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4.反咬一口
    八极大世界,一众人族强者聚集东海,决战炎魔。 ? ?

    这一战最后以广乘山掌门燕狄、画圣墨老人、大日圣宗太上长老黄光烈和碧海城城主宋无量四人联手,催动太乙破阙阵,将炎魔和通往炎魔大世界的界域通道入口一起镇封而告终。

    人族武者欢欣鼓舞,这一战不仅仅剿杀大量炎魔强者,更有机会将界域通道镇封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炎魔将难以再对八极大世界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已经延绵多年的炎魔之祸,这次得到很大解决。

    镇封炎魔的太乙破阙阵,乃是出自广乘山,这让广乘山为天下传送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一场大战中,人族武者付出的代价同样不小,而最引人注目者,便是八极大世界如今年轻一代第一天骄,太上乘龙燕赵歌。

    太乙破阙阵固然镇封炎魔,但是在封印形成的时候,也会在阵法内外形成巨大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武圣境界以下的人,都难以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燕赵歌当时也在阵法之中,不知何故,没能及时撤出,在东海封印完成后,他也再没有现身。

    众人仔细寻觅,没能发现燕赵歌踪影后,心情都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以常理推断,燕赵歌凶多吉少,很可能遭受封印波及,陨落在这旷世一战中。

    广乘山上下,自然大为失落,宗门中人始终没有放弃寻找燕赵歌的努力,但随着时间慢慢推移,始终一无所获,人们眼中的希望,也越来越渺茫。

    而除了燕赵歌以外,广乘高层强者,还有傅恩书也被卷入封印波及范围内。

    这使得大战之后刚刚尘埃落定,广乘山就和大日圣宗爆发冲突,双方险些在东海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傅恩书的弟子封云笙与尹流华一起向宗门汇报,东海封印正在进行过程中,突然有大日圣宗的顶尖强者突袭她们师徒,导致傅恩书被卷入封印。

    双方闹得不可开交,而就在此期间,在此发生一桩大事。

    此前与炎魔的大战中,苍茫山掌门楚演重伤回山修养,将本门的圣兵斫天斧暂时托付给宗门太上长老李景图。

    斫天斧虽然也遭受重创,但为了应对炎魔的攻势,李景图还是带着斫天斧留在东海。

    结果封印形成,一片混乱,等局势渐渐安定下来后,苍茫山其他武者赫然发现,自家李长老遇害。

    而圣兵斫天斧,竟然落入大日圣宗手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八极大世界为之哗然。

    斫天斧虽然受损,但大日圣宗有太阴冠冕和斫天斧两大圣兵在手,声势高涨。

    燕狄、墨老人、宋无量等人都暂时陷在东海封印里,而更让广乘山、碧海城、苍茫山心情沉重的是,天雷殿殿主沈雳现身,仍然同大日圣宗连成一气。

    两家联手,使得浊浪阁阁主安清霖都为之忌惮。

    广乘山尤其憋闷,因为自地域传回来的消息,九幽入侵的威胁虽然也已经解除,但是自家太上长老“齐天圣”元正峰同样失陷在时空乱流中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而这很大程度上,都是因为天雷殿殿主沈雳的临阵脱逃。

    在广乘山声讨沈雳临阵脱逃的同时,沈雳却也反咬一口,声称在阻止九幽降临的过程中,广乘山门人燕赵歌,心生贪念,触动地域中的异宝,导致封印崩溃,险些导致魔头得逞。

    最终是靠他沈某人,方才成功封印九幽裂缝,阻止真魔降临。

    广乘山自然不服,但偏偏当时在地域中的八极大世界武者,近乎全部战死。

    从地域生还的人,方准重伤昏迷不醒,而燕赵歌眼下也生死未卜,不见踪影,能光明正大说话的当事人,竟然就只有沈雳一个。

    这使得广乘山就算还击,也显得有些绵软无力,双方的相互指证,渐渐变成一个分不清是非的泥潭。

    炎魔同九幽的攻势,都被同时遏制,八极大世界寰宇为之一清,外患被化解。

    但是世界整体局势,却并没有轻松下来,几大圣地之间火药味十足。

    因为同炎魔和九幽的大战,导致各家实力都受损严重,便是大日圣宗,新得斫天斧也是受损的,掌控太阴冠冕的孟婉同样在和炎魔的战斗中负伤。

    各家在不停相互攻讦的同时,也都再抓紧时间****伤口,重新积蓄实力。

    “封师侄,你的伤势已无大碍,不会有不良影响。”

    广乘山中,长老风驰看着封云笙说道:“也不会影响你接下来的修练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点点头,然后问道:“尹师妹呢?”

    风驰言道:“她也无碍,你们两个都是皮外伤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向风驰行了一礼:“谢过风师伯。”

    旁边风驰之子,风墨阳递过一个小巧的白玉瓶:“这里面的丹药,一天一枚,服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风师兄。”封云笙接过,风墨阳言道:“赵歌和傅师伯,相信会吉人天相,不要太过忧心,你和尹师妹两人平安无事,他们若是知道,也会感到高兴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点点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风墨阳看向封云笙:“第七次太阴之试,我这里先预祝封师妹你盖压群芳,揽月而归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闻言,目光明亮,没有说尽最大努力或者尽可能一类的话,而是郑重点头:“我会赢。”

    没有骄傲自得,也没有诚惶诚恐,平稳的如同大地,坚毅的如同山岩。

    风驰也言道:“你这孩子,不怕压担子,老夫也不怕给你添压力,这次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借师伯吉言。”封云笙和风驰、风墨阳父子道别,出来之后,就见司空晴和应龙图都等候在那里。

    封云笙先向他们点点头,示意自己伤势已经无碍。

    三人同行,司空晴首先开口:“大日圣宗,会不会就此扣下太阴冠冕,废除太阴之试?”

    封云笙言道:“不会,那样会将浊浪阁彻底推向本门,天雷殿也未必乐意,大日圣宗虽然得了斫天斧,但他们还远远做不到一家独大。”

    司空晴点点头,清澈的眸子中,闪动寒光: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深吸口气:“是啊,很好。”

    她眼前,浮现一张又一张面孔,有师父傅恩书的,有师祖元正峰的……

    最后定格在燕赵歌那看起来表面风度井然,其实张扬嘚瑟的笑脸上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