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6.我的战利品我作主(3更)
    (ps:加更26/69,第三更,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,谢谢大家!)

    燕赵歌一掌落下,仿佛天塌地陷。火

    沈士成在沧海大世界大宗师九重,元符后期境界中,也算顶尖人物,但是面对燕赵歌这一掌,却也无力应对。

    那恐怖的番天印之力笼盖四方,让他生出只有闭目受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围沧海大世界的武者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,看着血龙派掌门沈士成被燕赵歌一掌打得脑浆迸裂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血龙派的武者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燕赵歌若无其事转头看向他们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沈莹双目中浮上悲色,闭目不语,血龙派的武者嘴唇哆嗦,看着燕赵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在想,他好歹是你们的掌门,就算有什么问题,也该你们宗门内部公审,然后再做定夺?”燕赵歌淡然说道:“我觉得你们现在更应该考虑贵派接下来何去何从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你们的山门,被蔺千城他们踢了。”

    血龙派众人的脸色霎时间全部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这事情他们当然没忘,只是沈士成父女谋划一切,更暗杀了年琛的事情太过耸人听闻,让知道真相的他们有些错乱。

    此刻被燕赵歌一提醒,所有人都想起自家血龙派,当真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。

    年琛死亡,沈士成死亡,留守山门的血龙派长老和弟子们在魔道强者横扫下,多半也是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整个血龙派恐怕只剩下在星罗海这边儿的人马,却也已经是群龙无首,更失去根基,好像浮萍一般。

    风雨飘摇都不足以形容此刻血龙派的惨况。

    千年基业,堂堂正道七擘之一,沧海大世界有数的最顶尖圣地级势力,已经是大厦将倾,随时有灭门的危险。

    燕赵歌不理会血龙派众人,而是转头看向其他宗门的人,笑了笑:“相较于掳人来说,弑师这样的事,貌似问题更大一些吧?”

    众人都默默点头,燕赵歌继续说道:“弑师之事且先不说,沈士成父女为了一己之私,搅起这偌大的风雨,将我们当傻子来耍不说,还因此给了魔道可趁之机,牵连无数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燕某一掌毙了,诸位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一群人面面相觑,长离山的人首先说道:“自然是大快人心。”

    其他宗门的人,倒是万剑池的人接着开口:“这种奸险之徒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出声附和,血龙派的人则如丧考妣,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忘了最重要的事情,目光全都抬眼看向半空中悬浮的九龙指:“这九龙指毕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我的战利品,我就勉为其难先收下了,之后如何处理,燕某自会慢慢思量,你们就不用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双手背在身后,目光扫视全场。

    接触到他目光的人,尽皆心头一寒,纵有无限不甘,这时看着燕赵歌和另一边的北冥分身,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圣兵之宝贵,不用多废话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血龙派众人,其他宗门的人,又何尝不惦念?自家得不到,也不希望别家得到。

    但此刻被燕赵歌冰凉的目光的一扫,不由得胆气全消。

    今日之战,燕赵歌一己之力打得群雄俯首,更手掌乾坤,揭穿之前事情的真相,让观者心中都震撼不已,难生对抗之心。

    圣兵九龙指,燕赵歌短时间内也不好驱动,用神宫廊柱和神宫大梁的奇异组合一起镇压了,勉强收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人看着九龙指消失,不由得都吞了吞口水,心中怅然不已。

    燕赵歌这时转头看向沈莹:“不用想太多,你爹火上浇油,我都一掌拍死,更别说你这个点火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沈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,燕赵歌却完全不理会,而是看向石钧,平静说道:“钧儿,你处理,从哪里开始,最后在哪里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你,沈莹,年伟三人开的头,年伟已死,当事人还剩下你们两个,了结它吧。”

    北冥分身手掌一伸,光华闪动间,直接将石钧和沈莹一起卷了,两人落入北冥分身掌心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其他众人嘴唇动了动,都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血龙派的人神情复杂,但更多却有解恨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都是多年老江湖,却被一个小女娃算计了,让他们都有羞于见人,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燕赵歌神色恬淡,传音给徐飞:“徐师兄你觉得钧儿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徐飞不答反问:“如果钧儿选择放过她,赵歌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燕赵歌笑了笑:“我的北冥分身擒下她的时候,一道暗劲就已经埋进她体内了,随时都可以爆发。”

    徐飞看向燕赵歌。

    燕赵歌淡淡说道:“我说心里话,不考虑双方立场,对这个丫头,我是有些惜才的。”

    “面对我,面对一群大宗师武者,表面仍然一点破绽都不露,甚至心绪波动都平稳如水不起点滴波澜,让我们感受不到伪装迹象,表现近乎完美,武道天赋和品德先不谈,这样的心性定力,当真难得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坦白说,把我放到跟她相同的环境和条件下,我没把握能比她做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一笑:“但问题在于,我对敌人,是从来不讲惜才那一套的。”

    徐飞叹息一声:“钧儿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也看了其他人一眼:“血龙派的人首先就不会放过她,正道武林也容不下她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说道:“我知道,钧儿会如何做,我心中大约有八成把握,我只是有些担心这之后,此事会对他有多大影响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了徐飞一眼,燕赵歌斟酌了一下措辞:“这么说可能对大师伯与石师兄有些不敬,不过啊,他们可真不愧是祖孙三代。”

    “石家血脉深处,都埋藏着几分超乎常人的执着和狠劲。”

    “在大师伯身上,是严苛持正,坚毅不屈。”

    “在石师兄身上,是偏激执拗,至死不悔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咂了咂嘴:“钧儿现在还嫩,只能看出一点雏形,不知道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徐飞闻言,没有吭声,但也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燕赵歌目光突然一动。

    北冥分身张开手掌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