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0.窥天珠(6更)
    (ps:加更34/69,今日第六更。)

    秦长老看向常震,常震神色如常,肃穆之中,怀着几分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是宗门现在连续遭受大变,顶尖强者折损太多,让常震更加偏向温和保守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?

    秦长老看不透,而张昆沉吟片刻之后,终于开口说道:“你如今身为掌刑殿首座,此事由你全权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常震答道: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对封云笙和尹流华,都没有采取直接拘禁的处理,但二人都被限制出行,行动受到监管,犹如软禁。

    等待她们和洪家齐的将是繁复的审查。

    封云笙告诫自己要冷静,平和接受这一切,不要耽误自己日常的修练。

    距离太阴之试还有百天左右时间,如果能证明自己的清白,她还能赶上参加。

    虽然张昆等人有心索性放弃这次太阴之试,但是这次的机会非常大,又让广乘山上下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常震虽然全权处理此事,但在秦长老等人的据理力争和两位太上长老的默许下,也没有克扣封云笙和尹流华的待遇,让她们可以如常修练。

    审查不断进行,常震亲自主持。

    “封云笙的东西,全都在这里了?”常震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旁边一位姓王的女性长老,目前暂代指导封、尹二人的修练,闻言答道:“全部都在这里,包括她的缩影囊,不过我没看她的缩影囊,原样封好交给你,不过我可以肯定,她身上没有多藏东西。”

    常震无声点头,神色不变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却充满了疑惑:“没有了,到哪里去了?难道她没有带回山来?”

    常震目光中闪过几分阴霾:“莫非,她已经知道了?不,应该还不知道,否则不会是这个反应,这么长时间没能将之开启,说明她是无意间得到此宝,还不会使用,如此便好,我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东西在哪里呢?看来只能慢慢熬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对方表示,在她的缩影囊里,发现一枚影灵符的时候,封云笙顿时双眉一耸。

    她现在越发确定,有人在设计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是哪个人,或者说……是哪些人?

    封云笙正视着自己面前的常震,常震同样神色平静,不见丝毫端倪:“影灵符还没使用过,无法确定能用来联系谁,但在你的缩影囊发现能用来较远距离练习的一次性灵符,你的嫌疑越来越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代表某些人的嫌疑越来越重。”封云笙静静说道。

    常震问道:“尹师侄可以接触到你的缩影囊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封云笙看了他一眼,缓缓说道:“这枚影灵符,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常震言道:“但上面有你的罡气气息残留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答道:“在我修练待过的地方,就有可能收集到。”

    常震点头:“不错,我会查清此事。不过,如果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报备过,现在最好说清楚,如果再翻出来,只会加重对你的怀疑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封云笙一眼:“你最近,尤其是前往东海,待过的地方,做列表,掌刑殿会一一查证,切记不要有遗漏,那是对你自己不利。”

    封云笙答道:“没有遗漏,我能确定位置的,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常震点点头,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让封云笙感到心焦的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对自己的监管,反而越来越严厉。

    自己同尹流华的修练安排,渐渐被打乱,宗门中一切资源供应也都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被拘禁到掌刑殿,但是对自己的审查,越来越严格,讯问越来越密集。

    封云笙不贪图待遇,但是从这变化折射出来的问题是,宗门,或者说掌刑殿,对自己越来越不信任。

    眼看第七次太阴之试即将来临,自己修练所受影响反而更大了,这预示着,宗门很可能禁止自己参加这次太阴之试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让封云笙揪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大日圣宗普照峰上,宗主黄旭,和其子黄杰两人对坐。

    黄旭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:“这么长时间始终没有消息传来,看来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我唯一没想明白的是,你为何如此笃定,常震会按我们的计划行事?”

    黄杰表情波澜不惊,答道:“不是按我们的计划,而是他自己的计划,我们利用他,他也在利用我们,只是他不知道,他的计划,正是我希望他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这个人,那尹流华第一关便不容易过,很容易露出破绽,只有广乘山自家这位掌刑殿首座,才能一路帮她兜着。”

    黄旭问道:“我奇怪的正是,常震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黄杰言道:“因为他有私心,他想要从封云笙手里得到一件东西,却又要掩人耳目,所以封云笙如果犯了事,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翻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黄旭看着黄杰:“看来你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黄杰取出一枚宝珠,摆在黄旭面前:“我确实清楚,因为常震想要的东西,其实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点了点宝珠,宝珠中呈现光影图像:“我这窥天珠记录的影像,是没办法作假的,所以是铁证如山。”

    黄旭看了一遍,顿时目光一亮:“原来如此,原来苍茫山的李景图是死在他手上。”

    黄杰点头:“当日李景图被您和其他长老重伤,带着斫天斧逃走,遇到了这常震,他鬼迷心窍,贪图斫天斧,杀了李景图还毁尸灭迹,谁知斫天斧虽然被重创,但灵性未失,趁着他和李景图交手时飞遁而去,最终还是落在您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常震脏了自己的手,到头来却还是为我圣宗做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“窥天珠是子母珠,记录这一切的子珠被常震发现销毁了,但他认出窥天珠,所以在寻找核心的宝珠本身。”

    黄旭想了想:“你让他以为,窥天珠在封云笙手上?”

    黄杰答道:“其实是个意外,封云笙无意中得到一枚子珠,我察觉后,觉得或许是个不错的机会,所以引导常震留心到封云笙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,窥天珠从来都是一子一母,唯独我这个特殊,有记载以来,第一个一母三子,所以常震不知道,封云笙手里的,也是一枚子珠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将事情抖出来,常震日子不好过,广乘山跟苍茫山不好交代,晚点抖出来,常震跑不了,但在此之前,他可以帮帮我们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那枚子珠现在在哪里?”黄旭问道。

    黄杰手掌托着那枚宝珠:“被我震碎了,所以常震怎么找,都不可能找到,而封云笙的修为还不足以毁灭窥天珠,因此常震更多会以为珠子被封云笙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一切他又无法宣之于口,很难验证,于是他只能更加努力的寻找,他越努力,对我们而言,自然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广乘山现任掌刑殿首座,广乘山现在能压住他的人,又是两个垂垂老矣,瞻前顾后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常震不罢休,封云笙脱不了身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