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惨烈的重生
    21年7月8日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,如瓢泼一般卖力的冲刷着整个海州市。▼★★●网

    措手不及的路人纷纷躲到路边寻找一尺屋檐避雨,街道上除了汽车和零星打着雨伞的行人之外,还有一个浑身泥水的少年,顶着暴雨狼狈的在大雨中狂奔。

    少年的怀中紧紧抱着一个塑料的档案袋,其中放着圆珠笔、铅笔、橡皮等文具,还有一张高考准考证与身份证。

    这少年名叫李牧,他的左侧额头正在不断向外渗出血液,混杂着雨水,流了半边脸,即便如此,他还在疯了一般的狂奔,如此疯狂的模样让路人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此时,李牧的嘴里咬牙暗骂:“草他大爷,重生之后还是没躲开被车撞,早重生十分钟也行啊!”

    半小时前,骑着自行车去参加高考最后一场英语考试的李牧,在过人行道的时候被一辆轿车撞飞了,整个人也昏了过去,救护车赶到匆忙把他送往医院,没想到,救护车还没到医院,李牧就醒了。

    只是,醒来后的李牧,已经不是之前被撞的那个少年李牧了,虽然他们是同一个人,但是此刻醒来的,却是15年后的李牧。

    15年后的那个李牧重生了,他自己也没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自己加班写代码,写着写着,好像天就黑了,然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再醒来时,自己就已经躺在了救护车上。

    李牧用十分钟时间才确定了自己竟然重生了,而记忆中,这场生在21年的车祸改变了自己一生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三点钟,高考的最后一门科目、英语将开始考试。

    李牧上辈子被车撞了之后,并没有像今天这次一样醒的这么快,上辈子他醒的时候,人已经被送到了医院,时间是下午三点二十分,英语考试已经开始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他不顾医生以及那个漂亮肇事女司机的反对,坚决要到考场考试,最后医生简单查明伤势没有大碍,和交警以及肇事女司机一起,乘坐救护车把李牧送回了考场。

    抵达考场时,李牧已经晚了35分钟,按照规定,过半小时就没有资格入场,但由于李牧情况特殊,李牧才得以进入考场,但那个时候,英语考试的听力部分已经差不多快完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李牧心理素质并不好,身体的伤痛加上耽误了听力部分,他那场考试的挥非常糟糕,英语只考了可耻的49分。

    由于英语拉分严重,李牧这次高考,只考了535分,与一本线差了5分,最后只能报了一家省内的二本理工学院。

    上辈子,自己的父母,以及那个肇事的女司机,都希望自己能够复读一年,肇事女司机甚至愿意额外补贴李牧复读的所有费用,但李牧考虑到当时的家庭情况,想早些毕业、工作赚钱,所以放弃了复读。

    后来,那肇事女司机为了弥补心里的亏欠,每年都悄悄给李牧家里送钱,四年给了四万,解决了李牧整个大学时期的学费,由于遵照对方的意愿,爸妈一直没有告诉自己,一直到215年,自己在燕京做北漂时,父母忽然电话让自己赶回家,带着自己参加了一场葬礼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才知道,葬礼遗像的主人,就是那个当年撞了自己的年轻女人,名叫陈婉,生前曾是当时是本省电视台一个综艺节目的主持人,虽然不算大火,但在本省的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。

    爸妈也是这时才告诉自己,陈婉当年在撞了自己之后,悄悄出了自己大学四年的学杂费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死亡,也让人唏嘘感慨:先是父亲因非法集资被判死缓,而后丈夫又配资炒股,在股灾中赔光了所有家产人间蒸,当地一家无良媒体对她的事情进行了大量歪曲事实的报道,对她的打击极大,她借酒消愁,意外死于酒精中毒。

    李牧在得知这一切的时候,对这个女人一直心生感激,所以今天重生之后,他从不顾一切从救护车里跑下来时,还不忘回头对车里那个正要追出来的漂亮女人说道:“你回去吧,我不怪你!以后千万记得,别乱炒股!”

