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9.大起大落(5更)
    (ps:加更33/69,今日第五更,稍晚还有更新。???)

    封云笙不确定自家师徒三人,行踪如何被大日圣宗的人得知。

    但她仔细回想当初的经历,确信不是自己这里出的纰漏。

    在今日之前,她不愿意怀疑尹流华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这个血魂回光仪式,封云笙不得不多几分心思。

    她不了解当初情况究竟如何,常震让她提供别人泄密的证据,她手头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封云笙告诉自己要冷静。

    她视线扫过尹流华和洪家齐,朗声说道:“血魂回光仪式,同样可以作假,我申请宗门对尹师妹和这位洪先生彻查。”

    常震面色如常,不急不躁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言道:“退一万步说,血魂回光仪式没有问题,当时的景象,也有可能是师父被大日圣宗的人误导了,所以误会了我。”

    常震言道:“有这个可能性没错,但照你这么说,就有砌词狡辩的嫌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纯粹的一面之词,不能作为证明你清白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尹师侄和洪先生,宗门接下来都会再做一番详查。”常震转头审视洪家齐和尹流华,两人都点头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洪家齐慨然道:“诬告反坐同罪,走到哪里都一样,我既然敢来广乘山,就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

    常震颔首,转头重新看向封云笙:“那么,封师侄你,可还能提出什么例证,证明自己清白?”

    “毕竟依你先前所言,影像中事情发生的时候,你并不在场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深吸一口气,沉声说道:“不错,我质疑血魂回光仪式的真假,但我本人无法证明它是假的,因为我当时不在场,和师父、尹师妹失散了,连师父的遭遇,我也是事后听他人转述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与大日圣宗之间,早已一刀两断,更不可能做出弑师的事情。”封云笙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弟子入门这些年,不敢说有立下寸功,但绝无二心,是师门和师父给了我新生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抬头直视众人:“说我是大日圣宗的暗子,也不过这一段真假难辨,前因后果不明的影像作证,可还有其他证据?”

    “我若暗通大日圣宗,想要联系他们,总该有个联系渠道或者方法吧?”

    “说我泄密给大日圣宗,引人来杀师父,我是如何引的?”

    常震看着封云笙,平静说道:“稍后,我也会检查封师侄你的物品和住处,你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封云笙摇头:“随时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坐着一言不发,良久之后,传音给常震和张昆:“如此天资出众的弟子,大日圣宗舍得派出来当暗子?”

    常震言道:“她本来的太阴之体废了,武道天赋虽然出众,但未尝没有可能,她能在本派恢复太阴之体,相信便是大日圣宗也出乎预料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问道:“太阴之试怎么办?只有三个月时间了,要知道,封云笙这次希望很大!”

    张昆眉头紧皱,常震则开口说道:“封师侄这次,恐怕不宜参加太阴之试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说道:“现在还无法证明封云笙是里同外敌,欺师灭祖的奸细,虽然有血魂回光仪式,但也不能就此做出判断,这对封云笙而言并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张昆和常震都看向秦长老。

    秦长老神色坦然。

    当初是他最先同意燕赵歌收留封云笙,更为此不惜和大日圣宗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如果封云笙真的是大日圣宗的暗棋,燕赵歌责任最重,秦长老也要受牵连。

    但秦长老脾气火爆刚强,丝毫没有避嫌或者明哲保身的打算,仍然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说出来。

    常震言道:“如果确定了是她的罪责,她现在已经被明正典刑处死了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瞪着他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一切还是未知数,我本人亦不愿意相信封师侄会是这样的人,希望之后的调查能证明她的清白,但接下来的太阴之试,她确实不适合继续参加。”常震看着张昆和秦长老,缓缓说道:“这么说或许不敬,但她的问题,不仅仅是造成傅师妹遇难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张昆和秦长老都微微一默,似乎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常震继续说道:“现如今的局势,这第七次太阴之试的结果,非常重要,太阴冠冕,不能继续留在大日圣宗手中,否则等他们手里的斫天斧休养恢复后,会非常难以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封云笙真是大日圣宗的暗子,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暴露,若是她赢得太阴之试,太阴冠冕在手,我们谁能制住她?”

    “她肯定当场叛逃,然后回归大日圣宗,我们等于拱手将太阴冠冕送给大日圣宗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言道:“大日圣宗的孟婉这次在东海受伤,正因为他们自己没有信心获胜,才打击本派的太阴之女,让我们自乱阵脚,这才等于是将太阴冠冕拱手让给大日圣宗!”

    常震颔首:“不错,确实也有这个可能,但是谁能保证,封云笙一定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秦长老想说什么,常震说道:“所以,我提议,折中。”

    张昆一对白眉微微耸动:“折中?怎么个折中法?”

    常震言道:“首先要保证,太阴冠冕绝对不能继续留在大日圣宗手里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和张昆都点头:“这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大日圣宗的孟婉有伤在身,而且伤势很重,绝非短时间内恢复,必然会重蹈她自己第二次太阴之试时候的覆辙。”常震言道:“封云笙不保险,但还有其他人可以击败孟婉。”

    张昆神色微微一动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常震点头:“碧海城的陈素婷无法保证,但是浊浪阁的樊秋,稳胜大日圣宗的云秀清,也可以胜过有伤在身的孟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自己得不到太阴冠冕无妨,但绝不能让太阴冠冕继续留在大日圣宗手里,落入浊浪阁之手,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常震目光扫过张昆,轻声说道:“师父,本门现在其实只要求稳就可以了,掌门师弟无敌天下,只要能安稳过渡,等到掌门从东海返回,便是黄光烈一起回来,也不是本门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掌门超凡入圣实力惊人的缘故,其实浊浪阁未必没有想法,本门现在反倒不宜太出风头。”

    秦长老闻言,大皱眉头,但他知道太上长老张昆作风素来保守,另一位没到场在养伤的太上长老何宁,同样作风温和保守。

    当年,他们就相当看不惯燕狄、方准、石铁等中生代强者激进强硬的作风。

    虽然石铁陨落,但随着燕狄、方准等人实力同影响力与日俱增,又有元正峰支持,宗门实力越来越强,温和派作风渐渐没有市场。

    但在地域和东海大战之后,宗门空虚,温和保守思潮再次抬头。

    秦长老看向常震,在他的记忆中,常震虽然是张昆弟子,但思想比较中立,并非纯粹的温和派。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