龙派掌门沈士成之女,沈莹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沈莹扶着石钧座下,关切的问道:“石大哥,你没事吧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摆摆手:“无妨,你怎么样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沈莹说道:“你护着我,我没事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看了沈莹一眼:“我方才也是迫不得已,否则难免寡不敌众,只是如此一来,你的同门恐怕都活不得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沈莹轻叹一声,神情低落黯然:“他们要擒杀你,你自卫在所难免,只是我心中不忍,毕竟都是我的同门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说起来,事情起因都在我,若不是为了从年伟手上救我,你也不用和本派门人起冲突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言道:“除你以外,我此前看血龙派的人本也不怎么顺眼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那凝珠古叶,明明是我先寻到,你的同门却要仗着人多抢夺,如果不是你调停,我当时就跟他们动手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不过,我虽不喜年伟等人,但你们分属同门,按理说,我不该插手你们血龙派自家弟子的事情。只是他意图对你不轨,这样的行径,我实在看不过眼,终于忍不住出手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沈莹抬头,担忧的看着石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微微一笑:“刚才,那年伟被我亲手了账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我知道他有个爷爷,是你们血龙派的第一强者,在整个沧海大世界,都是排名前茅的高手,但年伟这样的败类,我杀他,并不后悔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说着,稍微抿了下嘴唇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年伟的爷爷要杀我给他孙子报仇,我不怕,我只担心牵连师父和长离山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沈莹愁眉不展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并不是个悲观之人,调息片刻感觉伤势无碍之后,便站起身来,笑道:“师父总说我性子毛躁,我现在自己也有点这么觉得,坦白说,这事儿到了现在,我也有些后怕,但是绝不后悔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从头再来一次,我还会出手救你,只不过我可能会克制一些,尽量不要杀人,但那样一来,可能就该换我死在你的同门手下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沈莹喃喃低语:“石大哥……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拍拍手掌,说道:“年伟他们一行人,或许有人出去通风报信了,可能很快还会有别的追兵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“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我们先研究一下这里吧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沈莹点点头:“好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石钧一边转身看向那明显同石宫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大梁,一边从怀中摸出一柄玉质短剑:“是师父吗?又或者,小燕师叔?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接下来便是他们触碰大梁上的图纹,无意中引动法阵,然后被传送离开的画面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脑海中浮现的一道道光影画面,也到此为止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他轻轻揉搓自己的太阳穴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回想方才看到的一幕幕,画面最后定格在石钧上来触碰神宫大梁,和他身后的沈莹身上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脸上并未见明朗之色,笑容消失,沉吟不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心中微微一动,燕赵歌回过神来,发现传送已经结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燕赵歌收敛心思,一声轻喝,头顶元符已经难以计数,飞腾之间,化为一座巨大符阵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