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1.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(7更)
    (ps:加更35/69,今日第七更。火

    有些情节不得不写,不过我选择竭尽全力码字,将这段情节尽快渡过,诚意还是很饱满的,还请大家多多支持,谢谢大家!)

    黄杰收起窥天珠,盘膝而坐,双手放在膝头:“绝渊闹一场,东海打两场,地域死一场,广乘山如今人才凋零,常震可以放开手脚,为他自己,也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黄旭言道:“这几场闹下来,大家都是元气大伤。”

    大日圣宗这一代的大日七子,几乎死绝,换人换了个遍,甚至连新递补的人里都有陨落的。

    黄杰继续说道:“就算现在燕狄、元正峰、方准、燕赵歌都不在了,封云笙在广乘山的地位其实仍然是稳固的,换个人涉嫌暗通我圣宗,谋杀自己恩师,没被宰了或者废武功,也扔进锁天峡关着待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铁证如山,否则广乘山不管谁当家,都舍不得封云笙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杀她,不代表她还能安稳参加今年的太阴之试。”

    黄杰神情平和的说道:“广乘山的所谓温和派,我大致有所了解,他们不敢在封云笙身上冒风险,多半就会把希望寄托在浊浪阁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,在等燕狄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,东海那边如何了,有办法吗?”黄杰问道。

    其父黄旭微微摇头:“没什么把握。”

    黄杰少见的沉默下去,叹了口气:“说不得只好用最后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黄旭摇摇头,转而说道:“一切按计划进行便好,只是洪家齐和那尹流华会不会出破绽?破绽太明显,常震想帮他们兜也兜不住。”

    黄杰答道:“没有谁能保证计划完全不出错,不过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洪家齐和尹流华之前完全是陌生的,只要死咬住血魂回光仪式那一幕就可以,其他时候他们本也没有交集。当初救了那个尹流华,将她送到傅恩书身边,然后给咱们报信的那个人,不会让他出现在广乘山视线内的。”

    黄旭微微摇头:“本意是在东海索性袭杀封云笙,却不料蒙师叔失了手,所幸如今还可补救。”

    黄杰淡淡说道:“若非实在没别人,我本也不希望是蒙师叔祖出手,他老人家太久不出山了。”

    黄旭手指点了点他:“慎言,蒙师叔祖已经故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孟浪了。”黄杰不反驳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向黄旭行礼之后退下,走了没几步,就见一个人影出现在道路旁,似乎是在专门等他。

    “孟师妹,你现在应该在专心准备太阴之试才对。”黄杰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孟婉脸上不再有笑容,面无表情看着黄杰:“广乘山那边的消息虽然模糊不清,但封师姐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对于孟婉的称呼,黄杰并不在意,他看着孟婉,很平静的点头:“不错,她很可能这次参加不了太阴之试了。”

    孟婉直视黄杰:“跟圣宗有关?”

    黄杰答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孟婉沉默,黄杰与她擦身而过,走了两步后,停下脚步,淡淡说道:“若是你能始终保证胜过她,那我自然不需要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去广乘山为她抱不平?那样只会更坐实她暗通本派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孟婉转头看黄杰,黄杰背对着她没有回身:“如果我是你,就继续努力修炼,你实力越强,说话才有越多人听,比方说我现在就需要为你多解释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成为圣宗第一强者,将来踏平了广乘山,你要保住封云笙,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收拾我,给封云笙出气,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孟婉缓缓说道:“我会记得。”

    黄杰微微偏了下脑袋,侧眼看向孟婉:“奉劝你一句,你表现的对封云笙越关心,只是将你的软肋暴露的越明显,对我来说是这样,对其他有心人来说,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孟婉神色没有丝毫变化,注视着黄杰:“黄师兄,你是个聪明人,我一直都知道,但你现在,正在做一件很蠢的事情,你越在我面前抖落你的机灵,我便越防备你,也越恨你,这不利于你一贯重视实效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黄杰转头看了孟婉一眼,微微颔首:“说的是呢,是我有些得意忘形了,谢谢孟师妹提醒。”

    言罢,黄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孟婉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然后转头看向山外远方:“封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不了解封云笙此刻经历事情的细节,但是隐约能感受到那仿佛寒冬刺骨的凉意。

    曾经大起大落,如今在距离顶峰触手可及的位置的,却再次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失而复得,得而复失,这样的起落,足以让任何一个经历者发狂。

    封云笙没有发狂。

    看着来探望自己的司空晴,她微微一笑:“我很想去看看那山顶之上的景象风光,可惜,好像命里没有似的,总是在距离一步之遥的时候,便骨碌碌滚下山脚。”

    素来清冷的司空晴,闻言亦是心中一痛,伸掌抓住封云笙的手。

    封云笙扬了扬眉,笑道:“放宽心,我不会放弃的,纵使宗门无意让我参加这次太阴之试,我也仍然会坚持修练,提升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做好准备等待机会,哪怕空等再长时间,也比机会来临,却因为自己的缘故没做好准备来得要强。”

    司空晴闻言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封云笙抬首望着夜空中的月光,轻声自语:“不知他看到的月光,是否一样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巧合,虽然时间流速不一,但此刻的沧海大世界,也正是明月当空之时,并且同样是满月。

    燕赵歌望着沧海月明的景象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徐飞站在他身后,问道:“赵歌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燕赵歌耸了耸肩膀:“没什么,只是想起很久以前听过的一句诗。”

    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”

    徐飞回忆了一下:“没听过……”

    燕赵歌笑了笑:“我也记不得在哪里听过了。”

    徐飞咀嚼了一阵诗意,一时间也不由得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师兄弟两个一起站在海边,遥望远方天际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靠近,燕赵歌和徐飞都转头看去,就见长离山的白景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燕赵歌见到白景康,眼睛微微一亮:“白长老是有好消息?”

    白景康郑重点头:“不错,地处原来嘉茂山脉,现在的嘉茂盆地底部的龙门,其中龙气渐渐趋于稳定,可以进入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