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7.围堵邪圣(4更)
    (ps:加更27/69,第四更!)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向着北冥分身看去。?

    北冥分身手掌摊开,光华涌动间,有人影浮现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石钧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这一幕,心中一时间也有多种念头交替闪现。

    “静静心。”燕赵歌神色平静的说道,石钧一反常态的沉默,无声点头。

    燕赵歌见状,和徐飞对视一眼,都知道石钧对沈莹,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,有投入感情进去。

    石钧嫉恶如仇,不平则鸣,对弱者有怜悯之心,这些都不假。

    但是他性情刚烈,有人下套诓骗,设计陷害他,被他知道真相后,只会引起强烈的反弹。

    和燕赵歌还有徐飞一样,石钧也是个不动手便罢,动起手来拳头不认对方是男是女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要对付一个欺骗陷害自己的人,石钧一点都不纠结,对方是不是女子,是不是诉苦衷装可怜,并不会让他手软。

    现在这幅有些沉默的模样,却是因为,沈莹当前在他心目中,地位并不寻常,并不仅仅只是一个自己路见不平,施以援手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到头来发现事情真相,才更让人受伤,同时也更让人愤恨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沈莹在石钧面前究竟是什么样的表现。

    一派坦然,然后甘心受死的模样,仿佛自己终于不用再受内心煎熬,更带着几分赎罪似的心情?

    悔不当初,曾经确实有心算计石钧,但随着两人私下里这些日子的相处,自己也动了真情,渐渐于心不忍?

    泫然欲泣,心丧若死,一言不发,闭目待死的模样?

    还有其他各种方法……

    燕赵歌一瞬间脑海中都冒出好几种,至于那些痛哭流涕,哭天抢地为自己赌咒发誓辩解的方式,燕赵歌根本都不考虑,也不觉得以沈莹的心智她会那么干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是燕赵歌还是徐飞,都没有询问石钧具体过程,徐飞也只是轻轻拍了拍自己弟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几大宗门的武者,仍未散去,都带着几分期盼的看着燕赵歌,但是又不好抱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水晶宫和归灵宗的武者,都在悄悄传音给长离山的武者,显然是希望帮忙说情。

    领头的长离山长老,看向燕赵歌,就见燕赵歌目光温润,平静同他对视。

    这长离山长老心中微动,有些明白过来:“他这是送本派一份儿人情,让水晶宫和其他宗门欠下我长离山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行事虽然霸道张扬,手段狠辣酷烈,但也并非一味狂妄,不通人情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一边思索,这长离山长老正色向着燕赵歌行了一礼:“魔道猖獗,如今道消魔长,还请燕先生能出手相助,匡扶苍生。”

    燕赵歌徐徐颔首:“苍生为重,燕某自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总算得到燕赵歌表态,一群人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燕赵歌微笑说道:“诸位但请放心,魔道翻不了天。”

    他此刻仍然这么说,一群人渐渐也都琢磨过味来,感觉燕赵歌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燕赵歌言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带着众人一起上路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燕赵歌来说,虽然他在沧海大世界貌似和正道结梁子不少,但他确实更倾向于正道。

    这和名义上的正魔之分没有关系,修行某种武学,也跟人的道德品质没有直接联系。

    正道同样有卑鄙小人,魔道同样有英雄豪杰。

    但是反过来,并非正道中人就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魔道中人也多得是穷凶极恶、作奸犯科之辈。

    燕赵歌之所以在整体大方向上更倾向于正道,是因为实事求是的讲,至少在修练方式上,魔道武学更加血腥,更加凶戾。

    很多魔门武学,都要以血为祭,牺牲大量普通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便以沧海大世界为例,惊魂岛的武学要有所成就,需要屠戮大量活人当场将生魂化入自身罡气真元内。

    邪圣宗的幻影魔诀,掠夺他人生命精气修练。

    青蛇岛饲养万蛇,以人肉为食。

    煞罗宗炼玄乌刀气也就罢了,炼血海刀气,顾名思义,就是杀人取血练刀,幽罗白骨刀同样要淬炼人骨阴气。

    作风相对而言光明正大一些的斩龙道和雷煌派,门下弟子也都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。

    就燕赵歌所知晓的一些魔道武学,没几个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六灵魔拳,名为魔拳,其实已经相当堂皇温和,但真正最上乘的修练方法,也是要取那六种灵兽的精血淬炼自身。

    燕赵歌自问慈悲心这东西相当有限,节操也比较有限,但对大多数魔道绝学的修练方式,仍然感到排斥。

    其他人被燕赵歌带着,一时间也不知奔向何处,只好都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徐飞和自己的徒儿并肩坐着,他转头看向石钧,就见石钧此刻的脸色已经渐渐开始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石钧的目光中,有着些许茫然。

    感觉到恩师的目光,石钧转头看向徐飞,轻声问道:“师父,我这次是不是做错了?受人利用,险些惹下大祸。”

    徐飞摇头,首先说道:“路见不平,见义勇为,永远都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情况紧急,不容我们过多考虑,需要当机立断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徒儿和声说道:“但越是这种时候,你越需要留心,你的对头,有可能设下陷阱,有可能颠倒黑白,而有些时候,我们还会遇到是非黑白并不那么分明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这次的目标其实是冲着赵歌来的,有心算你无心,你无需自责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做法没有错,但在做事的过程中,你还需要更仔细。”

    石钧闻言点头:“弟子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燕赵歌,轻声说道:“这次幸亏有小燕师叔,我知道,是因为不想我担着污名,怕我心里过不去这关,小燕师叔才用这么麻烦的办法来为我洗刷冤屈。”

    石钧笑了笑:“否则换了师叔他本人,恐怕就是直接开杀,辩解个鸟啊。”

    徐飞闻言也不禁莞尔。

    这时,燕赵歌一行人突然接到传讯。

    万剑池掌门言冈携圣兵浮沉剑支援水晶宫,邪圣蔺千城突然退走,去向不明,水晶宫宫主林世和万剑池掌门言冈二人,同斩龙道宗主赵重与惊魂岛岛主刘硕展开大战。

    水晶宫之危,基本可以算是已经解围了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都感愕然,然后齐刷刷看向燕赵歌。

    “蔺千城选择对他自己而言最有利的路子。”燕赵歌说道。

    长离山长老迟疑的问道:“可是蔺千城会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燕赵歌微微一笑:“我们现在,就正是去堵他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