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9.我的师侄谁敢动
    年琛居高临下,看着燕赵歌与石钧,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。???

    燕赵歌神色如常,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笑容,悠然冲着年琛摆摆手,打招呼:“呦,‘八指龙王’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岛上众人又是齐齐一呆,错愕的看向半空中的年琛。

    年琛脸色铁青,死死盯着燕赵歌。

    其他人这时看向年琛有些僵硬的双手,赫然发现,除了早年断去的左手大拇指以外,年琛赫然还少了右手食指!

    如今果然是“八指龙王”了,但没人笑得出来,大家的视线在燕赵歌和年琛之间转来转去,都生出一个让他们感到惊悚的猜想。

    燕赵歌身旁的北冥分身,握紧的一只拳头,微微松开一点,血光和金光从中涌现。

    仿佛一个极为强大的存在,让北冥分身牢牢抓在手里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心中猜想被印证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:“年琛被他折断一指?!圣兵九龙指其中一枚龙指套也被他夺了?!”

    虽然都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强大,但谁都未曾想到,他强横至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沈士成的视线落在沈莹身上:“莹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沈莹摇摇头,燕赵歌则淡淡说道:“你女儿一根毫毛都没伤到,反倒是我师侄伤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有血龙派长老哼了一声:“他杀死我血龙派那么多弟子,还有脸说?”

    燕赵歌哂然:“是啊,那么多人追杀围攻我师侄一个,结果被反杀一群。”

    那血龙派长老凸了眼珠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?”燕赵歌不再理会他,视线落在沈莹身上:“这位沈姑娘,年伟没有欺负过你,我师侄石钧可是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沈莹犹豫着低下头,旁边的血龙派武者都紧张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燕赵歌淡淡说道:“我师侄要是欺负你了,请问欺负了你哪里?你虽然是受害人,但说话也不好无凭无据吧?”

    “这里这么多人,你受到什么损害,大可以说出来,有的是人可以为你验证。”

    血龙派长老王勤寒声说道:“事实已经证明,是你的师侄劫走本派弟子沈莹,本派其他弟子意图拦阻,却被你师侄杀伤!”

    “你师侄劫了沈莹要干什么,这要问他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沈莹现在没事,只能说,是被及时发现的缘故,谁知道你师侄打得什么鬼心思?不过还没来得及下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改变不了他当初劫人杀人的事实!”

    燕赵歌有些好笑的看着王勤:“事实如何,光凭你一张嘴编造吗?”

    王勤提高了声音说道:“我知道阁下实力强大,自身天赋出众,如此年轻就登临元符大宗师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更炼化北冥武圣庄鲲的遗蜕作为分身,但你实力强大,便可以包庇你师侄行凶吗?”

    “须知这世间自有公理在,你今日杀了我,封住我的嘴,你能杀尽天下人,堵住天下芸芸众生之口吗?”

    王勤肃容看着燕赵歌:“阁下实力虽强,恐怕还没有这般本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横空出世,震惊整个沧海,如果说横行天下,群雄俯首,压得世人不敢出声就是你的目标,那你未免小看了这天下人!”

    燕赵歌神色恬淡,也不着恼,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王勤。

    对方话里话外,分明是想将自己这个突然出现的外来者,同整个沧海大世界对立起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燕某倒不至于小觑了天下人,但有些人确实难以让我高看一眼,比方说贵派。”

    血龙派众人都敌视着看向燕赵歌,燕赵歌淡然说道:“别这么看我,面子别人给,里子自己挣。”

    他招了招手,示意石钧走到自己身边,然后拍了拍其肩膀:“事实真相如何,现在其实只有这两个当事人知道,而现在,他们也是各执一词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信我师侄所言。”燕赵歌转头看向王勤等人:“年伟已死,他好歹是贵派宿老年琛的孙子,不管是为了他的身后名,还是为了贵派整体名誉,沈莹不再追究他,反而颠倒黑白将矛头指向我师侄。”

    沈莹紧抿嘴唇,其他血龙派武者则纷纷怒喝。

    燕赵歌不理会,径自言道:“但她最多只能洗干净年伟,想要污我师侄,污我师侄什么?充其量是带走她而已,除了这事儿以外,我师侄没动她一指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非要按照你们那套来说的话,那或许可以这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师侄以不伤害贵派弟子沈莹一根毛发的方式,将她带在身边做一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见证什么呢?见证贵派其他弟子是多么无能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单挑打不过我师侄不说,群殴照样打不过,一个接一个送命,贵派真应该好好检讨一下如何教导弟子,否则在外行走,太容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这个说法如何?”

    血龙派众人尽皆大怒,连王勤也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旁观的其他各大宗门彼此对视一眼,神色都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水晶宫的人没有说话,归灵宗带头的长老则嘿然道:“也可以说得通啊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事实真相越来越说不清道不明,但围观众人都不傻,心中渐渐生出许多猜测。

    整件事,逐渐成了一笔烂账。

    一行人等未必相信石钧所言,但哪怕有沈莹佐证,对血龙派的说法却也充满了怀疑。

    石钧心中一口气稍缓,虽然无法真正重获清白,揭穿年伟和血龙派和谎言为自己昭雪,但此刻总算有拨云见日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心中虽然有些不甘,但知道在沈莹不亲自将事实真相讲出来的情况下,这恐怕已经是最好结果。

    至少自己以后如果还在沧海大世界行走,不用背着奸淫掳掠之徒的污名。

    石钧刚想开口,耳边突然响起燕赵歌的传音:“别出声,这才刚开始而已。”

    现身以来一直沉默不语,只是死死盯着燕赵歌和石钧的年琛,这时冷冷说道:“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,确实很容易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仿佛恶龙咆哮,震得在场所有人耳边一阵嗡响。

    年琛直接一爪向着石钧抓来!

    “老夫死了孙儿,此仇不共戴天!老夫以你的心肝,祭奠伟儿在天之灵。”年琛目光冷酷至极:“谁也不能阻我!”

    一个身影晃动间,出现在年琛和燕赵歌、石钧之间,正是燕赵歌的北冥分身!

    “相对于动手来说,嘴上扯皮对你们其实更有利。”燕赵歌漠然说道:“寄放在你手上剩下的那几根手指,我现在来取了。”

    “动我师侄,就凭你?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