    是的,李牧一点也不怪她,上辈子就没怪过她,现在就更不会怪她了。

    至于上辈子在215年才生的悲剧,李牧也没有办法提醒她更多,说完那句话,自己便夺路而逃了。

    手上的电子手表显示,现在是下午两点五十分,距离高考最后一门还有十分钟,距离自己的高考考场,还有不到一公里。

    “时间来得及!”李牧一边玩命的迈动双腿,一边兴奋的在心底狂呼,老天待自己委实不薄!重生在这一刻,就是让自己去把上辈子的人生拐点转变回来,当年的李牧不懂二本与一本、重本的区别,但是在燕京做了十一年码农的他,对学历的用处再清楚不过了!

    重生前,李牧在燕京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,与自己差不多年纪、名校毕业的,基本上都已经是总监、副总级,年薪五十万起步,自己却因为学历不过关,只能做一个所谓的高级工程师,根本做不到真正的管理岗位,年薪满打满算,也只有区区二十几万,对一个已经工作十一年的人来说,这个薪资显得极其平庸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李牧无数次后悔,如果自己当年不逞强,好好复读一年考个好学校,自己人生的轨迹也许会得到改写,或许自己三十几岁时就能在燕京买的起一套房、或许也就不会三次恋爱都以失败而告终,或许自己有能力把爸妈也接过去享清福……

    李牧也无数次幻想过,人生是否能像沙盒游戏那样,建立无数个存档点,一旦感觉自己玩砸了,或者有了偏差,就可以随意选择一个存档点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就可以弥补人生中的许多缺憾。

    比如,回到高三高考之前,来挽救1年高考的失利;

    比如,回到少年时代,对父母多几分体贴、少几分叛逆,让他们不要老去的那么快;

    比如,他可以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向自己一直暗恋的校花苏映雪表白,就算是被拒绝也不要紧,自己可以读档回到表白前的那一刻,继续和她做朋友,而不是因为担心朋友都没得做,便彻底放弃了表白的念头。

    再比如……

    一般来说,人生一切诸如此类的假设,都是毫无意义的伪命题,可对现在的李牧来说,当年的一切假设,现如今都成了摆在自己面前、亟待自己去用事实论证的真命题!

    不过,这刚重生就被车撞,还要赶着去高考,也确实是惨烈了些。

    头顶电光一闪,一声炸雷在黑压压云层之中轰然爆响,路边行人无不伸手捂耳、不敢直视,唯独满脸血水的李牧在狂奔中奋力狂呼:“高考,你李爹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幸亏海州是一个五线小城市,市区拢共就那么一小撮地方,否则放在大城市,李牧被车这么一撞,别说是靠双腿狂奔,就算是打飞的怕是都不能准时赶到考场了。

    海州市隶属南苏省,之前叫海州地区,99年才赶在跨世纪前完成了撤地设市,虽说是地级市,但市区小的可怜,骑自行车半小时几乎可以到达市中心的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李牧算上大学,离家整整十五年,可是,对现在的他来说,眼前这十五年前的家乡,才是自己最熟悉的,这里承载了自己生命中前十八年的记忆,他甚至还能清除的记得,知道哪条巷子里面的二楼上,有一家只有十台电脑的黑网吧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狂奔,李牧终于赶在打铃前一分钟迈步冲进了自己所在的考场。

    此时,教室内的三名监考老师以及三十多名考生都被眼前的李牧惊呆了,谁也没见过这么来高考的,一个一米八的高个男生,一身泥水也就罢了,脸上还带着血水,半边白t恤也被鲜血染红了,又被雨水晕开,煞是醒目。

    “这位同学,你……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拆试卷密封袋的女监考老师惊的连话都说不好,监考老师每场都要轮换,她也是第一次监考这个考场,更是第一次见到李牧。

    李牧此刻顾不上自己形象可怖,也顾不上裤腿、衣摆都在滴水,一挥手中的塑料档案袋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我是来考试的!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男监考老师很是不满,其中一人不由厉声喝道:“哪有你这样参加高考的,像什么样子!当考场是你家客厅啊,先把身上的水弄干了再给我进来!”

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。